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何事?要不然在下能帮上忙的话,肯定会竭尽全力。”刘玉答应下来道。“那先拜谢刘大人,想请您帮王伦的母亲检查下身子,伯母她常常病卧不起,看了很多名医,都也没明显好转。大人乃修真之人,看有也没什么办法帮一帮王伯母。”林潇潇带着哀求的语气地说,神情分外真“那先谢过刘大人,想请您帮王伦的母亲检查下身子,伯母她经常卧病不起,看了很多名医,都没有好转。大人乃修仙之人,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帮王伯母。”林红雨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神情格外真诚。。...

“林小姐,何事?要是在下能帮上忙的话,一定会尽力。”刘玉答应道。

“那先谢过刘大人,想请您帮王伦的母亲检查下身子,伯母她经常卧病不起,看了很多名医,都没有好转。大人乃修仙之人,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帮王伯母。”林红雨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神情格外真诚。

“林小姐放心,下午,我便去拜访王伦,看看王伯母的状况。”刘玉一口便应了下来,接着说道:“林小姐,要不下午和我一起去?”

“红雨就不去了,劳烦大人好好帮王伯母瞧瞧。”林红雨神色黯淡地低声回道。她并不想去见王伦,那只会徒增伤感。

刚才林红雨和林夫人逛街,林夫人告诉林红雨,过几天带上她去高仓城,为她外公祝寿。林红雨很快便想到这是她爹娘,为了拆散她和王伦出的阴招。

她外公七十大寿的日子,还有将近半年的时间,这时母亲就带着她去高仓城,很明显是为了支开她与王大哥,令他们不得相见。

林红雨心中顿感悲痛,她和王大哥还是走到了有缘无份的这一步。自己这一离开,想回来可就难了,难到自己与王大哥就真的注定不能一起吗?

林红雨打心底不想去,可是她知道爹娘就是绑着也会带上她,她只能认命。混混沌沌地跟在母亲身后,突然林红雨起了什么,便趁林夫人看衣服时,转身跑来找刘玉。

原来,林红雨想在自己离开前,为王大哥做些事。她想拜托刘玉去看看王母,刘大人乃是修真者会玄妙的法术,说不定能治好王母,这样王大哥便不会太过痛苦。

“为何不一道去?林小姐,你和王捕头是不是有什么事。前几天,在下看王伦也是整日愁眉苦脸的样子。”刘玉想帮帮他们,便问道。

“大人,王大哥他怎么了?”林红雨激动地问道。

“林小姐,你先告诉我,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刘玉又问道。

“我们……”林红雨眼中含泪,把自己和王伦相爱,但爹娘不同意,坚决阻止的事说了出来。

她这个月来,茶饭不思,十分委屈,不知和谁述说心中的苦恼。在刘玉再三的询问下,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刘玉听完后,陷入沉思中。想到之前这林小姐百般接近自己,屡次遭到自己无情拒绝,其实刘玉对这林小姐始终有几丝愧疚。

现见这林小姐找到自己的真爱,又遭父母的反对,心中顿时有些不忍,不由想着帮帮此女。但这还真不好办,此乃林家的家事,自己一个外人也不好过多干涉。

突然,从外面涌进一伙人,他们抬着担架,上面躺着一个昏迷的女子。刘玉立即起身上前,询问了情况。

原来是一家医馆收到一个极其严重的病人,这个病人被阴气侵体陷入昏迷中,已奄奄一息。医馆的人便直接带着家属把病人抬到小院来了。

这也是刘玉事先吩咐过的,县城内的各大医馆,要是收到生命垂危的病人,若来不及请他前去,可直接送至他的住处来。

刘玉让人扶起病人,自己盘坐下,运功驱除盘踞在病人丹田内大量的阴气,又掏出消阴符贴在病人身上。

一番忙碌后,病人已经呼吸平稳,有所好转,等一会苏醒过来,再喂些汤药,就能保住性命。刘玉救治这种极重的阴气患者已经很有经验,显得不慌不忙。

“大人,小女子就先告退了。下午您去王大哥家,千万不要说是红雨请你去的。”林红雨等刘玉忙完,便上前告辞。

“等等!”刘玉看着躺在担架上昏迷的女子,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连忙叫住刚走出院子的林红雨。

随后神神秘秘地将林红雨带到房间内,将刚刚想到的主意,仔细地说给了林红雨听,询问她的想法。

“这真的能行吗?”林红雨听完后,瞪大了眼睛迟疑地问道。

“林小姐,如果你想和王捕头在一起,并信得过在下。就按我说的行事,在下保证这个办法一定可行,事后林县令定打不出理由,再拆散你们。”刘玉笑着自信说道。

“那好,就按大人所说,要是真的可行,那可就太好了!”林红雨这才露出一丝笑脸说道。

不久后,林红雨带着期待的神情回县衙去了。院内的病人苏醒后,刘玉再察看了一番,没有大碍后,便让这伙散了,刘玉等这些人走后,便开始煎制修炼通灵眼的特殊药水。

下午,刘玉便去了王伦的家中,令王伦感到十分惊讶,这刘天师怎会突然找上门,也不知是有何要事找他?

但当刘玉说明来意后,王伦是分外惊喜,连忙请他入屋,王伦没想到这刘天师,竟是特意来帮他娘看病的。

刘玉运功仔细察看了王母身体,发现病症并不是因为阴气引起的。而是因王母早年操劳过度,造成体内经脉萎缩,体质急降,这才常年得病。

这些都是顽症,刘玉一时也没有办法根治,只能先向王母经脉中注入灵力,维持经脉的活力。

刘玉把情况告诉王伦,并让王伦每天按照特定的经脉路线,向王母体内注入真气。这样能滋养经脉,缓解经脉的压力,常此以往,说不定萎缩的经脉,便能重新焕发活力。

“刘天师,谢谢你能来为我娘看病。”两人坐在院内的大树下,王伦真诚地感谢道。

“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刘玉就好。今日前来,也是受人所托,在下事先并不知道王伯母的病事。”刘玉微微一笑说道。

“请问刘兄,受何人所托。”王伦惊诧地问道。

“是林县令的千金林姑娘,早上她告诉我的。”刘玉如实的回道。

“她还好吧!”王伦一愣,然后痛苦的问道。

“她把你们的事,告诉了在下,王兄难到就这么放弃吗?林小姐可是个好姑娘。”刘玉看了一眼,低着头,双眉紧皱的王伦说道。

“不想放弃又能如此,是我配不上她。”王伦沉默了很久才说道。

“林红雨说她母亲过几日,要带她去高仓城,可能不会再回来了,王兄怎么想?”刘玉想了想说道。

“什么,她要离开县城?”王伦激动的站起。随后又无奈地坐下说道:“走了也好,祝她往后幸福。”

“王兄就不打算去找她,当面劝阻一番?”刘玉失望地问道。在他看来,这王伦有些懦弱。

书评(234)

我要评论
  • 础咒文&会有考

    前几年,宗内不会传授任何修练法诀,只会教导一些基础咒文,而且会有考核,不合格者则继续学习,直到通过考核。

  • 黄日殿&物品。

    贡献点可是好东西,如果积攒一定数量,可以到黄日殿换取各种珍贵物品。

  • &上嚎啕

    但那次艾元沐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双手抠进泥土中,向宗内管事磕头苦苦恳求,让他继续留在宗内修行。

  • ,不久&那就是

    刘玉他爹那一辈共有三兄弟,年轻的三人,不久后便接到了刘立的死命令,那就是努力造人。

  • 真秘笈&然修炼

    偶然之下得到一本修真秘笈,在没高人指点下竟然修炼成功。虽然修为极低,但是至此踏上了修仙道途。

  • 内其它&们大多

    不像宗内其它同门弟子,他们大多数为双灵根,甚至更优秀的单灵根。

  • 日殿换&。

    如一柄一品法器青光剑,坊市中售价约为五百块低级灵石,只要你积攒了两百贡献点,就可到黄日殿换取此剑了,由此可见贡献点的价值。

  • 次遭遇&经各种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 ,其中&座大山

    地势平坦,多为平原,其中小山居多,东部边缘隆起一座雄伟大山,名为黄圣。整座大山犹如一根天柱般,直插云霄,千里之外便可瞧见。

  • 名五角&金粉。

    良田里盛开着一种无名五角小花,花瓣边缘染着一圈金色,好似镀上了一圈金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