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元朗示意林夫人将林红雨抱起,让她斜靠在林夫人的身上。然后,捏着烧过的银针,动作娴熟地刺入林红雨的头部各穴位。不一会,林红雨头上就插上了十几根长短不一的银针。吕元朗把最...

吕元朗示意林夫人将林红雨抱起,让她斜靠在林夫人的身上。然后,捏着烧过的银针,动作娴熟地刺入林红雨的头部各穴位。不一会,林红雨头上就插上了十几根长短不一的银针。

吕元朗把最后把一根长针刺入林红雨的悬颅穴,便吹灭油灯。此时林红雨头上四周插着银针,看上去有些吓人。

“吕大夫,雨儿得的是什么病啊!”林子河轻声地问道。

“林大人,林小姐可能是受了什么过度刺激,所以才昏迷不醒。老夫刚才用了鬼门十三针的手法,相信很快林小姐就会醒来。”吕元朗自信地说道。

这鬼门十三针是吕元朗成名绝技,具有起死回生的攻效,吕元朗用此绝技治愈了很多重患,这才被百姓称之为神医。

半个柱香过后,吕元朗从容的脸色就有些挂不住了。按理说林红雨这种症状,用上鬼门十三针后,很快就会苏醒。可是现在还一点动静都没有,让吕元朗有些心急。

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吕元朗脑门开始冒出冷汗,自己的鬼门十三针竟然无效。要知道这鬼门十三针是他四处求医时,从一个老御医那学来的,学成后极少失手。

只要患者尚有一口气在,就有一丝机会能起死回生,乃是名副其实的绝技。

“吕大夫,怎么样了。”一旁的林子河也看出了异样,焦急地问道。

“惭愧,老朽已经尽力了,令女这病确实有些奇怪。”吕元朗老脸一红,无奈地说道。并把林红雨头上的银针都取了下来。

“吕大夫,求求您再想想办法!”林夫人双眼通红地哀求道。

“夫人,请放心。虽然老朽没能唤醒令女,但是令女脉象平稳,气血通畅,身体应无大碍。当务之急老朽认为,速派人去请刘天师来瞧瞧为好,令女不像是生了病,可能是妖邪作祟。”吕元朗皱着白眉,安抚林子河夫妇后,凭着多年的行医经验,接着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对啊老爷!快去请刘天师来看看。”林夫人恍然大悟急迫地说道。林夫人心想这刘天师是修仙之人,会仙术请他来定能唤醒雨儿。

“马班头,快去请刘天师!”林子河懊恼地向门外大喊道,心中十分自责,自己真是急糊涂了。有这么一尊大仙在县里,自己竟一时没想到,早就该去请刘天师了。

马一明一直守在门外,不方便进去。听到林县令的吩咐后,立刻跑出了县衙。

“大人,您好。”张翠兰和马大姐两人从街上买菜回来,见刘玉还坐在大堂内忙问候道。刘玉点头回应,张翠兰便挺着大肚子在马大姐的搀扶下,走进了房间休息去了。

两个时辰前,两人想出去逛会街透透气,张翠兰整日呆在房里,对身体也不好。在马大姐的鼓励下,这才上了街。

张翠兰主要是受不了,闲人的指指点点,怕邻居说三道四,尽说些难听的话。但在马大姐的劝说下,为了肚中孩子的健康,只能硬着头皮出去活动。

张翠兰心中有些好奇,这刘天师平日这个时辰,不是去外面救治病患,就是留在屋内修炼。今日,整会有闲心坐在大堂喝茶,她出去时便坐在那,可有一段时间了。

刘玉哪有心情修炼,他在等人,等县衙派人来请他。可是都快到中午了,还没看到半个人影,心中有些焦急。按理说,林红雨应该早就被人发现昏迷不醒,怎么还没派人来请自己,不会是出了什么变故吧!

刘玉想着要不要去县衙转一转,又怕这样做会引人怀疑。

“天师大人在不在。”马一明撞开院门,跑了进来大喊道。

“大人,林县令有要事找你,请你去一趟吧!”马一明看到刘玉坐在大堂,连忙小跑上去筋疲力尽地说道。

“哦!你可知是何要事?”刘玉看到马一明跑来,心中安定下来,不慌不忙地问道。

“天师大人,林县令千金昏迷不醒,想请大人去看看,是不是有妖邪作祟。”马一明立刻回道。

“竟有这等事,本天师这就去瞧瞧!”刘玉装作惊讶地样子,站起来说道。两人走出院子,刘玉突然说道:“本天师自会去县衙,你不用跟着,去找王捕头,把此事告诉他。”

“大人,这,这,小人这就去。”马一明不知刘玉为何吩咐他去找王捕头,刚想询问原因,但被刘玉瞪了一眼,吓得连忙跑去找王伦。

刘玉的到来让死寂的房间,一下子变得躁动起来。

“刘天师,以前都是民妇的不对,冒犯了您,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请你一定要救救雨儿。”林夫人哭喊着求道。她怕自己以前说了一些话,让这刘天师心生不满。

“刘天师,快帮帮为兄,红雨她这是怎么了?”林子河满头是汗地说道。

“林大人放心,本天师定尽全力。”刘玉一脸真诚地回道。

“见过天师大人。”一旁的吕元朗也请身问候道。

“这位老先生是?”刘玉向林子河询问道。

“这是吕大夫,也是来帮雨儿看病的。”林子河忙回道。

“吕大夫您好,请问现在是何状况?”刘玉双手行礼问候道。

“林小姐呼吸平稳,心跳有力,身体无大碍,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昏迷不醒,还望大人出手!”吕元朗恭敬地说道,对于修道之人,他十分的尊敬。

刘玉来到床边,闭眼伸手盖在林红雨的额头,意识一扫,发现自己昨晚下的禁制并无异样,也放心下来。

原来昨晚刘玉前来,用法力把林红雨的生魂封印在泥丸宫,断了林红雨的灵智,所以林红雨才会出现昏迷不醒的状况。

这只是一个小手段,任何修真者前来将留在林红雨体内的法力去除,她便都会自动醒来。

“刘天师,怎么样?”见刘玉收回手睁开眼,林夫人连忙问道。

“林夫人,我想大概已经找到了原因了,但要进一步确定,您把林小姐扶起,在下好运功再仔细察看。”刘玉不动声色的说道。

林夫人听了,连忙扶起林红雨。虽然刘玉没说是何病因,但已经有了眉目,让屋内的几人,稍稍缓了一口气。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缘染着&似镀上

    良田里盛开着一种无名五角小花,花瓣边缘染着一圈金色,好似镀上了一圈金粉。

  • 旁直立&惬意。

    小路两旁直立着紧密的参天大树,半午的阳光被浓密的树叶所挡,一丝也照不进来。轻风拂面,刘玉显得十分惬意。

  • 次遭遇&性命之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 &海洋淹

    刘玉深吸口气,静下心来,盘坐于花田正中,身体如被金色的海洋淹没,消失在花丛中。

  • 想到这&慢慢走

    想到这刘玉就感到头痛,拍了拍下衣,站起结束了这次施法,慢慢走向不远处的茅草房,打算休息一会。

  • 着黄门&但数量

    当然还有一些跟刘玉一样拿着黄门令,或因为其它原因走后门进入的弟子,但数量不多。

  • 体系,&在半山

    黄圣宗传承八千余年长盛不衰,从它严谨,正统,负责的传教体系,便可初窥一二。宗内练气四层以下的弟子,全部都居住在半山脚的初元殿中,生活各方面都有专人照料,可安心学习与修行。

  • 子没去&外有些

    因为宗门任务耽搁,有些日子没去拜见,出于礼仪,要前起请安,另外有些修行疑问也要向他老人家请教。

  • 子们白&难易度

    当然宗门也不会让弟子们白干活,完成宗门任务时,根据完成任务的难易度,不仅会奖励适量的贡献点,还会赏赐各种修行物资,如药材,灵丹,法术等等。

  • 中常常&格经常

    一瓶“金元散”就值三百多块低级灵石,在坊市中常常供不应求,价格经常会涨至更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