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围观群众的百姓被眼前的仙法深深地震撼,争相瞪大了眼,合不拢嘴。一时之间周围像炸开了锅像,争相感慨仙法的奇妙。那位收起来木筏的儒雅道人,向周围笑容着地说:“各位乡亲好,贫道和两位师弟都是黄圣宗的修士,初到贵地,想请问您贵县里的刘天师,也是本门弟子刘那位收起木筏的儒雅道人,向四周微笑着说道:“各位乡亲好,贫道和两位师弟都是黄圣宗的修士,初到贵地,想请问贵县里的刘天师,也就是本门弟子刘玉住在哪处。”。...

四周围观的百姓被眼前的仙法深深震憾,纷纷瞪大了眼,合不拢嘴。一时周围像炸开了锅一样,纷纷感叹仙法的神奇。

那位收起木筏的儒雅道人,向四周微笑着说道:“各位乡亲好,贫道和两位师弟都是黄圣宗的修士,初到贵地,想请问贵县里的刘天师,也就是本门弟子刘玉住在哪处。”

“道长,刘天师住在城西,离此不远,此时想必在住处修行,在下愿带三位道长前往。”张宽是田平县的捕头,刚才正在街上巡视,这三位从天而降的道长,原来是在找刘天师,便向前走出一步说道。

“哦!这位小哥能带贫道去找刘师侄,那真是太好了。”白裕成爽朗地说道。

“三位道长,这边请。”张宽说完,便带着一队捕快领路向前走去。

白裕成带着两位师弟,不急不忙地跟在后面。一些闲来无事看热闹的人,也跟了上去,一时人潮涌动。

三人都是接了师门任务才来到田平县,便是为了张家的阴灵花而来。任务提到宗内的弟子刘玉是此县的天师,让他们到了田平县,先和刘玉会面,所以他们才会找刘玉。

刘玉在屋内闭目养神,从外面传来很吵杂的声音,便起身走出了房间看看。只见院内进了十多个人,院外更是围了一大群百姓,心中一愣,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

“刘玉。”耳边传来一声亲切的叫声,刘玉寻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蓝色道袍,脸带微笑的中年道人正向他走来。

“师傅,您怎么来了。”刘玉仔细一看,这中年道人可不就是自己的便宜师傅唐浩,惊讶地说道。

“为师此次前来是为了张家,刘玉,你在此过的可好?”唐浩拍了拍刘玉亲切的问道。

原来,唐浩也接了这次守护阴灵花的任务。他打开任务卷轴后查看了任务内容,才知道是去守护一块种着阴灵花的灵田,把成熟的阴灵花带回宗门。

任务中竟然提到了刘玉,这不就是他的一个徒弟,前些年派到世俗中去执行任务去了。还有这么巧的事,不禁让唐浩感叹和这名弟子还真有些缘分。他对刘玉这个徒弟,还是有些印象,这个徒弟资质一般,但还算努力,求道之心坚定。

“师傅,弟子在此过的还好,这几年不能给您请安了,还望师尊见谅!”刘玉连忙弯腰行礼道。

“为师怎么会怪你,你外派此地,想来也不易,今日见你平安无事,为师甚便放心了!”唐浩听到刘玉恭维的话十分受用,笑着说道。

“这位是你的鲁师伯。”唐浩指着旁边一位身着黄圣宗道袍,皮肤稍黑浓眉大眼的中年道人说道。

“见过鲁师伯!”刘玉立刻问候道,只见这位鲁师伯向刘玉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他。

“这位是白师伯。”接着又指着一直脸带微笑,长的温文尔雅的白裕成说道。

“见过白师伯!”刘玉也不敢怠慢,连忙行礼道。

“不用客气,刘师侄被派到此地多久了。”白裕成好奇地问道。

“弟子来此地,已经将近三年了。”刘玉恭敬地回道。

“那真是为难你了,看师侄气色饱满,神色坦荡,想必平日仍坚持修行,没有丧失求道之心,着实难得,常言道:天道酬勤,师侄继续努力。”白裕成拍了拍刘玉鼓励地说道。

白裕成乃筑基后期修士,是黄圣宗的一位重要管事,经常出入世俗,对人情世故相当了解。被派到世俗中的宗内弟子他见过很多,大多丧失进取之心,神情萎靡,怀着得过却过的心思,大道无望。

白裕成转头向唐浩说道:“刘师侄道心坚定,恭喜唐师弟收得一个好徒弟啊!”

“白师兄,说笑了。”唐浩心中对刘玉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刘玉把三位前辈请进屋内,吩咐张宽把围观的百姓都驱散了,接着让一旁手足无措的马大娘去烧壶好茶,他可不想怠慢这三位前辈。

三位黄圣宗的筑基高手以白裕成为首,也是他的修为最高。他向刘玉仔细询问了很多张家的事和张家最近的情况,刘玉都知无不言。

不久后,张广接到消息,火急火燎地赶来了小院。对黄圣宗派来的三位筑基修士是恭恭敬敬,不时问好,极力邀请他们移步张家大院。

三人见刘玉这也住不下,加上此次任务就是为了张家而来,便起身去了张家大院。张广早早备好宴席,为三人接风洗尘。其间大家仔细商讨了阴灵花的事议,做了详细按排。

阴灵花种在灵雾山庄的灵田,还有约一个月的时间才会成熟。三人便决定先去张家大院住上半个月,过后再前去灵雾山庄驻守。

张家已派人打扫好了三间幽静的厢房,乃是一座典雅的小院,供三人入住,可不敢有丝毫怠慢。

宴席散后,刘玉跟着唐浩来到张家备好的宽敞上房。刘玉在黄圣山时,对这个便宜师傅也算不上太亲近。

可是在这异乡,突然见到唐浩,不知为何感到特别亲切,虽然唐浩可不是特意来看他的。这几年修行上有些疑点,刘玉一直理解不了,正好趁这个时机向唐浩询问一番。

“刘玉,这几年修为上可有进展?”唐浩不报希望的随口一问。

“师傅,弟子这几年并未荒废修行,气和脉已经快要消融干净,这几日便能进阶练气六层。”刘玉把自己的情况如实说道。

“哦!来,让为师看看。”唐浩惊讶地拉起刘玉的手,驱动灵识察看刘玉丹田的状况。

果然如刘玉所说,缠绕着丹田的气和脉已经消磨殆尽,唐浩本觉的这刘玉在这灵气稀薄之地,每天能坚持修炼,没有丧失信心,就已经很不错了。

没曾想这三年的时间,此子竟快消融整条气和脉,修为上又要再上一层,达到练气六层。

比起宗门那些天资不俗的弟子,时间上算来可能有些慢,可是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显然,自己是小看了这位徒弟的身家,在这等灵气稀薄的俗世中,修为有如此大的进步,肯定是服用了大量丹药,不然修为定难有长进。

书评(207)

我要评论
  • 攒了两&贡献点

    如一柄一品法器青光剑,坊市中售价约为五百块低级灵石,只要你积攒了两百贡献点,就可到黄日殿换取此剑了,由此可见贡献点的价值。

  • 被收入&宗门弟

    云州无数修真者想尽方法,也要拜入黄圣宗。但黄圣宗收徒极为苛刻,只有少数天资优越者才会被收入宗门修行,成为黄圣宗门弟子。

  • ,名叫&镖局押

    刘玉的爷爷也是一名修真者,名叫刘立。刘立早年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江湖人士,为家族镖局押镖,乃是一名干练的镖师。

  • 人具有&,十分

    灵根乃天生,万中存一,近万人中才有一人具有,十分稀少。

  • &灵根,

    不像宗内其它同门弟子,他们大多数为双灵根,甚至更优秀的单灵根。

  • 实没有&二是金

    一是果实没有药用价值,要的就是此草的花瓣;二是金边草结果后就会枯萎。只有摘下全部的花瓣,来年方能再开花。

  • 每次想&山中唯

    每次想到当时的情景,刘玉便会不禁落泪,感到无比的难过。与艾元沐相处的修行日子里,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是刘玉在黄圣山中唯一的挚友。

  • 凭借黄&三系杂

    刘玉曾经的一个好友名叫艾元沐,比刘玉早入门十几天,只不过比他年长两岁,跟他一样凭借黄门令,才有幸成为宗内弟子,也是三系杂灵根。

  • 也跟艾&门。所

    如果没有爷爷不时送来的灵石,他也跟艾元沐一样会被逐出宗门。所以从那以后刘玉更加珍惜,倍加努力,求道之心也越发坚定。

  • 寂、艰&,不禁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