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出了刘家老院,在外干等着急的王伦,立马围了上去,打探里面的情况,周围围观群众的百姓是一阵骚乱。刘玉受不了这七嘴八舌的场面,简单的地说明阴魂了被灭除,便回巡捕房短暂休息去了。留下的孟青中一人,众人便都向他再次询问灭除阴魂的过程。孟青中见惯了这种场面,留下孟青中一人,众人便都向他询问灭除阴魂的过程。孟青中见惯了这种场面,也不慌张。心中想着扬名的时候到了,暗暗窃喜,眼角的皱纹都张开了。。...

两人出了刘家老院,在外干等心急的王伦,立刻围了上来,打听里面的情况,四周围观的百姓也是一阵骚动。刘玉受不了这七嘴八舌的场面,简单地说明阴魂已经被灭除,便回巡捕房休息去了。

留下孟青中一人,众人便都向他询问灭除阴魂的过程。孟青中见惯了这种场面,也不慌张。心中想着扬名的时候到了,暗暗窃喜,眼角的皱纹都张开了。

孟青中摸着自己灰白的长胡子,摆出一副得道高人的姿态。大声地用说书人的语气,把里面的打斗过程说的是天花乱坠。

孟青中说刘家老宅内的鬼物阴法强大,十分凶残。可是他和刘天师都修道多年,一身浩然正气护体丝毫不惧。

刘天师招出灭魔仙剑与那鬼物相斗,他则招出祖传法器再一旁协助,经过几十回合的打斗,鬼物身受重伤,竟想逃走。

这时他念出祖传困魔仙咒拖住鬼物,刘天师抓住时机发出一招万剑归宗,万剑齐发,这才将鬼物斩杀。

孟青中说完后,四周的百姓纷纷鼓掌叫好,都说这刘天师和孟道长真乃世外高人,法力当真高强,这么凶残的鬼物都能灭杀。

孟青中看四周反响不错,心中十分满意,板着个脸,眼睛炯炯,维持着自己得道高人的姿态。

驱邪道人这一行,名气很重要,名气大了自会有人上门请你前去做法,不用在外四处奔波。所以孟青中才会信口雌黄地大吹特吹,他知道自己这样说,刘天师也不会在意。

“孟道长,您老好!本人刘子厚,乃是此院的主人。想请教一下道长,院内鬼物已除,如今能否住人。”一位体态富足的员外模样的中年人,走到孟青中旁边恭敬地问道。

“刘员外,院内鬼物已除,只是风水并未改变,还是不便住人。但只要改变风水格局,还是能重新成为一处富宅。”孟青中高深莫测地说道,心中念道生意上门了。

“还请孟道长指教,如何改变风水。”刘子厚担忧地问道,这老宅风水不好,几十年荒废至今,也卖不出去,让他很是头痛。

“刘员外莫急,贫道确有改变风水之法,只是现在贫道的小徒弟闹着要去找些吃食,下次再聊。”孟青中为难地说道,用手摸了摸一旁小道士孟土的头。

“道长,本人在府中已备好酒菜,请道长光临。”刘子厚连忙说道。

“刘员外,这不太好吧!”孟青中迟疑地说道。

“道长,为在下刘家老宅除去鬼物,本人感激不尽。区区一顿便饭,还请道长赏脸。”刘子厚一脸真诚地说道,其实他是想请教改变老宅风水之法。

孟青中带着小道士孟土去了刘家,与刘子厚相谈甚欢。酒足饭饱后,自然谈到老宅风水格局之事。刘子厚拿出五百两银子做为感谢礼后,孟青中一口答应,帮刘家老宅改变风水格局。

孟青中心中想着,到时带人把院内的槐树砍了,屋内的家具烧了,自己再装模作样的在院子内作一场法事,这事就算搞定了。

孟青中身上路费已经不多,一直为银子发愁,再没有银子入账,爷孙俩就要饿肚子了。这笔银子总算解了燃眉之急,孟青中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刘玉回到巡捕房,静心想了想这次的灭杀阴魂的过程,这阴魂对自己并没有太大威胁,只不过如今他灵识尚弱,不能准确快速的捕捉到移动的阴魂,这才会手足无措。

同时对孟道人所说的“通灵眼”有些好奇,他一个凡人怎么能用肉眼,看清无形的阴魂,自己也只能通过灵识去感觉,还非常模糊。刘玉仔细斟酌了一番,决定晚上去找孟道人聊聊。

“刘天师,快请进。”孟青中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后发现竟是刘玉,连忙说道。

“孟道长,打扰了。”刘玉走进房间亲切地说道。

“天师大人,你好。”孟道长的小孙子孟土乖巧地说道。

“不知大人亲自前来有何要事?”孟青中为刘玉倒了杯茶问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要事,只不过对道长所说的通灵眼有些好奇,还请道长赐教?”刘玉不好意思地回道。

“大人,这有些难处,通灵眼是老朽祖上传下的秘术,修炼后能看清虚无的魂体,也是本人驱邪的重要依仗。祖训规定不让外传,还请天师大人见谅。”孟青中一脸歉意的说道。说完后孟青中心中有些忐忑,也不知会不会激怒刘玉。

这通灵眼真是孟青中祖上传下来的秘术,平时很少透露给外人,孟青中刻意隐藏的手段,不想让人知道。

中午在刘家老宅灭魂,情况太过紧急这才告之刘玉,这不就被刘玉找上门来。俗语说:财不露白,便是这个道理。

“道长,通灵眼是您祖上所传秘术。只是在下确实十分想借鉴一番,让你这么为难,很是过意不去。要不道长开些条件,本人也不会白看的。”刘玉听孟青中这样说,想了想便说道。

孟青中听到刘玉这样说,站起身在屋内来回走动。心中反复斟酌,刘天师这是想和自己做一笔交易,由此可看出,刘玉对自己祖传的秘术确定十分看重。

自己如果再拒绝,怕是会惹上麻烦。其实这通灵眼秘术借于刘玉一看,能换回一些急需的东西到也不错。这样做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还能给到一些好处,看了看坐在一旁沉默不说语乖巧的小孙子,孟青中心中有了主意。

“刘天师,通灵眼乃老朽祖传秘术,十分珍贵。既然天师大人如此看得上,老朽只好成人之美,借给大人观看几日。只是希望大人能拿出一百块灵石,当做观看费用。”孟青中眉头一皱,老脸纠结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

“道长要灵石何用?”刘玉眯着双眼问道,并没有马上答应。

“大人,可能有所不知。老朽小孙子孟土身怀灵根,正修行家传功法,只不过资质有些差,现在才刚入门,难有进展。索要这些灵石便是用来买些丹药,帮他促进修行。”孟青中摸了摸孟土的头,无奈地说道。

书评(424)

我要评论
  • &供不应

    一瓶“金元散”就值三百多块低级灵石,在坊市中常常供不应求,价格经常会涨至更高。

  • &云州赫

    刘玉是黄圣宗一名普通弟子,黄圣宗则是云州赫赫有名的修真名门。宗内高手如云,更有金丹期真人坐镇,实力雄厚,建宗已有八千余年。

  • 后,宗&门便派

    前几日,金边花成熟后,宗门便派专人来摘取,宗门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刚才到黄日殿交接,因为刘玉精心照料的缘故,金边花品质非常高,且收成比往年要好。

  • 不像宗&甚至更

    不像宗内其它同门弟子,他们大多数为双灵根,甚至更优秀的单灵根。

  • “道体&对的精

    但天灵根并不是最让人羡慕的,资质最好的要属那些极少数的“道体”,每个身怀“道体”的宗门弟子,都是宗门绝对的精锐。

  • 同一时&的师兄

    同一时间入门的师兄弟们,因为资质优越,修为早早便达到了练气四层。但刘玉并没有因为修行缓慢,而感到灰心,心中仍感到十分庆幸。

  • &算完成

    刘玉分到的宗门任务,就是照料这大片金边草一年,直至金边草开花。等宗内派专人来收获成熟的金边花后,任务便算完成。

  • 就另当&不可能

    当然要是福星高照能找到上古天地奇珍如:千年九曲玄参,那就另当别论。但这更是水中捞月,不可能之事。

  • &为没有

    因为俩人情况相同,且都受到其他弟子的歧视,便成了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因为修为没有达到练气四层,被强制逐出宗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