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们那样,也不是中邪么是精神正常发挥,疯了?”那人不不服气地地说。“精神正常发挥?那会两个人都此外精神正常发挥吗?这也太巧了吧?”其他人的纳闷儿道。“谁明白呢?或许是他们自己作的孽,两个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一次得了这种奇怪的病也是你活该!”有被李二狗或是崔胖“精神失常?那会两个人都同时精神失常吗?这也太巧了吧?”其他人的纳闷道。。...

“可他们那样,不是中邪难道是精神失常,疯了?”那人不服气地说道。

“精神失常?那会两个人都同时精神失常吗?这也太巧了吧?”其他人的纳闷道。

“谁知道呢?也许就是他们自己作的孽,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次得了这种怪病也是活该!”有被李二狗或者崔胖子欺负过的人就对这两人的现状乐

书评(88)

我要评论
  • 么吃的&奴婢吗

    桃叶一听,微微撇了撇嘴说道:“这个时候早不早晚不晚的,午饭吃过了,晚饭又没到时候,哪里有什么吃的啊?夫人这不是为难奴婢吗?”

  • 圆、子&的喜庆

    时初捂着额头从床上起来,睁开眼睛便看见蜜合色的帐幔垂下来,身上盖着花好月圆、子孙满堂的喜庆被子,床头上挂着两个精致的龙凤帐钩,一看这些东西她便知道这回是到了古代。

  • 自在了&的东西

    时初直直地盯着桃叶看了一会,直把桃叶盯得不自在了,才面无表情地说道:“帮我梳妆打扮,然后吩咐人给我上点能饱腹的东西来。”

  • “到底&当主子

    “到底是你嫌麻烦不愿意去,还是不满意我这个当主子的使唤你了?”

  • 欢喜以&、痛苦

    原主本来满心欢喜以为幸福就在眼前,谁知道洛长青无情的一番话像是一盆冷水当头泼下,立刻就泼醒了她的美梦,令她茫然错愕、痛苦又难堪。

  • &彼时洛

    彼时洛长青娇妻柔顺、幼子可爱,仕途也畅通无阻,生活美满,意气风发。

  • 这可就&有些离

    这可就有些离谱了,也就是原主这个不谙世事又被养得懦弱的才不知道卖身契的重要性,手上没有下人的卖身契,那这些下人还是她的仆从吗?这显然不可能。

  • &欺人,

    原主只是宁远伯府许文博的侄女,早早没了亲生母亲,自小便在后娘的磋磨下长大,养成了怯懦温顺的性子,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这样的性格即使嫁入相府也不会仗势欺人,摆后母的架子来磋磨继子女。

  • &母要求

    于是她的大伯母要求她把堂侄女说给洛长青的长子洛睿为妻,说是亲上加亲,堂侄女成了儿媳,她也能在相府站稳脚跟,理直气壮当相府主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