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时辰了有些晚了,他也也没去灵庄来换灵石,而已想到处逛一逛,先再次询问一下这两种丹药的大致价格。在进春风楼之后,他也了再次询问过很多家药店了。王厚见刘玉离开了,心中有些伤感,这种只问不买的情况他见多了。这些修仙者看上来,各各气宇不凡,但同凡人像王厚见刘玉离开,心中有些失落,这种只问不买的情况他见多了。这些修仙者看上去,各各气宇不凡,但同凡人一样,也有穷富之分。。...

今日时辰已经有些晚了,他也没有去灵庄换取灵石,只是想四处逛逛,先询问一下这两种丹药的大致价格。在进春风楼之前,他也已经询问过很多家药店了。

王厚见刘玉离开,心中有些失落,这种只问不买的情况他见多了。这些修仙者看上去,各各气宇不凡,但同凡人一样,也有穷富之分。

有些修仙者一掷千金,购买大量灵丹妙药。更多的修仙者则显得极为寒酸,一次只能买上几粒丹药,显然是手头十分拮据。只不过这些修仙者用的不是银两,而是神奇的灵石。

刘玉打听到两种丹药大致的价格,回到酒楼躺在床上反复斟酌,寻思着这次要买多少丹药。

他身上的灵石总共有二千六百多块,花多少灵石为好。一直考虑到深夜,想到自己在田平县城,还要待上七年之久,刘玉下定决心,明日把身上的灵石都换成丹药,争取早日达到练气七层。

要知道修真者筑基能否成功,跟当时的年龄息息相关。修真者年龄越大,筑基难度便越大,极容易失败。

如果自己为了省些灵石,浪费了这七年时光,那么达到练气大圆满的时间就会向后推。自己这种资质平庸,本身筑基难度就不小,要是年龄拖的太大,那可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刘玉觉的自己想要筑基成功,就只能想尽办法早日到达练气十层,否则其它的都是白搭。

灵石没了可以再挣,要是浪费了这七年时光,到时自己一会后悔,所以刘玉才决定明天花光所有的灵石,购买足量丹药。

第二天,刘玉在客栈吃过早饭后,又来到了仙乐街,刘玉先是去了仙乐街中段,这里有一间黄圣灵庄的分号,是一栋颇为绚丽的三层独立楼房。

刘玉进去后,发现大堂窗台前排着十几个人,便走上前排在队伍之后。

窗台里漂亮接待员,热情地招呼前来换取灵石的客人,笑容十分甜美。这位女接待员让刘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一时又想不上来。

突然,刘玉记起来了,三年前在黄圣山山脚的留仙镇,自己在那里的黄圣总庄,换取了一笔灵石。当时在窗台接待他的,就是这位清新脱俗的女子,当时就被此女的甜美的声音所吸引,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请问公子是存,还是取。”方兰兰面向窗外,脸带笑颜地说道,她成为窗台接待员多年,已经形成了习惯。

“师姐,在下取灵石。”刘玉把两张蓝色灵票,从窗台递了进去有些紧张地说道。

“请你稍等。”方兰兰对刘玉报于微笑,接过两张灵票分别放在鉴票玉盘上,认真地查看真伪。方兰兰见鉴票玉盘四角发出绿光,便叫来里面的一位宗门弟子,把两张灵票交给了他,让他去库房取灵石。

“公子也是黄圣宗弟子?”方兰兰忙完后,娥眉一展轻声问道。

“在下刘玉,木元院弟子,请问师姐的芳名。”刘玉厚着脸皮问道。

“小女子名叫方兰兰,水元院弟子,刘师弟,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方兰兰看窗外这位眉清目秀的师弟,有种熟悉感便说道。

心中想着,这应该是宗内哪位高层的真传弟子吧!一出手就是二张蓝色灵票,那可是二千块低级灵石。从早上灵庄开门,就这一笔灵石数量最大了。

“方师姐,在下三年前在黄圣总庄,也向师姐取过一笔灵石,不知您是否记得?”刘玉想让方兰兰记起自己,脑子一热便托口说道。

“刘师弟,是你啊!怎么会来到此地。”方兰兰被这么一提醒,还真想起来了。三年前刘玉向她换取了一千块低级灵石,当时他显得十分拘谨,就像现在一样。

“哎!被师门派到世俗中执行任务,没办法,师姐!你怎么也会在此。”刘玉无奈地说道。

“跟刘师弟一样,也是师门的命令”方兰兰苦笑道,她被调到高阳城灵庄分号,任职三年,已经在高阳城待了一年,对这灵气稀薄之地是厌恶透了。

这时,刘玉的灵石被搬了过来,方兰兰侧身让开,一个个托盘被放在窗台上。

“刘师弟,这是你的灵石,请点一点。”方兰兰开口说道。在窗台上叠着十个大托盘,每个托盘上放着二百块低级灵石。

“不用了,谢谢!师姐。”刘玉看了一眼摆放整齐的灵石说道,动手开始把台上的灵石,全部收进储物袋。

“师姐,再见。”刘玉取完灵石,抬头看着秀丽的方兰兰结巴地说道。

“刘师弟,慢走,等回到黄圣山有缘再见。”方兰兰看刘玉的样子,觉得很有趣美目一转说道。

心中想着,这刘玉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看他修为不高但手中灵石到不少,家境因该不错,要是有缘的话到是可以接触一下。

刘玉走出灵庄,心还一阵乱跳,想起刚才自己笨笨的样子,这也太不稳重了。

脑中浮现方兰兰的甜美容颜,和林红雨相比,两人相貌都很美,林红雨多了一分艳丽,而方兰兰则更加精致,让人赏心悦目,两人算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

但方兰兰身上清新脱俗,自信独立的气质是林红雨没有的,让刘玉心生爱慕之情。刘玉心中想着,如果有机会,自己要不要追一追方师姐。

刘玉甩了甩头,抛开这些让人心动的想法。自己平庸的资质,加上还要在田平县待上七年,哪有心思去考虑这些,还是老老实实地努力修炼为好。至于方师姐,自己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仙长,你来了,还是想询问昨日那两种丹药吗?”王厚见刘玉走进屋内,连忙挤开其他伙计,跑上前恭敬地说道。

王厚有着丰富的经验,像刘玉这种回头客,达成交易的成功率可是极高的,所以王厚一眼看到刘玉走进店,就知道今天自己好运来了,便赶紧上前接待。

“带我上二楼,找你们管事谈谈。”刘玉开门见山地说道,他便是想在这春风楼,购买所需的两种丹药。

据刘玉仔细观察,发现这家药店在仙乐街,算是比较大的药店,顾客极多,进进出出,想来质量和价格都还算公道。

书评(80)

我要评论
  • 没有灵&改命,

    没有灵根想要后天形成那是妄想,当今世上已无方法。唯有上古时期偶有传言,有人逆天改命,但多不可信。

  • 一瓶“&块低级

    一瓶“金元散”就值三百多块低级灵石,在坊市中常常供不应求,价格经常会涨至更高。

  • 摘取,&往年要

    前几日,金边花成熟后,宗门便派专人来摘取,宗门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刚才到黄日殿交接,因为刘玉精心照料的缘故,金边花品质非常高,且收成比往年要好。

  • 出什么&这次宗

    一整年的悉心照料,总算没出什么大的差错,过些天就能完成这次宗门任务,是时候与这一大片花田道别了。

  • 根,有&了灵根

    直到刘玉出生,令年老的刘立狂喜若疯,宛如重获新生。刘玉具有修仙资质,说白了就是身怀灵根,有了灵根就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

  • 到也是&正要去

    虽说刘玉是没时间去种植,但拿到坊市去卖了,到也是一笔灵石。刘玉此时正要去拜见他的师傅唐浩,一位筑基初期修士。

  • 灰意冷&命安享

    直至知命之年回到家中,心灰意冷,这才收心养性,认命安享晚年。

  • &按时施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 &,在没

    偶然之下得到一本修真秘笈,在没高人指点下竟然修炼成功。虽然修为极低,但是至此踏上了修仙道途。

  • 辛,但&的花香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