到了江府,伸出手扣了几下大门,立刻有个小厮开了门。见薛凌孤身一人,却没直接让她进来。只露着个脑袋问:“公子找谁,焉知这是国公江府,可有名帖相邀?”薛凌施了一礼:“在下薛府薛凌,前去拜访江家大少爷,还请通传一声。”薛凌很老实着报了薛府的名头,只打见薛凌孤身一人,却没直接让她进去。只露出个脑袋问:“公子找谁,焉知这是国公江府,可有名帖相邀?”。...

到了江府,伸手扣了几下大门,立马有个小厮开了门。

见薛凌孤身一人,却没直接让她进去。只露出个脑袋问:“公子找谁,焉知这是国公江府,可有名帖相邀?”

薛凌施了一礼:“在下薛府薛凌,前来拜会江家大少爷,烦请通传一声。”

薛凌老实着报了薛府的名头,只打算进去说道说道,最好江家少爷上门陪个不是,这事儿也就了了,虽是有些不忍,但薛凌亦知,贩夫走卒在王孙公侯面前,一条贱命又算得什么事。

没料到江府下人嘴里嘟囔:“薛府什么时候有个薛凌,阿猫阿狗的也来攀扯少爷。”说着啪的一声就合上了大门。

薛凌听得门上响动,知道是里面的人在上门栓。当即一脚就踹了去,门应声而开,门后的人被弹出老远。薛凌进了门站定冷冷的看着:“江国公府好大的架子,怪不得有人敢当街调戏女儿家。”

小厮翻身爬起,见鬼般的大喊:“杀人了杀人了。”

片刻七八个侍卫就围了上来。可惜实在不甚中用,薛凌无意伤人,剑都懒得拔,只反转腾挪着闪避。偶尔举着剑鞘挡一下。一阵叮当。就一堆人出来喊了“住手”。

原是此刻正值江家晚膳,一屋子老少都在听下人说是有匪人,就都走了出来。瞧着七八个侍卫拿不下薛凌,尴尬不已。

薛凌全然不认识京城谁是谁,停下来站那对着人群施了一礼:“小生薛凌见过江国公。晚辈有礼了。”

江闳冷冷的回答:“你是薛弋寒的小子,既无名帖,也无通传。闯我江府,伤我侍卫,有的是哪儿的礼。”

薛凌确认了江国公身份见他说的疾言厉色,知是有心压她一头。不卑不亢的回到:“不知江家大少爷是哪一位,今日我家侍女在街上承蒙少爷遥遥一顾,回到府上便悬了梁子,祖母年迈见不得这番惨剧,伤心之下卧床不起。烦请江少爷给个说法。”

江府人丁众多,但嫡出的正室少爷,只有一位。眼见江国公狐疑的眼神扫到自己身上,江玉枫赶紧站出来拱手到:“爹爹明鉴,孩儿白日是见过一清秀佳人。一时唐突,贪看了几眼。可断无逾矩之处,实在不知这等祸事何起。”

薛凌抢白道:“江少爷自是君子作风,只手下走狗不良。事已自此,烦请江少爷行个方便,过薛府与祖母一叙。只当是哄着老人欢喜。”她实在不擅长这等虚与委蛇的场面,强撑着回顾太傅老头讲的言辞之道,尽力把话说得委婉。

江国公却笑出了声:“薛小子的意思是想从我江府拿人?莫不是拿这天子脚下当你西北薛家。便是薛弋寒到我面前也不敢这般托大。看你这架势,知道的说你薛家势威死了个奴才也这般风雨,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江府逼死你三代单传的亲妹子。我江家事儿,自有我江家了。治下不严,也轮不到你薛小子在此饶舌。且先滚回去。明日一早江府自有银两送上,凭你薛府要买什么奴才,便是要买了翠羽楼的头牌给你爹续弦。江府也不皱下眉头。”

薛凌本来舌头大,一听江国公嘴里没个干净,当场就精神百倍,她边关多年,除了武艺百家所长,浑话也是集南北大成,连鲁文安都讨不到便宜。

当场就对着江国公身边华丽夫人一挥手:“原是江府财大气粗,薛凌唐突。不知国公这位续弦当初买的价值几何,我回去秉明父亲,提前备个收据,明日与国公也好银货两讫,互不拖欠。”薛凌一猜就知江国公身边的应是正印夫人,只嘴上输不得,指鹿为马说是青楼妓女,巴巴的问江国公多少钱。

江国公大怒:“放肆,给我拿下。”

薛凌见江国公撕了脸,干脆再无遮掩,长剑出鞘:“国公府除了狗仗人势尽是酒囊饭袋,只求江少爷帮我一把,去薛府哄我祖宗一哄,她哭的我脑仁都疼。我薛凌承了这个情,定然得空帮你江府训训下人权当报答。”

江国公也算朝堂中流砥柱,此刻被薛凌嘴上占尽了便宜。偏府内家丁当真无用,完全近不得薛凌身。直气的他口不择言:“好个薛家畜生,尽然欺到我江府门上,真当这京城没有王法。”

又叫“枫儿,给我拿下他。”

江玉枫答了一声是,便凑上来叫江凌:“薛小少爷,且先住手吧,非是我不去,此事和我实无干系,”

薛凌见他一派正人君子相,又说的诚恳。本有心要住手,转而又记起府里薛弋寒跪着,满地的碎瓷片。只得对江玉枫道:“在下亦是为人子,父命不敢违,还请江少爷行个方便。”

江玉枫一声得罪了,剑就到了薛凌眼前。

虽然知道显贵之子多会两招防身,但薛凌倒是不曾料到这个江少爷竟是武艺颇精,几招下来丝毫不落下风。立马就上了心,想着今夜无论如何要把江玉枫带过去。

两人兵来将挡的过了数十招,等摸清了江玉枫路子,也就辨出到底差了她些,这是她第一次与不熟悉的人交手,且年岁长她许多,就颇有些自得。又想起自回京就贪玩,也是好几日不曾练武,看着江玉枫也不像恶人,就想再切磋切磋。

江玉枫却自己跌在地上腿上鲜血如注。薛凌吓了一跳。她根本没下重手,便是误伤江玉枫,断不会造成如此严重后果。

江国公冲了过来扶住江玉枫,急忙着叫人带下去止血。怒视一眼薛凌便喊:“暗影,把这个贼子给我拿下!”

王公贵族谁家没藏几个高手保命,没等薛凌想明白,四个国公府暗卫就冲到了面前。薛凌念着这不是殊死之事,江家也不会拿她怎样,便没有搏命。加上又一对多,很快就被按在了地上。

没曾想江国公拎着剑走上来阴恻恻的说道:“薛弋寒家的狗崽子倒是养的好,敢来我江府咬人。你爹没给你讲过,这皇城不姓薛?”

薛凌本是要说她未伤江玉枫,但此刻被人按在地上,她生性倔强,而且想来江国公也不会信。干脆不说话。

“你想留哪只腿?你既伤了我儿,便一腿换一腿。当是我儿也伤了你。便是薛弋寒闹到皇上那,我也有理可说。”

江闳把剑压到薛凌下身。貌似只等薛凌吭声就要切下去。

薛凌喘了一口气面不改色的答:“右腿。”

江国公笑声诡异,剑柄处微一用力,薛凌左腿根处就见了血。疼痛这玩意不可避,身体本能的哆嗦了一下。剑却并未持续压入,江国公又追问:“可想好了,毕竟这世上重生无术。”

薛凌只道是江国公有心折磨她,干脆回到:“请国公下手快些。我还要回薛府向父亲复命。”

剑反而从身上移开了“把她给我绑了丢水牢里去去薛府通知薛弋寒来接人”。江国公拎着剑吩咐一句,便去了房内看江少爷伤势。

薛凌长出一口气,她赌赢了一把,江国公到底不敢真的把她腿切下来。只这一晚当真不好过。江府的水牢有她齐胸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腿上伤口虽不重,但泡水里着实难受。

薛凌又想不起江玉枫究竟是如何伤了腿。只希望天快些亮,薛弋寒早些过来捞她出去。

夜奔(一)

2021-10-14

夜奔(二)

2021-10-14

夜奔(三)

2021-10-14

夜奔(四)

2021-10-14

前尘(一)

2021-10-14

前尘(二)

2021-10-14

前尘(三)

2021-10-14

前尘(四)

2021-10-14

前尘(五)

2021-10-14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扼腕,&也得是

    突遭此大难,尚不及扼腕,朝堂先哗如沸水。金銮殿上,哪怕放个木偶,那也得是个精雕细琢,须眉不缺的妙人。轮谁,也轮不到个残废上去。

  • 蹊跷,&亦无理

    太子更是事有蹊跷,宫内不许纵马,日常行路皆以慢为准。且不说马车平地难以造成大的伤害,便是太子当真违禁,以其精湛骑术亦无理由被疯马踩踏。

  • 退了个&干净,

    然想象中的恶战并未到来。胡族屯兵数日之后,一夜之间,如潮水般退了个干净,再不复踪影。饶是薛弋寒熟读兵书,也不解个原由。

  • 合集数&常惨烈

    先帝永乐年间,胡族五部联合集数十万攻梁,这一仗异常惨烈,此战之后,换来的是西北境外是数十年安宁。

  • &转而又

    薛凌心中一凛,父亲已经好久不这样叫她。但她与薛弋寒生分已一年有余只生硬着喊了一声父亲转而又软着嗓子喊鲁伯伯。

  • 个标准&凌进来

    鲁文安这名字听着文绉绉,实际是个标准武夫长相,出生寒门,父母一心指望他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最后却跟薛弋寒讨了十几年饭吃。眼见得薛凌进来,薛弋寒方才打起精神,哑着嗓子喊了一声:“落儿过来。”

  • 西北境&外。

    朝堂多事,边境亦不得安。胡族自先帝永乐年间一战已有数十年不犯。却在京城国丧发布同一日囤兵调马,遥遥对峙西北境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