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盘坐在林潇潇身后,双手泛出白光,轻放于她的后背之上,闭上眼就运功。屋内的人都面面相觑,急切地等侯着。不久后,“吱”的一声,房门被再打开,王伦大汗淋漓地走了进去。马一明找到了他把林潇潇的病情说了一遍,王伦听后心急如火,运起身法飞檐走壁就向县衙不久后,“吱”的一声,房门被打开,王伦大汗淋淋地走了进来。马一明找到他把林红雨的病情说了一遍,王伦听后心如火焚,运起轻功飞檐走壁就向县衙赶来。。...

刘玉盘坐在林红雨身后,双手泛起白光,轻放于她的后背之上,闭眼开始运功。屋内的人都面面相觑,焦急地等候着。

不久后,“吱”的一声,房门被打开,王伦大汗淋淋地走了进来。马一明找到他把林红雨的病情说了一遍,王伦听后心如火焚,运起轻功飞檐走壁就向县衙赶来。

林子河见王伦进来,脸色气愤压着声音问道:“你怎么来了。”要不是怕打扰刘玉为林红雨治疗,林子河此刻立即便要把王伦给轰出去。

王伦好像没听见,眼睛直盯向林红雨,发现刘玉正在运功。便来到吕元朗身旁轻声问道:“吕大夫,红雨现在怎么样了。”

“王捕头,刘天师他好像已经找到病因,正在确认。”吕元朗如实回道。

通过林大人不善的语气,和王伦这么亲切的称呼。吕元朗心想王捕头和这林小姐,关系似乎有些不一般。

刘玉听到王伦来了,便睁开了眼睛。其实他假装帮林红雨运功察看,只不过是在拖时间,为的就是在等王伦到来。

“刘天师,怎么样?”林夫人期待地问道。其他人也紧盯着刘玉,显得十分焦急。

“哎!原因本人已经找到,林小姐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心力交瘁,身体极差?”刘玉叹了一口气问道。

“雨儿,最近是有些精神不振,但并不是很严重。”林子河黑着脸回道。

“林小姐因为心力交瘁,不幸被邪气侵体,生魂受损所以才陷入昏迷,情况十分不好。”刘玉装做一脸担忧之色说道。

“怎么会这样?都是你害的,你还不快滚。”林夫人听完,崩溃地向王伦吼道。

“刘兄,请你定要救救红雨,你一定有办法的。”王伦并没有理会林夫人,痛苦地向刘玉说道。

“刘天师,难道就没有救治之法吗?”吕元朗也担忧地问道。

“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治疗代价太大,条件太过苛刻,不提也罢!”刘玉长叹道。

“什么办法?刘兄,你告诉在下,小弟一定能办到的。”王伦拉着刘玉的手,语气坚定的说道。

“有什么办法,刘大人就说出来,大家一起出力,没有什么办不到的。”吕元朗也说道。

“是啊!最啊!”林子河夫妇也急忙认同道。

“林小姐生魂受损,要想救治,便只能修补生魂。修补生魂到是不需要任何药物,但需要一位身强力壮之人,自愿分出一部分魂体,用来修补林小姐受损的生魂。此举十分凶险,随时有性命之忧,所以在下才不想提起。”刘玉神色凝重地说道,其实这都是他想出的胡言乱语。

“小弟愿意,刘兄现在就施法救红雨吧!”王伦听完,眼神坚定地说道。

“你,你说什么?”林夫人惊讶地说道。

林夫人刚想说让她来,就是不要了这条命,她也要让红雨平安无事,但没想到这王伦会如此快的答应。

“王捕头,此事九死一生,就算进行顺利,寿元可能也会有所减小,你可要考虑清楚。”刘玉语重心长地说道。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小弟都愿意。刘兄,快开始吧!。”没想到王伦一口便应了下来。刘玉心中不禁赞许道,这王伦到是条真汉子,林红雨嫁给他算是选对人了,以后必定会十分幸福。

昨天,刘玉和林红雨商议计划时,商量好要把计划先提前告诉王伦,让他在林子河夫妇面前演一出好戏。

可是刘玉后来并没有按原计划行事,他并没有事先通知王伦。想着借机考验考验王伦,看他到底是不是真心喜爱林红雨。

刘玉虽然拒绝了林红雨,但他心里对林红雨也不是一点感觉没有,毕竟林红雨是他生命中,第一个对他表白的漂亮女子,给他带来太多的异样感受。

刘玉又不是活佛,怎会一点都不心动。出于这种复杂的心理,刘玉觉得有必要考验一下王伦,帮林红雨把把关。

王伦的表现让刘玉感到一丝羞愧,要是自己面对同样的状况,不知能否有王伦这样的决心,为了心爱之人毫不犹豫付出一切。

“王伦,伯母反对你和红雨在一起,是怕你给不了雨儿幸福。现在看来是伯母错了,对不住,雨儿要是跟了你,往后定有依靠。要是这次雨儿能平安醒来,伯母就不反对你们在一起。”林夫人走到王伦旁边说道,王伦的勇气终于打动了林夫人。

“夫人,你、、、”林子河立刻想反对,但一时又说出口。雨儿还躺在那,等着王伦去救治,他怕自己说出后,王伦这小子要是反悔了,那可怎么办!

“好吧!本人要开始施法了。王捕头,你留下,其他人先到屋外去等候。”刘玉看时机成熟便说道。

“王兄,不用紧张,先坐下,我有些事要告诉你。”刘玉等其他人都走了房间,便轻松地说道。

“刘天师,是不是还要注意什么,您快说!”王伦哪有心思坐,连忙问道。

刘玉便把整个计划全部告诉了王伦,说林红雨其实一点事都没有,只不过暂时陷入沉睡当中。这样做就是为了给他们两人创造机会,促成两人的好事。

王伦听的目瞪口呆,实在是幸福来的太突然,此事实在是匪夷所思,自己会不会是在做梦。等掐了一下自己,王伦才敢相信,老天真的给了他一个机会。

王伦突然想起昨天刘玉,离开时莫名说了一句怪话,天道仁慈,断无绝人之路,原来是话有所指。

刘玉随即施法破除了禁止封印,林红雨睫毛颤动着,很快悠悠醒来。

“红雨,你没事吧!”王伦紧抓着林红雨的手,关切地问道。

林红雨睁开眼便看见王伦红着眼,紧盯着自己,心中十分感动。两人无声地对望着,然后激动的抱在了一起,这让一旁的刘玉十分尴尬。等两人说了一会话后,刘玉便出声,打断两人的甜言蜜语,告诫他们接下来的戏要怎么演。

两人现如今都十分信任刘玉,林红雨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母亲已经同意了他们的事。刘玉说什么,两人便认真记下,等下好按计划执行。

“法术很成功,林小姐已经醒了,都进来吧!”刘玉等安排妥当屋内的事,便高声向外喊道。

书评(457)

我要评论
  • 早有耳&令后欣

    刘立在外闯荡时,对黄圣宗的盛名早有耳闻,得令后欣喜若狂。

  • 身的修&宗门委

    虽说“木气养元术”施法简单,但时间一长就非常耗精力,也同时耽误了自身的修炼时间。只不过这是宗门委派的任务,刘玉不得不用心对待,只希望早日完成此任务。

  • 刘玉七&去各大

    刘玉七岁入门后,也住在初元殿。每天要去各大学堂学习,识字、读经、筑体等等,时间长达五、六个时辰。

  • &一大片

    一整年的悉心照料,总算没出什么大的差错,过些天就能完成这次宗门任务,是时候与这一大片花田道别了。

  • 金元散&会涨至

    一瓶“金元散”就值三百多块低级灵石,在坊市中常常供不应求,价格经常会涨至更高。

  • 禁落泪&照顾着

    每次想到当时的情景,刘玉便会不禁落泪,感到无比的难过。与艾元沐相处的修行日子里,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是刘玉在黄圣山中唯一的挚友。

  • 因为黄&达到练

    因为黄圣宗门规有令:凡是黄圣宗弟子,十八岁前还没达到练气四层者,一律逐出宗门。

  • 子没去&修行疑

    因为宗门任务耽搁,有些日子没去拜见,出于礼仪,要前起请安,另外有些修行疑问也要向他老人家请教。

  • 陋的茅&这样的

    平日刘玉就住在这简陋的茅草房中,照料花田,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近一整年。

  • ,生活&心学习

    黄圣宗传承八千余年长盛不衰,从它严谨,正统,负责的传教体系,便可初窥一二。宗内练气四层以下的弟子,全部都居住在半山脚的初元殿中,生活各方面都有专人照料,可安心学习与修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