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村里要算工统一分发粮食发钱了,时初你这么勤劳朴实又能干,去年当然能分很多粮食和钱吧?”张伟红给顾时初补完课,坐在炕上边吃烤红薯,边问顾时初。顾时初想了想,她所以习武力气越发大,做起农活来很简单轻松,自然而然比刚来时挣的工分多,便点点头提问道:“应顾时初想了想,她因为练武力气越来越大,干起农活来很轻松,自然比刚来时挣的工分多,于是点头回答道:“应该能分不少,粮食应该够我吃一年了。”。...

“明天村里要算工分发粮食发钱了,时初你这么勤劳能干,今年肯定能分很多粮食和钱吧?”张伟红给顾时初补完课,坐在炕上一边吃烤红薯,一边问顾时初。

顾时初想了想,她因为练武力气越来越大,干起农活来很轻松,自然比刚来时挣的工分多,于是点头回答道:“应该能分不少,粮食应该够我吃一年了。”

书评(310)

我要评论
  • 人还是&。

    这可就有些离谱了,也就是原主这个不谙世事又被养得懦弱的才不知道卖身契的重要性,手上没有下人的卖身契,那这些下人还是她的仆从吗?这显然不可能。

  • ,立刻&。

    原主本来满心欢喜以为幸福就在眼前,谁知道洛长青无情的一番话像是一盆冷水当头泼下,立刻就泼醒了她的美梦,令她茫然错愕、痛苦又难堪。

  • 出来的&让相爷

    “哎呀,夫人你怎么喊得那么大声?这让相府的下人听到了多不好啊,还会以为咱们伯府出来的人没教养呢,让相爷知道了可怎么办?”丫环桃叶蹙着一双柳眉暗含不满地说道。

  • 理说原&是个被

    原身叫许时初,才二十岁,刚嫁给当朝大权在握的洛长青洛丞相三个月,夫君出身高贵又位高权重,按理说原主该过得很不错才是,可惜,她只是个被娶回来当工具人的继妻。

  • 况,很&她如今

    时初了解了原主上一世的情况,很快便知道现在处于什么时间段了,她如今嫁给洛长青三个月,住在这个院落里默默无闻,洛长青上一次来看她还是新婚夜那晚,自此后便再也没有踏足过这里了。

  • &母亲,

    原主只是宁远伯府许文博的侄女,早早没了亲生母亲,自小便在后娘的磋磨下长大,养成了怯懦温顺的性子,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这样的性格即使嫁入相府也不会仗势欺人,摆后母的架子来磋磨继子女。

  • 大伯母&事,居

    原主本来就因洛长青的一番话没有安全感,便轻易被大伯母蛊惑,在大伯母的教唆下做了不少错事,居然给洛睿下药,把堂侄女弄到了继子床上,成功地“亲上加亲”了。

  • 妻柔顺&畅通无

    彼时洛长青娇妻柔顺、幼子可爱,仕途也畅通无阻,生活美满,意气风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