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花篓摆在白裕成面前,他把阴灵花一朵一朵的从花篓中取出来,倒入手中的储药袋中。这储药袋跟储物袋像,里面内有乾坤,能储存很多东西。只但是储药袋更为贵重的礼物,把药草倒入其中,能长时间能保持药草的很新鲜,唯一限度留存灵药的药性,可也不是通常人能拥用的。经只不过储药袋更加贵重,把药草放入其中,能长时间保持药草的新鲜,最大限度保存灵药的药性,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几个花篓摆在白裕成面前,他把阴灵花一朵一朵的从花篓中取出,放入手中的储药袋中。这储药袋跟储物袋一样,里面内有乾坤,能存放很多东西。

只不过储药袋更加贵重,把药草放入其中,能长时间保持药草的新鲜,最大限度保存灵药的药性,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经过仔细的清点,总共有五百一十三朵阴灵花。张广脸上露出浓浓地笑意,这次算是大丰收,以往张家灵田平均也就能开四百多朵阴灵花,这次多出一百多朵,那可都是灵石啊!张广怎能不开心,乐得嘴角都合不拢。

“真人,就以整数五百朵算吧!”张广在一旁笑着说道。

白裕成看了一眼张广,从储药袋中取十三朵阴灵花。自己留下了四朵,分给唐浩和鲁志深每人四朵,最后一朵竟然递给了刘玉。

“师伯,弟子拿来无用,还是留给您吧!”刘玉连忙推脱道。

“白师兄给你,你就拿着。”唐浩拍了一下刘玉说道。

“谢师伯!”刘玉听师傅这样说,便接过这朵阴灵花谢道。

“张员外,按照规定这五百朵阴灵花,一半上交给本宗,一半以每朵三百块低级灵石卖于本宗,总共是七万五千块低级灵石,没有错吧!”白裕成公事公办地对张广说道。

“真人,您说的对,是这样的。”张广恭敬地回道。

“那好,你点一下。”白裕成拿出七张黄色灵票和五张蓝色灵票,放在桌子上说道。

黄色灵票每张面值一万块低级灵石,蓝色灵票每张面值一千块低级灵石,十二张灵票放在桌上显得一目了然。

“真人,老朽想请您帮个忙,把这三张灵票和这封信交给老朽的孩儿张振光,他也是黄圣宗弟子,正在黄圣山中修行。”张广掏出一封信,拿起三张黄色灵票,拜托说道。

突然想起什么,又拿起一张蓝色灵票诚恳地说道:“有劳真人了。”那张蓝色灵票显然做为白裕成的报酬,张广可真不小气啊!

“张员外,张家与本宗关系向来要好。您放心,贫道会带到的,这就不用了。”白裕成接过灵票和信件,把那张蓝色灵票放回桌子上说道。

“那老朽谢过真人。”张广真诚地说道。

阴灵花采摘完,就没有必要待在灵雾山庄,一伙人飞回田平县城的张家大院。

白裕成决定第二天就出发,他们还有要事在身,唐浩便把三个孩子要一起去黄圣山拜师的事,告诉了白裕成,白裕成听完后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中午,在张家的院子里,显得十分热闹。张广正在嘱咐张天赐和张可心,让他们到了黄圣山,要听伯父张振光的话,专心修炼。

张天赐这几年生活在张家,丰衣足食长的白白嫩嫩的,显然成了一位小少爷。这几年他学会了很多东西,认字读书很是用功,也知道修仙是怎么一回事了,对黄圣山十分期待,脸上挂着笑容。

张天赐不时对张广说自己会照顾好妹妹张可心,张可心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无辜的大眼不时眨动,紧紧地拉着张广的手,显得十分紧张。

“平儿,跟天赐他们去了黄圣山,一定要和他们好好相处,到时有位叫张振光的伯伯,会照顾你们,你一定要听他的话,好好用功修炼。”王富贵拉着王平的双手,亲昵地说道。王平这几个月和张天赐、张可心共同学习,已经结为好朋友。

“爷爷,平儿一定会听话的。等到平儿长大后,一定会回来找爷爷的,你一定要等着平儿。”王平红着眼睛说道。经过这几个月的学习,王平知道自己要离开爷爷,去很远的地方。

“好孩儿,爷爷会等你回来的。”王富贵摸着小王平的头说道。心中想着,这可能就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小孙子了。他已经老了,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爷爷,平儿走后,你一定要保重身体,早些睡觉,平儿会想你的。”小王平亲了一口王富贵说道。

“好好好,爷爷都听你的。”王富贵眼泪再也禁不住流了出来,一把抱紧小王平低声念道。

白裕成见时候差不多了,便随手一招,一张绿色木筏便出现在空地之上。他走了上,招呼其他人跟上,他们要上路了。

这绿色木筏名叫“绿舟”,是一件五品中级飞行法器,由空桐木炼制而成,能大能小,极为难得。

张广连忙把张天赐和张可心牵上木筏,仍不忘叮嘱他们几句。王富贵拉着王平也赶了过来,小王平背着一个小包袱,里面有几身新买的衣服,还有一些银票,都是王富贵精心准备的。

等众人都上了木筏,白裕成施展法咒,只见木筏慢慢浮起,越升越高。一直都镇定的张天赐,此时也红着眼睛,哭着向张家人道别,三个孩子都成了泪人。

白裕成让三个小孩子坐好,驱使木筏猛的一窜,化成一道绿光向天边射去,很快就看不见踪影。

张广和王富贵两位白发老人,仍抬头努力张望,久久不愿离去。看着两位老人擦去眼角的泪水,刘玉不禁想起了逝去的爷爷,想起了小时候离开流云镖局,前去黄圣宗的画面,是如此的相似。

刘玉真心希望这三个小家伙,能尽快适应黄圣宗的生活,勇敢地踏上属于他们的道途。

从房间里传来林红雨痛苦的呻吟声,还有王母的低声安慰,断断续续显得十分嘈杂。

“刘兄,红雨她不会有事吧!”王伦站起来焦急地问道。

“王兄,稍安勿躁,王夫人身体向来健康,不会有事的。”刘玉皱着眉头劝道。

原来林红雨和王伦一年前,终于拜过天地,举行婚礼结为了夫妻,林红雨成了王夫人。林红雨不久后就怀孕了,十月怀胎今晚正好分娩,很快王伦就要做父亲了。

王伦怕林红雨出事,所以叫人去请了刘玉,如果万一有什么危险,有刘玉这天师大人坐镇也能转危为安。

王伦在房门外来回走动,不时侧耳倾听,显得十分担心,一旁林县令也是坐立不安,不时还瞪王伦几眼。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料的缘&好。

    前几日,金边花成熟后,宗门便派专人来摘取,宗门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刚才到黄日殿交接,因为刘玉精心照料的缘故,金边花品质非常高,且收成比往年要好。

  • &方法,

    云州无数修真者想尽方法,也要拜入黄圣宗。但黄圣宗收徒极为苛刻,只有少数天资优越者才会被收入宗门修行,成为黄圣宗门弟子。

  • 莫过于&,就少

    最吸引刘玉的莫过于“筑基丹”,练气期修真者达到练气十层大圆满后,在向上晋升就是筑基期修士了。想要晋级到筑基期,就少不了筑基丹。

  • 称为金&成熟时

    百亩良田中种着金边花,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药,其实它应该称为金边草。金边草最少要生长了五十年后才会开花,等到花瓣盛开成熟时,立刻摘下花瓣,不能等它结果。

  • 一,近&万人中

    灵根乃天生,万中存一,近万人中才有一人具有,十分稀少。

  • 异常艰&助又无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 真秘笈&上了修

    偶然之下得到一本修真秘笈,在没高人指点下竟然修炼成功。虽然修为极低,但是至此踏上了修仙道途。

  • 这段日&嗅着空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修仙者&修真界

    修仙者灵根越单一,经脉资质越纯净,修炼速度便越快,效果就越好,这是修真界众所周知的。

  • 达到练&气四层

    因为黄圣宗门规有令:凡是黄圣宗弟子,十八岁前还没达到练气四层者,一律逐出宗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