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是这样啊!但是这通灵之眼在下确实非常感兴趣。而已道长讨要如此多灵石,就不知道这秘法是否可以真如道长所说的那么玄奥,能不能值这个价?”刘玉对孟青中小孙子孟土,是修真者真有些吃惊,但两百块灵石可也不是小数目,也不知道这通灵之眼秘法,是否可以真的实用性强,刘玉有刘玉对孟青中小孙子孟土,也是修真者真有些惊讶,但一百块灵石可不是小数目,也不知这通灵眼秘术,是否真的实用,刘玉有些犹豫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虽然这通灵眼在下确实十分感兴趣。只是道长索要如此多灵石,就不知这秘术是否真如道长所说的那么玄妙,能否值这个价?”

刘玉对孟青中小孙子孟土,也是修真者真有些惊讶,但一百块灵石可不是小数目,也不知这通灵眼秘术,是否真的实用,刘玉有些犹豫地说道。

“大人,您大可放心,老朽既然敢说出这个价,就有这个自信。老朽修炼的通灵眼,只是祖上从通灵眼秘术简化而来的版本,已经能看穿阴魂的本身,乃是平日驱邪的重要手段。原本的通灵眼秘术是祖上修真者修行的秘术,效果比老朽修炼的简化通灵眼高千倍。”孟青中信誓旦旦地说道,其实他还是有些心虚。

因为原本的通灵眼秘术是用特有的古文书写,他自己也看不懂,更别说此效果有多好,只是祖上传下来的想来不会太差。

“这样,老朽先把秘术借给大人观摩,大人如果觉得值,便再付灵石,如何?”孟青中见刘玉沉默不语,显然十分犹豫,一咬牙便说道。

孟青中也是没办法,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他怕刘玉有杀人越货的心。虽然这个刘天师看上善眉善眼,可是人心隔肚皮谁又知道呢!

“那好吧!拿出来让在下先看看。”刘玉没想到孟青中这么好说话了起来,一口便答应了。

只见孟青中从一旁的木制背箱中拿出了两卷卷轴,递给刘玉。一张由普通的宣纸制成,上面记载着简略版的通灵眼修炼方法。另一张通体银色,由不知名的材料制成,则记载着原版通灵眼修炼方法。

刘玉看到这张银色卷轴,双瞳扩大,心中猛的一跳。等孟青中把它铺开后,只见整张卷轴银光闪闪,上面书写的文字竟是上古法文,刘玉便确定这是一张极其珍贵的“银文秘卷”。

上古时期的一些修仙名门,记载重要的法术、功法、阵法等修真秘术。会使用一种特殊的卷轴,这种卷轴由秘银等一些材料制成,整张卷轴银光闪闪十分漂亮,书写在这种卷轴之上的文字永不褪色,能永久保存。

秘银在修真界十分的稀有,是一种很珍贵的炼器材料,价格不菲。

一般在这种银卷上记载秘术后,制作者往往会施法加密。而这种加密法术,由于卷轴中加入了秘银,法术威力得到加成,十分难于破解。

加密后的卷轴,里面内容会变得一片空白,变成一张空卷,只有通过特定的咒语才能解开。卷轴之上的文字才会重新显示出一段时间,随后又会消隐。另外还有一种方法,便是通过法力强行破解。破解人修为必定非常高深,法力异常强大,只有这样才能强行破解,不然失败会造成卷轴之上的文字永久消失。

这一类卷轴从上古时期流传到今,已经十分稀少。每一张银卷之上记载的信息都异常珍贵,现修真界把这一类银卷称做“银文秘卷”。每一张“银文秘卷”的出世,都会在修真界惊起腥风血雨,无数修真者为了抢夺大大出手,尸横遍野。

没想到一张“银文秘卷”,会如此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一张已经被破除加密法术的“银文秘卷”。刘玉心碰碰地乱跳,兴奋地涨红了脸颊,心中感叹自己的机缘来了。

刘玉拿起桌上的“银文秘卷”仔细看了一遍,这上面确实记载着一种名为“通灵眼”秘术的修炼方法。只是上面记载修炼时所用的一些药材,让刘玉炽热的心,就像被泼了冰水一样被无情的扑灭。记载上的一些药材太过珍贵,刘玉现在的身家,就不要想着修炼了。

“哎”刘玉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银文秘卷”。拿起旁边的普通卷轴,认真看了起来。这卷轴上记载的简略版通灵眼修炼方法到是十分简单,只是有些耗时间。

上面记载着一种特殊药水,由牛眼泪、牛黄、人参、菟丝子等十几种药材熬制而成。每天用适量的特殊药水滴在眼睛之上,一天三次,坚持五年左右的时间,这简略版通灵眼便炼成了,可以通过肉眼直接观察到魂体。

“道长,这是五百块低级灵石,用来买下这两张卷轴,你看如何。”刘玉看完两张卷轴后,沉思了会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箱子说道。箱子是汗居国李王爷送的,里面装有五百块低级灵石。

“天师大人,容老朽考虑一会。”孟青中轻声说道,说完闭上眼思索起来。

孟青中人情世故老道,听到刘玉的提意,便知道自家这张银卷必定是不凡之物。只可惜自己不识货,不知这银卷有何特殊之处。刘天师能出价五百块灵石,便可知此人心地并不歹毒,不然直接杀了他们爷孙不是更好。

这也说明他知道这银卷为何物,必定不会轻易罢手,自己如果不同意定会惹怒他,这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让孟青中十分苦恼,不知如何是好。

仔细考虑一会后,孟青中有了决定,睁开眼说道:“既然天师大人看得上这两张卷轴,老朽便按大人所开的价,卖予大人。只不过有一个小小条件,希望大人能答应。”

“有何要求,孟道长说就是了。”刘玉耐心的等孟青中考虑完,听孟青中这样说道,便询问有什么要求,这“银文秘卷”刘玉是志在必得。

“只是恳请大人,能帮老朽把银卷上的内容书写成一份副本。这银卷毕竟是祖传之物,留下一份副本也好继续传给后人。”孟青中真诚地说道,这样银卷给了刘玉,有一份副本在手,等孙子孟土以后修为增强,说不定用的上。就算孟土用不上,传给后人也好。

“好吧!道长可有宣纸?现在在下就给你复写一份。”刘玉满口答应道。

这孟道长提的要求合情合理,刘玉本就得了好处,没有犹豫便答应了。

五百块低级灵石买下一张“银文秘卷”,这种好事到哪去找。要知道一张被破坏的“银文秘卷”,就算上面记载的秘术消失,没有任何信息。找一个经验丰富的炼器师把它分解决,也能提炼出一些秘银,当今修真界一小锭秘银就值一百多块低级灵石。

更别说这是一张完好的“银文秘卷”,上面的秘术就算自己可能修炼不了,只要把这张“银文秘卷”上交给宗门,一定会得到丰富的奖励。但刘玉可不会轻易地上交这张“银文秘卷”,只有等自己到了万不得已,山穷水尽时才有可能交出。

“大人,你在这稍等,老朽这就去找宣纸。”孟青中连忙起身说道,说完便出了房间。

书评(117)

我要评论
  • 一笔灵&的师傅

    虽说刘玉是没时间去种植,但拿到坊市去卖了,到也是一笔灵石。刘玉此时正要去拜见他的师傅唐浩,一位筑基初期修士。

  • 高,开&生长了

    跟大多数灵药一样,金边草生长的年限越高,开出的金边花药效便越好。黄圣宗的这大片金边草生长了三百多年,十分难得,非常珍稀。

  • 一般,&石,丹

    修行速度实属一般,这还多亏了他爷爷刘立,不时给他带来灵石,丹药,供其修炼。

  • 人,风&适中,

    云州位于东元大陆一角,临近天南海域,气候宜人,风光秀丽。气温适中,时有小雨,乃避暑过冬的好地方。

  • ,但只&。

    虽然有所差别,但只不过是大同小异,都是为了更好地培养新弟子,打好修行基础。

  • 四处闯&机缘。

    刘立本就是意志坚定之辈,当时三十出头的他正值壮年,毅然离开家中妻儿四处闯荡,去寻求那飘渺的机缘。

  • 取贡献&度来看

    要知道换取一颗筑基丹,在黄日殿要花费五千贡献点,按现在这样获取贡献点的速度来看,要等上五十年才能换取一粒筑基丹。

  • 只不过&任务得

    只不过这次任务耗时长了些,但前两年完成宗门任务得到的贡献点,加到一起也才九十多点。那时接到的宗门任务都是短时期的,奖励非常低。

  • 过艾元&沐流泪

    此前,刘玉从来没看过艾元沐流泪,平日的他十分爽朗,无论什么事都不会太计较。

  • &陋的茅

    平日刘玉就住在这简陋的茅草房中,照料花田,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近一整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