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说的是,不能够在这样关着了。明日,夫人带雨儿去街上逛一逛。”林子河陪着笑脸地说。“好吧!那明日我便带雨儿去好好的逛一逛,买些新衣服。可要不然雨儿趁我不特别注意,又跑去找那王伦怎么办?”林夫人有些忧虑地地说。“夫人,这一次雨儿的确是动了真心,咱们关是关“好吧!那明天我便带雨儿去好好逛逛,买些新衣服。可要是雨儿趁我不注意,又跑去找那王伦怎么办?”林夫人有些担忧地说道。。...

“夫人说的是,不能在这样关着了。明天,夫人带雨儿去街上逛逛。”林子河陪着笑脸说道。

“好吧!那明天我便带雨儿去好好逛逛,买些新衣服。可要是雨儿趁我不注意,又跑去找那王伦怎么办?”林夫人有些担忧地说道。

“夫人,这次雨儿看来是动了真心,咱们关是关不住了,只会让她心里埋怨咱们,更念王伦那小子的好!”林子河叹口气说道。

“老爷,你说的对!我也看雨儿是对那王伦是动了真感情。你的意思是咱们放心不干涉,让他们自己相处。”林夫人会错了意,犹豫说道。

其实林夫人并不是看不上王伦,这王伦武艺高强,胸怀大志,为人也刚强正直,人不坏,雨儿若是嫁给了他也算不错。

林夫人为人并没有林子河那般势利,从她能嫁给林子河这点就可看出。当年她年轻时长的十分秀丽,父亲在朝为官,也是一名大家闺秀,追求的人自然不少。

林子河年轻时,长得也算风流潇洒,又有些文采。更难得的鬼主意多,想尽办法讨好她,逗她开心,慢慢的她便被林子河迷惑,爱上了林子河。

甚至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林子河。只不过后来,生完林红雨后,身子是越来越胖,脾气也跟着暴躁起来,变成了如今这般的悍妇。

“我的好夫人,你怎么会这般想,这不是把雨儿向火坑推吗?”林子河小眼睛一眨,焦急地说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林夫人眉头一皱回道。

“夫人,再过几个月,不是岳父大人七十大寿吗?你过几天就带着红雨提前去祝寿,在那先住着,为夫到时再去。”林子河早想好了办法便说道。

“你是让我带着雨儿,去我爹那?”林夫人看着林子河说道。

“是的夫人!这样他们两人相隔千里,还怎么相见。时间一长,两人感情就自然会变淡,等岳父过完大寿,你带着雨儿也不忙回来,多住些日子。”

“夫人!你想,高仓城为吾朝皇城,居住着的无不是达官贵族,有很多青年才俊。雨儿说不定就会遇到心仪的公子哥,夫人也帮着四处打听打听,帮雨儿在高仓城找一户好人家。”林子河耐心地解释道。

其实他早就希望林红雨能去高仓城,最好能嫁入高仓城的达官豪门。他也好凭借亲家的家势,令自己的仕途更加顺畅。林子河骨子里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势利的小人,他当年想尽办法娶到林夫人,也是如此。

“这样也行,到了高仓城让我爹帮着打听打听,帮红雨找一个贤良的好夫婿。”林夫人被林子河的提意打动便应道。

“夫人,让岳父大人好好打听打听,看高仓城哪位皇亲国戚家,有尚未娶妻的公子哥。”林子河帮林夫人锤着背轻笑着说道。

“死胖子,你想什么呢!雨儿出嫁首先要考虑对方的品德,我可不想雨儿像我一样瞎了眼,看上了你这么一个胸无大志的草包。”

“还有你是不是就想着等老娘离开后,好去外面花天酒地,风流快活。告诉你,要是老娘回来听到你去了那些个乌烟瘴气之地,老娘就扒了你的皮。”林夫人转身甩开林子河的手,指着他的鼻子气愤地大吼道。

“夫人,你想多了,为夫怎么会这般想!”林子河脑上冒着冷汗,急忙说道。

他还真有想过,等母老虎走后,去外面偷腥。听说那小雪楼的头牌白雪,长的是十分娇媚,体态妖娆,很是讨人喜欢。

林子河听到林夫人这样说,心中的一些小念想,一下子被吓没了。林子河是一个十分热衷于权势之人。

他能当上这田平县县令,老岳父三品尚书林大人,可出了不少力。所心他一样十分惧内,对于女色不敢逾越半步,生怕丢了头顶的乌纱帽。

刘玉把玩着手中的小瓷瓶,瓶形十分普通,口小瓶圆,通体绿釉,里面装着半瓶黄色不知名液体。

这几天,刘玉正在配制修炼普遍版通灵眼,所用的特殊药水。牛黄、人参、菟丝子等十几种药材比较常见,药房便能买到。

只是还有一种材料牛眼泪,刘玉跑了十几家药房都说没有。最后一名老大夫支招,让他去找养牛的农夫问问看。

刘玉打听后,便去了县城外的安古庄,据说安古庄的罗庄主养了一百多头牛,多年来从事县里水牛的买卖生意。

天师大人的到来,令罗庄主是倍感荣幸,罗庄主热情招待了刘玉。

当刘玉说明来意后,魁梧的罗庄主一口便答应,此事包在他身上,说过几天便会派人将牛眼泪送到刘玉住处。

此刻,刘玉手中把玩的小瓷瓶,便是刚才罗庄主亲自送来的,里面装的都是牛眼泪。临走时还说,若是以后还需要,随时可以派人通知他。

最后的牛眼泪也找到了,刘玉想着开始动手配制特殊药水。刘玉打算先修炼普遍版通灵眼,以后必定会用的上。

从罗老道当日的表现来看,这通灵眼效果很是不错,能令凡人看清阴魂,更别说具有灵根的修士。刘玉修炼成功后,再碰到阴魂之类的魂体,就不会手忙脚乱的了。

外面传来谈话声,刘玉抬头望去,只见身着蓝色锦装的林红雨,竟然跟着马大娘走了进来。

马大娘是张翠兰请来照顾她的起居,一位将近六十岁满脸皱纹的老妪,也是个寡妇,平日同张翠兰走的很近。

张翠兰肚子越来越大行动不便,就花了些银子请她来照顾自己,另外也一同好照料天师大人的生活琐事。

“林小姐,快请坐。不知找在下有何事?”刘玉起身迎接道,刘玉已有一段日子没见过林红雨了,好是自从上次灵雾山庄回来后,就未见过面。

“刘大人,小女子这次前来,是恳请您帮个忙,希望您能答应。”林红雨坐下后悠悠地说道,显得楚楚可怜。

刘玉这才注意到林红雨,脸色苍白,很是憔悴,不见半点以前那种活泼开朗的样子,心中想着是不是与王伦有关。

前几天,那王伦也意气低沉,一脸苦闷的样子。那次游玩灵雾山回程的路上,刘玉便觉他们之间好似有事。

书评(349)

我要评论
  • 黄圣宗&闻,得

    刘立在外闯荡时,对黄圣宗的盛名早有耳闻,得令后欣喜若狂。

  • 又生出&一丝欣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料的缘&收成比

    前几日,金边花成熟后,宗门便派专人来摘取,宗门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刚才到黄日殿交接,因为刘玉精心照料的缘故,金边花品质非常高,且收成比往年要好。

  • ,毅然&离开家

    刘立本就是意志坚定之辈,当时三十出头的他正值壮年,毅然离开家中妻儿四处闯荡,去寻求那飘渺的机缘。

  • 接晋级&成为筑

    没有筑基丹的辅助,想要直接晋级成为筑基期,只有那些天资妖孽之辈才有可能成功。

  • 袋。小&小草。

    刘玉慢悠悠地向前走着,手中摇晃着一绿色小布袋。小路由整条青石一阶阶铺就而成,青石表面多处布有青苔,且缝隙中长有无名小草。

  • ”就值&供不应

    一瓶“金元散”就值三百多块低级灵石,在坊市中常常供不应求,价格经常会涨至更高。

  • ”对于&四周散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则继续&直到通

    前几年,宗内不会传授任何修练法诀,只会教导一些基础咒文,而且会有考核,不合格者则继续学习,直到通过考核。

  • 早早便&刘玉并

    同一时间入门的师兄弟们,因为资质优越,修为早早便达到了练气四层。但刘玉并没有因为修行缓慢,而感到灰心,心中仍感到十分庆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