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除了找来的稳婆,除了王母和林潇潇的母亲林夫人,再为林潇潇鼓劲。刘玉看这些日子林潇潇气色始终很不错,所以会非常顺利地。果真,不久就传来婴儿的啼哭声,王伦激动地走到房门前,脸上溢着着笑容。迅速房门从里再打开,稳婆笑眯眯地地说:“恭喜恭喜王捕头,道喜王刘玉看这些日子林红雨气色一直不错,应该会十分顺利。果然,不久就传来婴儿的啼哭声,王伦兴奋地走到房门前,脸上洋溢着笑容。。...

屋内除了请来的产婆,还有王母和林红雨的母亲林夫人,再为林红雨打气。

刘玉看这些日子林红雨气色一直不错,应该会十分顺利。果然,不久就传来婴儿的啼哭声,王伦兴奋地走到房门前,脸上洋溢着笑容。

很快房门从里打开,产婆笑眯眯地说道:“恭喜王捕头,贺喜王捕头,王夫人生了一对龙凤胎,当真好福气啊!”

王伦迫不及待地走进屋内,身后的林子河掏出几两银子交到产婆手中,也脸露笑容地进了屋。产婆得了银子,笑得更灿烂了。

刘玉走到门口向里望去,只见林红雨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但眼中含笑正看着王伦。王伦手忙脚乱地抱着两个婴儿,这个亲完,又慌忙去亲另一个。

林子河夫妇在一旁,乐呵呵地伸手去抱抱外孙。王母脸色红润地拉着林红雨的手,手中端着一碗参汤,喂给林红雨喝,让她补充体力。

王家终于有后了,她心中乐开了花,对这个儿媳是分外满意,不仅人长的漂亮,还非常懂事。这一大家人都喜气洋洋,显得十分幸福。

刘玉默默转身离开了王府,这里已经没他什么事了。林红雨由心的笑容,让刘玉看出她过得很好,她能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刘玉为她感到高兴。

已经是深夜,街道里空无一人,在淡淡的月光陪伴下,刘玉回到了小院。马大娘已经睡熟,刘玉背着“蜂巢”来到了义庄。

刘玉坐在恶臭的停尸房中,旁边木板上躺着一些冰冷的尸体。从远处传来鞭炮声,刘玉知道那是王家为了庆祝喜得贵子特意点的,王家此时想来定很是热闹。

刘玉来到田平县已经五年了,一旁正在啃食尸体内脏的腐尸蜂,经过长时间的悉心照料,已经成型变成了自爆蜂。

每只自爆蜂有两根成人手指般大小,头部黝黑,十分坚硬。尾部占身躯的一大半,肿胀的就要爆开一样,透过薄薄的皮肤,可以看到里面翻滚着一股白色浓液,很是恶心。

按照玄阴爆蜂术的描述,此时自爆蜂已经完全成熟,不用在进食尸液,平日只需喂食一些蜂蜜用来维持活力就行了。

这是刘玉最后一次喂食自爆蜂,经过五年精心培养,自爆蜂已经成长为刘玉手中的一件大杀器,在险恶的修真界中保命的底牌。

第二天,刘玉背着“蜂巢”出了田平县城,他要去炎南城一趟。前些天李师兄传来消息,让他去领取半年的俸禄。

“师弟,好久不见。”李松林见仆人领着刘玉走来,站起热情地说道。同时示意旁边貌美如花的少妻离开,李松林的妻子见过刘玉,知道他们师兄弟要说些话,便向刘玉施了一个礼出去了。

“师兄,别来无恙。”刘玉高兴地说道。

“为兄还是老样子,等会去请他们几人到府上,师兄弟们好好聚聚。”李松林请刘玉坐下爽朗地说道。

“师兄,您府上的香泉酒,小弟可是很久没有尝到了,今晚,可要多开几瓶。”刘玉调笑道。这香泉酒清香无比,是高仓国的贡酒,十分难得。上次刘玉前来,在李松林这喝过后,至今余味无穷格外喜欢,一直惦记着。

“你啊!什么时候也成了酒鬼,晚上给你多开几瓶。这是师弟你半年的俸禄,拿好。”李松林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小木盒,递给刘玉说道。

“谢师兄。”刘玉接过后谢道,小木盒里装一百六十八块低级灵石,是师门赐下的半年俸禄。

晚上,李松林把元满、习晨勇请来府上,沈原也到了。他对刘玉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仍心存怨恨,刘玉也不愿搭理他这种人。

宴会时有李松林他们在,也没有发生争吵。李松林开了十多瓶香泉酒,五人喝的还算开心,一直聊到深夜才散去。

沈原对刘玉落了自己面子的事,一直耿耿于怀,几次在李松林面前,污蔑刘玉。可是李松林根本不信,让他也没什么办法。

后来,他有一次带足银子潜回田平县城,把小雪楼的白雪姑娘买下,带回了炎南城。他认为这样做可以气到刘玉,扳回一局,其实刘玉根本就不知道有此事。

“刘师弟,开下门。”刘玉喝了不少酒,在李府的厢房睡下了。突然,听到李师兄叫门,连忙爬起来。心中十分疑惑,这都深夜了,李师兄找他做什么。

“师兄,请进。”刘玉开了门说道。

“师弟,你准备一下,稍后到前厅来会合。发现了邪修的踪迹,咱们要出发去看看。”李松林并没有进屋,严肃地说完后转身走开了。

刘玉一下完全清醒了过来,竟然有邪修出现。刘玉披上道袍,背起“蜂巢”连忙离开了房间。

李府的大厅里,聚了很多人,知府林子峰和几位捕头都在。

李师兄正在询问一名神情紧张的男子,这名男子身形魁梧,穿着一件虎皮外卦,看上去像个猎人。等元满、习晨勇、沈原三人赶来,李松林把四人叫到一旁,把所知的情况仔细的说了一遍。

原来这男子确定是一名猎人,名叫艾大虎。他深夜跑来报案,说是发现了妖魔。

据艾大虎陈述,他辰时正在城外的大喹山中狩猎,天已经完全黑了。他猎到了几只山鸡,有些渴了,正好不远有个小围村,便想要进村去喝口水休息一下。

他虽然不是小围村人,但有几位好友都是小围村人,他经常在这一带狩猎,也经常进村休息,小围村的人都认识他。

艾大虎在炎南城小有名气,是位经验丰富的猎人。不仅力气大会些武艺,而且他还有一双天生的夜视眼。他的双眼在夜里也能看清四周的景物,虽然没有白天那么清晰。

凭着这双夜视眼,他进山捕猎无往不利,能捕到大量猎物,还能抓到一些珍稀的猎物,所以提到艾大虎,炎南城的猎人都十分佩服。

艾大虎说他同往常一样,提着几只山鸡下山准备进村。突然,他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心中一紧,连忙走到高处,向小围村看去。

接下来看到的场景吓的他肝胆俱裂,只见小围村被一股黑气笼罩,无数鬼魂在村子上空游荡。村民被鬼魂追的四处逃窜,但很快就被追上,发出一阵渗人的惨叫声。

书评(287)

我要评论
  • 就有林&而来。

    但伤势太重动弹不得,不久就有林中猛兽闻着血腥之气而来。张无心眼看猛兽扑来,护体法器损毁,自身又提不起一丝法力,便只能闭目等死了。

  • &弟子,

    虽然有所差别,但只不过是大同小异,都是为了更好地培养新弟子,打好修行基础。

  • 拥有木&的木灵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带来灵

    修行速度实属一般,这还多亏了他爷爷刘立,不时给他带来灵石,丹药,供其修炼。

  • 一圈金&金粉。

    良田里盛开着一种无名五角小花,花瓣边缘染着一圈金色,好似镀上了一圈金粉。

  • 凶险,&仍一无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 陋的茅&,照料

    平日刘玉就住在这简陋的茅草房中,照料花田,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近一整年。

  • 的武功&内筑基

    且同时要修练世俗中的武功秘笈。直到修为达到练气四层,并且通过宗门考验后,就可拜一位宗内筑基期修士为师。

  • 刘立途&伤势稳

    这时,刘立途经出手击毙了猛兽,救下了万念俱灰的张无心,张无心伤势稳定后,为了报答救命之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