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富贵在刘玉的房间又聊了一会,不停地的说着非常感谢的话,后便带着王平离开了了。早上,刘玉正修练,小院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张广这时登门拜会来拜会。“刘天师,老夫不请自来,打搅了。”张广坐定后,歉意地地说。“张员外,客套了,随时随刻评论交流您老前去,快坐!”刘晚上,刘玉正在修炼,小院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张广这时登门来拜访。。...

王富贵在刘玉的房间又聊了一会,不停的说着感谢的话,之后便带着王平离开了。

晚上,刘玉正在修炼,小院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张广这时登门来拜访。

“刘天师,老夫不请自来,打扰了。”张广坐下后,歉意地说道。

“张员外,客气了,随时欢迎您老前来,快坐!”刘玉连忙说道。

“老夫此次前来,是有要事相商。”张广直入来因说道。

“哦,不知有何要事?”刘玉疑惑地问道。

“刘天师,山庄的阴灵花就要成熟了,还请您给上面通报一声。”张广神色严重地说道。

“请问还有多久便会成熟?”刘玉脸色凝重地问道,这可真是要事,他得赶紧通知炎南城的李师兄,连忙问清具体时间。

“据老夫推测,还有半年左右的时间。”张广摸了摸胡子,凭经验回道。

“那明日,在下便去一趟炎南城,把消息告诉李师兄,让他通知师门派人前来。”刘玉对张广说道。

“不急,时间还很充裕。除了此事,老夫还有一事想请问大人。”张广笑着说道。

“哦!还有什么事您请说。”刘玉想着从黄圣山到炎南城,他花了大约二个月的时间。宗门接到消息后,会派筑基前辈前来守护,赶来的时间肯定会比自己少很多,所以说时间上来说确定十分充裕。

“今日在测灵大会上发现一名具有灵根的小孩,叫王平。听说刘天师用测灵术帮他测试了资质,结果此子福缘深厚,竟是单灵根。不知此事是否当真?”张广神色紧张地问道。

原来,张广派人去找王富贵,想询问他考虑的如何。可没想到很快就带回了消息,他拒绝了张家的邀请。不久前,张广亲自前去找王富贵,从他那等到了这个消息。张广这才来到小院,找刘玉确认此事。

“确有此事,王班头下午带他孙子来找在下帮忙。王平这孩子天资优秀,乃水系单灵根。”刘玉不知张广为何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但觉得的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如实说道。

张广得到刘玉亲自确定后,长叹了一口气,显得有些无奈,心中十分失落。他没想到这孩子天资真的这么高,难怪刚才王富贵坚定的回绝了自己,想来是刘玉已经帮他指出了更好的门路。

王富贵拒绝的原因,他也十分清楚,就是不想让孩子改姓。这几百年来张家也遇到过一些这种情况,因为改姓的原因,是有一些孩子测出灵根后,他的家人会拒绝张家的邀请。这王家就剩王平这么一根独苗,王富贵做出这样的决定,张广也能理解。

“王家这孩子天资这么好,不修行实在是太可惜了,刘老弟帮他指点了什么门路?能否告诉老夫。”张广自知想让王平加入张家,已经不可能了,便好奇地向刘玉问道。

“在下准备上报师门,送他进黄圣宗修行。”刘玉如实回道。

“哦!那这孩子可是好福气啊!”张广听完感叹道,眼睛转了转又接着说道:“老夫家中的天赐和可心,也准备送到黄圣山修行。不如让他们一同前往,也好做个伴。等阴灵花成熟后,令师门会派筑基高人前来守护。等此事结束后,就让他们跟着筑基高人一起去黄圣山,这样也安全。”

“此事甚好,在下也认为可行,要不叫王班头过来,问问他的意见。”刘玉想了想,这样一来就省了很多事赞成道。

刘玉便让马大娘去旁边的义庄叫王富贵过来,两人又闲聊了一会。王富贵听到刘玉找他,急忙赶来,刘玉便把张广的提意告诉了他。

“刘大人,张员外,此事小人没有意见。只是平儿不识字,小人正在帮他联系学堂,到时不知能学会多少,去了黄圣山会不会跟不上。”王富贵听到提意,立马点头同意,只是还有一些隐忧便说道。

“王老弟,此事好办,让王平来张家私塾,和天赐和可心一起学习,正好让他们熟识。老夫嘱咐老夫子多让王平识些字,你看如何。”张广微笑地提议道。

他想让天赐和可心和这王平好好相处,成为好友,到时一起在黄圣山修行也好互相关照,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子。

凭着王平单灵根的资质,现在张家和他搞好关系,以后等他成长后,对张家必定有益。

“那这真是太感谢张员外了。”王富贵连忙表示感谢,在他看来王平这孩子太老实了,一个人去黄圣山,他还真有点不放心。要是和张家两位后生结成伙伴,有了照应就好多了。

刘玉也觉得张广的提议很好,张家毕竟是修仙家族,张家私塾肯定会教一些修真基本的知识。不是外面的学堂能比的,王平能进张家私塾,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张家的天赐、可心,王家的王平,这三人都是田平县人,要是从小就成了朋友,到了黄圣宗互相协助,修行的道路肯定会舒畅不少。

张广此时刻意拉好王平,以后对张家的复兴必定大有帮助,不得不说张广很擅长于人情事故,十分老练,很有先见之明。

三人又谈论了一些细节,一直聊到深夜,王富贵和张广两人这才离去。

平安客栈的阁楼之上,张二富悠闲地躺在太师椅上,一名丫环在旁边拿着纸扇细心服侍着。已至中午,客栈一楼已经坐满了来吃饭的客人,生意一片红火。

张二富心中十分的得意,平安客栈是田平县城最好的客栈,每日客聚如潮,显得极为风光。

突然,张二富从太师椅上猛地坐了起,他从窗户向外看,不经意间发现远处天空出现了一个黑点,正急速向这边飞来。张二富来到窗前,只见半空中停着一艘绿色木筏,上面站着三个身着道袍的仙人。

大街上来往的行人也发现了空中的木筏,纷纷停下脚步震惊地抬头张望。很多人发现这一情况后,从家里、店铺中跑到街上观看,街上人是越聚越多,七嘴八舌的都说是修仙者。

张二富站的高,发现木筏上的三人好像商量着什么。不久后,木筏便慢慢向下方落去,下面聚集的路人,连忙散开让出了一片空地。

木筏平稳地降到了地面,上面的三位道人从木筏上走了下来。其中一位长相儒雅的白面道人,随手一招,绿色木筏又飞了起来,由大变小,最后变成一小片木板落入他的手中。

书评(354)

我要评论
  • 了身受&“张无

    机缘就是这么奇妙,回到家中帮着走镖的刘立,有一次深夜押镖,途经一处荒山老林时,竟救下了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黄圣宗筑基修士“张无心”。

  • 过这是&派的任

    虽说“木气养元术”施法简单,但时间一长就非常耗精力,也同时耽误了自身的修炼时间。只不过这是宗门委派的任务,刘玉不得不用心对待,只希望早日完成此任务。

  • ,使金&令其能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基丹的

    没有筑基丹的辅助,想要直接晋级成为筑基期,只有那些天资妖孽之辈才有可能成功。

  • &是福星

    当然要是福星高照能找到上古天地奇珍如:千年九曲玄参,那就另当别论。但这更是水中捞月,不可能之事。

  • 因为资&而感到

    同一时间入门的师兄弟们,因为资质优越,修为早早便达到了练气四层。但刘玉并没有因为修行缓慢,而感到灰心,心中仍感到十分庆幸。

  • 修炼良&常显著

    金边花珍贵之处在于它是炼制二品灵药“金元散“的主要原料,“金元散”是练气中期的修炼良药,尤其是拥有金系灵根的修士,服用后效果非常显著。

  • 这段日&慰。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眼中含&的向山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 在飞回&,当场

    原来张无心在击杀一位仇敌时,被仇敌的临死一击打成重伤。在飞回宗门的路上,伤势突发,法力顿失,从半空中骤然掉落,要不是有法器护体,当场就会摔成肉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