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气深吸口气,充分调动法力准备祭出白铁剑,从后面将刘玉这小子一剑给劈成两半。“不可以莽撞!”一只手突然搭在李晨气的肩上,耳内传来沙哑的声音。李晨气被吓得一浑身哆嗦,汗毛直立起来,急忙后转身。抬头一看一位头带斗笠,身形矮小的壮汉站在他身后。“师傅,您怎会在此“不可鲁莽!”一只手突然搭在李晨气的肩上,耳中传来低沉的声音。。...

李晨气深吸一口气,调动法力准备祭出白铁剑,从后面将刘玉这小子一剑给劈成两半。

“不可鲁莽!”一只手突然搭在李晨气的肩上,耳中传来低沉的声音。

李晨气被吓得一哆嗦,汗毛直立,连忙转身。只见一位头带斗笠,身形高大的壮汉站在他身后。

“师傅,您怎会在此。”李晨气一眼就认出这位头带斗笠的壮汉,就是自己的师傅铁无情惊讶地说道。

“此地不宜说话,走。”铁无情一把抓住李晨气严厉地说道,遁光一闪,两人便向远处极速飞去。

正在张家大院厢房打坐的白裕成,猛地睁开了双眼。他的灵识感到田平县城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但很快就向远处快速离去。

必定是一名筑基期修士,施展遁术从田平县城飞离了,速度非常快,白裕成自认现在去追也追不上。

白裕成心中不由有些不安,这位灵力强大的无名筑基期修士,怎么会在田平县城出现,为什么又突然离开了,会不会是冲着张家的阴灵花而来。

这时唐浩和鲁志深一起走进白裕成的房间,显然他们也感到了灵力波动。

“白师兄,怎么会有其他筑基期修士,在这田平县城?”鲁志深疑惑地问道。

“为兄也不知道,这些天到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白裕成皱着眉头回道。

“白师兄,要不要追上去看看。”唐浩提意道。

“不用了,那人遁术很快,为兄也没把握追得上。”白裕成叹了口气说道。

发生了这种情况,三人觉得这样呆在张家大院有些不妥。决定明天由白裕成和鲁志深前去灵雾山庄驻守,防止被人钻了空子,这阴灵花可不能丢。

唐浩则留守张家大院,时刻注意田平县城的动静,如果接到了白裕成的信号,则赶去灵雾山庄支援。

铁无情带着李晨气飞出了很远,察觉后方并无人追来,便停下来降到了一块草地上。

“师傅,您怎么会出现在这,您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哥的事了。”李晨气站稳后立刻心虚地问道。

“要是为师连你的那些小手段都察觉不到,那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铁无情摘下斗笠瞪了李晨气一眼,没好气地回道。

原来铁无情对李晨良的事早就知道了,从李晨气一开始雇人帮李晨良习武,给他送一些丹药,铁无情就一清二楚,了如指掌。

李晨良后来被刘玉所杀,李晨气想要报仇的事他也心知肚明,只不过铁无情并没有点破。

李晨良被刘玉所杀,完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李晨气找刘玉报仇之事,一点都不占理,铁无情也不好出面。

李晨气这两年修为进步一般,被仇恨所困,不能专心修炼。这刘玉已经快成了自己这徒弟的心魔,铁无情看在眼里,能不着急嘛!

当李晨气以探亲为由,请求出宗门时,铁无情就知道他是要去找那刘玉报仇。所以他并没有反对,同意了李晨气的请求。

李晨气身怀金锐道体,天资过人,是大荒剑宗重点培养的弟子。只要专心修行,宗门全力支持,很有机会进阶灵婴期。

如今被仇恨这一心魔缠身,不能安心修炼,铁无情十分担忧,恨不得自己出手把刘玉给击毙了。但他并没有这么这样做,一来这样有失身份,以大欺小,自己心里过意不去。

二来万一要是败露了,黄圣宗和大荒剑宗可就结下大梁子了,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铁无情是大荒剑宗断剑堂堂主,筑基后期大修士,资质卓越,金系天灵根,还身怀玄铁道体。

玄铁道体虽不在先天百体榜之上,但威力也十分可怕,身怀玄铁道体的修真者体内能蕴育出玄铁重气。玄铁重气具有沉重坚硬的特性,能增强法器的硬度和重量。

铁无情对敌时,把玄铁重气附在本命飞剑百山重剑之上,使得原本就重若万斤的百山重剑更加沉重,坚硬无比。

大荒剑宗为剑修宗门,本命飞剑的优劣,直接关系到剑修的修为和威力。铁无情的本命飞剑百山重剑,由天外玄铁为主体,加入少量庚精打造而成,异常沉重,初始只是一柄五品高级法剑。

但百山重剑在铁无情的体内孕育三百余载,已生出一丝灵性,成长性不低,加上体内的玄铁重气,威力极为恐怖。

铁无情凭着百山重剑,稳坐断剑堂堂主之位,白黑山这一带修真界金丹期以下少有敌手,威名远扬。

断剑堂是大荒剑宗执法堂,对违犯门规的弟子处以惩罚,也是大荒剑宗对外出手的首选堂口。

无论是追杀邪魔歪道,还是以人争斗,断剑堂弟子都首当其冲,个个身经百战,而死在铁无情手下的修真者更是不计其数。

大荒剑宗让李晨气成为铁无情的弟子,大荒剑宗宗主宇文成天,更是亲自嘱咐铁无情要好好培养他,可见大荒剑宗对李晨气有多么看重。

李晨气这次外出,只要能击杀刘玉,便能消除心中的怨恨,心魔也就会随之消散。

所心铁无情对李晨气要去击杀刘玉,心里面是赞同的。但怕李晨气单独行事出了什么意外,不放心便跟着他也来到田平县。

还好他行事谨慎,不然还真会出事,李晨气要是刚才击杀了刘玉,注定夭折在此地。

“师傅,那你为什么要阻止弟子。”李晨气有些懊恼地说道。

“你是不是认为杀了他,然后用为师给你的那张乘风万里符,就能安然无恙的离开?”铁无情气愤地问道,铁无情早就看穿了李晨气的心中所想。

“就凭他那个筑基初期的师傅,肯定追不上我。”李晨气不服气地说回道。

“愚蠢,先不说他的那位师傅,有没有什么秘术能追上你。你可知张家大院里还住着一位同为师修为相近的黄圣宗筑基后期高手,你认为他也追不上?”铁无情见李晨气还嘴硬,便开口说道。

铁无情早就发现张府住着三位筑基期修真者,其中一位和他一样是筑基后期修为。

铁无情之前见过白裕成,知道他是黄圣宗的一位重要管事,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令他也颇为忌惮,加上这是在黄圣宗的地盘,所以才会果断出手阻止李晨气。

书评(146)

我要评论
  • 也跟艾&玉更加

    如果没有爷爷不时送来的灵石,他也跟艾元沐一样会被逐出宗门。所以从那以后刘玉更加珍惜,倍加努力,求道之心也越发坚定。

  • 收徒条&质一定

    黄圣宗收徒条例中规定资质最低为双灵根,所以想要进入黄圣宗,资质一定要优良。

  • 给了刘&种子。

    所以此次任务完成度被评为优秀,原定任务奖励的基础上,多给了刘玉一袋金边草种子。

  • 有一些&走后门

    当然还有一些跟刘玉一样拿着黄门令,或因为其它原因走后门进入的弟子,但数量不多。

  • 每次想&日子里

    每次想到当时的情景,刘玉便会不禁落泪,感到无比的难过。与艾元沐相处的修行日子里,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是刘玉在黄圣山中唯一的挚友。

  • 宗门任&料的缘

    前几日,金边花成熟后,宗门便派专人来摘取,宗门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刚才到黄日殿交接,因为刘玉精心照料的缘故,金边花品质非常高,且收成比往年要好。

  • 猛兽,&救下了

    这时,刘立途经出手击毙了猛兽,救下了万念俱灰的张无心,张无心伤势稳定后,为了报答救命之恩。

  • 引花田&边花沐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宗门考&一位宗

    且同时要修练世俗中的武功秘笈。直到修为达到练气四层,并且通过宗门考验后,就可拜一位宗内筑基期修士为师。

  • 都不会&太计较

    此前,刘玉从来没看过艾元沐流泪,平日的他十分爽朗,无论什么事都不会太计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