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道长您老来了,请坐,这是王大人,这位是刘天师。”吕浩站起身把老道人再引入座,急忙详细介绍道。“没见过三位大人,贫道孟青中。这是老朽的小孙子,孟土。”老道人坐定后客套地地说。“叩见,三位大人。”小道士孟土然后他爷爷的话地说,很是很乖巧。“孟道长,你能“见过两位大人,贫道孟青中。这是老朽的小孙子,孟土。”老道人坐下后客气地说道。。...

“孟道长您老来了,请坐,这是王大人,这位是刘天师。”吕浩起身把老道人引入座,连忙介绍道。

“见过两位大人,贫道孟青中。这是老朽的小孙子,孟土。”老道人坐下后客气地说道。

“拜见,两位大人。”小道士孟土接着他爷爷的话说道,很是乖巧。

“孟道长,你能说说那阴魂的情况吗?”刘玉一直盯着这位年老的道人,通过灵识未能从此道人身上,感知到半点灵息,这道人应不是修真者,等他们坐下后便问道。

“天师大人,这阴魂躲在刘家老宅内,有数十年道行,是人死后生魂离体所化,神智清醒。”

“那刘家老宅风水格局属聚阴之局,院内阴气极重。老朽上次前去灭魂,那阴魂阴气太重,不幸被他打伤。这些天老朽前去探查发现,此阴魂并未离去,这刘家老宅想来就是它的老巢。”孟青中恭敬地对着刘玉说道,

孟青中不是修真者,但走南闯北到是见过不少修真者,本身对修真者怀着敬畏之心。

“孟道长,冒昧地问一句,何为驱邪道人?”

刘玉觉得这老道人有些奇怪,明明只是人凡人。不仅对阴魂十分熟知,而且敢去招惹这阴邪之物,他就不怕羊入虎口?

“天师大人,老朽祖上也是修仙之人,传下来一些道法。老朽四处流浪主要是救治一些被阴气所伤的百姓,以此来维持生计。碰到一些道行低的邪物,便顺手为民除害。”

“老朽祖辈也都是如此,世代口口相传自然对一些邪物比常人熟知。民间像老朽这样流浪的道人也不少,百姓便用驱邪道人来称呼,驱邪道人只不过是个虚名,当不得真,让大人见笑了。”孟青中谦虚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既然阴魂还藏在那刘家老宅,在下这就动身前去将它剿灭。”刘玉听到孟道长如此说,便有些明白,这驱邪道人原来是这么回事,随后提意道。

“大人,那阴魂神智清醒十分狡猾,老朽觉得现在就去有些不妥。一来大人远道而来,应已疲惫。”

“二来老朽上次受伤,体内阴气还未全部清除。要是能等上几日,老朽痊愈后,也好肋大人一臂之力。”

“再说那阴魂一时也不会逃走,等上几天也无大碍。当然这只是老朽的一点拙见,一切还请大人自行定夺。”孟青中小心的提意道,他怕贸然前去准备不足,打草惊蛇被那阴魂跑了。

“道长,所言有理,今日便休息一天。正好帮道长驱除体内阴气,明日道长也好助在下一臂之力。”

刘玉想了想,自己是第一次驱除鬼物,经验不足。还是多做些准备为好,这位孟道长到是经验十足,带上他定会轻松不少,便开口回道。

决定明日行事以后,大堂众人又闲聊了一会,刘玉和王伦便到厢房去休息了。

傍晚,刘玉把孟青中请到房中,施法帮他驱除体内残余的阴气。孟青中痊愈后自是感激不尽,说回客栈做些准备,明日便和刘玉一起前去驱除鬼物。

刘玉自然也要做些准备,拿出青竹笔画了二十几张消阴符、阻阴符,想来明日可能会用的上。

第二天中午,王伦带着二十多名捕快把刘家老宅围了起来,不许百姓靠近。刘玉和孟道长两人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刘玉拿出消阴符和阻阴符,给自己和孟道人每人贴上数张,用来防备阴气入体。

孟道长着装十分古怪,身披黄色八卦袍,左手拿着一柄桃木剑,右手拿着青色罗盘。据孟道人说这八卦袍、桃木剑、罗盘都是祖上传下来的驱邪法器。

刘玉看这三件所谓的法器,确有灵力波动,但威力极弱,并不是法器,想必都是凡器。

这孟老道手上竟有三件凡器,说祖上历代驱邪,看来还真不是再吹。就凭这三件凡器,一些弱小的邪物怕真不是他的对手。

刘家老宅已经荒废了几十年,院内杂草丛生,还长着几株枝繁叶茂的高大树木。刘家是清傈镇出了名的大地主,家中殷实。

几十年前,住在老宅的刘家,数年间因阴气侵体死了不少人。请来道士说宅内阴气太重,风水不好,怕是已不好住人,刘家便搬出了老宅。

搬出老宅后,刘家一家子人往后还真变得安然无事,再也没有人被阴气所伤。这刘家老宅也就成了凶宅,一直荒废至今,无人居住。

宅内一间宽大的卧室里,摆着一张木制红色架子床。突然粉色床帘无风向两边分开,就像有什么东西进出一样。

许安藏在床上吸收阴气修行,他灵识突然发现有两个人进了院内。其中一人不就是把自己打伤的老道士,还一个也身穿道袍,想来是老道士叫来的帮手。

前些天,这可恶的老道士来到老宅找到他,趁他没有防备,突然用手中桃木剑刺伤了他。许安成了阴魂后,从来遇到这种情况,心中十分慌张,接连被刺中几剑。

许安魂体受损,阴气外泄,本能的暴起伤人,把魂体体内的阴气聚成气劲向老道人喷去。这老道人受了自己几道气劲,面色铁青转身逃了出去。

许安这些天便在院内吸收阴气疗伤,这才痊愈,没想到这可恶的老道人又来了,这次可不能让他再逃走。

这些天,许安练习了新领悟的攻击手法,能把阴气凝聚成剑气状,再发出后威力倍增,许安把这种攻击手段,称之为“阴气斩”。

“阴气斩”令他信心倍增,决定杀了进入院内的这两位道人,这两人想来对他也必定不怀好意。

许安,生前是清傈镇本地人,许家的院子与刘家老宅隔不了多远,许家在镇上开药铺,也十分富裕。死前不过才束发之年,是一位埋头苦读的读书人,身体单薄,一向体弱多病。

许安便是因体弱,被阴气侵体后病死。又因机缘巧合,生魂出窍受阴气滋养变成阴魂。许安变成阴魂后,神智模糊,受刘家老宅浓郁的阴气所吸引,入住进了刘家老宅。

书评(210)

我要评论
  • 外闯荡&时,对

    刘立在外闯荡时,对黄圣宗的盛名早有耳闻,得令后欣喜若狂。

  • 传承八&它严谨

    黄圣宗传承八千余年长盛不衰,从它严谨,正统,负责的传教体系,便可初窥一二。宗内练气四层以下的弟子,全部都居住在半山脚的初元殿中,生活各方面都有专人照料,可安心学习与修行。

  • ,年轻&立的死

    刘玉他爹那一辈共有三兄弟,年轻的三人,不久后便接到了刘立的死命令,那就是努力造人。

  • 它是炼&有金系

    金边花珍贵之处在于它是炼制二品灵药“金元散“的主要原料,“金元散”是练气中期的修炼良药,尤其是拥有金系灵根的修士,服用后效果非常显著。

  • 效果只&的木灵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年龄&,成为

    告知刘立,如若他的后人携带此令,抵达黄圣山,年龄在十岁之内,并具有修仙资质,就能拜入黄圣宗,成为黄圣宗弟子。

  • 为了筑&脱落一

    识的是数十种上古文字,读的是各类隐晦难懂的古经,一天一次的泡药浴是为了筑体,但滋味可不好,每次泡完药浴,全身通红,就好似全身皮肤都要脱落一样。

  • 香风拂&色汪洋

    香风拂过,百亩花田里由近至远荡起了层层花浪,犹如一片金色汪洋。

  • 这段日&一丝欣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