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翠兰随后站起身,在刘玉面前带着哭腔,把之后沈原强暴她,并造成她怀孕了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刘玉听完惊得目瞪口呆,脑子一下转不回来,这沈师兄对张大娘用强?现在的张大娘还怀上了他的孩子,除了这等荒唐的的事,这沈原真也不是个东西,刘玉心中不由得大骂。“民刘玉听完惊得目瞪口呆,脑子一下转不过来,这沈师兄对张大娘用强?现在张大娘还怀上了他的孩子,还有这等荒唐的事,这沈原真不是个东西,刘玉心中不由怒骂。。...

张翠兰随即起身,在刘玉面前带着哭腔,把之前沈原强奸她,并导致她怀孕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刘玉听完惊得目瞪口呆,脑子一下转不过来,这沈师兄对张大娘用强?现在张大娘还怀上了他的孩子,还有这等荒唐的事,这沈原真不是个东西,刘玉心中不由怒骂。

“民妇想在此养胎,把孩子生下来,请大人允许民妇继续在此居住。”张翠兰道出了恳求刘玉帮忙之事,原来张翠兰打算躲在小院把孩子生下来,请求刘玉允许她在小院继续居住。

“张大娘,你真的要生下来?要不要贫道派人告诉沈师兄一声?”刘玉想了会问道。

“大人,您千万不要告诉那人,民妇只想一个人把孩子养大,永远不会告诉孩子他父亲是谁。”张翠兰激动地又跪下,连忙说道。

张翠兰从来没想过,要通知沈原自己怀孕之事。她心里清楚,沈原不会接受自己,告诉他只会自取其辱。

“那好吧!贫道答应你,还有什么要帮忙的事,张大娘你尽管开口。”刘玉再次扶起张翠兰说道,刘玉也知道告诉沈原没用,这种小人怎会承担责任。

“没有其它事了,只是以后几个月,就不能服侍大人您了。”张翠兰擦着眼泪感激地说道。

“无妨,只是你怀孕后也需要人照料,这些银子你拿着去请一个老妈子。”刘玉拿出一百两银票递给张翠兰说道。

“大人,谢谢您。真的不用了,民妇这还有些银子,人选也已经想好了,到时会请人来照料。民妇这就出去,不打扰您修行。”张翠兰并没有接过银子,说完这些话便走出了房间。

刘天师能允许她在小院生育,她心中已很是感激。也因为天师大人平时待人随和,她才会把实情告之,并请天师大人帮忙。

张翠兰出了房间后,感到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感到轻松不少。甚至心中有些高兴,有种莫名的期待,期待以后的生活。

她厌烦了孤苦一人的日子,想到以后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她又要当母亲了,心中顿感一阵温馨。

她很期待孩子的到来,她将过上全新的生活,不在只有孤寂,痛苦,生活会变的温暖,快乐,她期待这种日子的早日到来。

“天师大人,王捕头有要事找您。”小院来了一名年轻捕快,见到刘玉恭敬地说道。

“哦!什么事?”刘玉感到奇怪便问道,这王伦因为林红雨对自己有些隔阂,俩人也没什么来往,他找自己有什么事。

“小人也不知。”这位长的有些清瘦的捕快低着头回道。

刘玉跟着这位捕快赶到县衙巡捕房,只见王伦身着黑色捕快服带着几名捕快,站在门口等候,旁边还有两匹俊马。

“刘天师,这么急请你来,还请见谅。”王伦见刘玉赶来,便上前抱拳说道。

“无妨,王捕头,发生了什么事?”刘玉轻皱眉头问道。

“请先上马,刘天师,路上在下与你细说。”王伦示意旁边的捕快把马牵过来,说完便翻身上了马。

刘玉看到王伦上了马,不再多言也跨上了旁边的一匹枣色良马。王伦带头挥动马鞭冲了出去,看上去很赶时间,刘玉也驱马跟了上去。

两人骑着快马很快就出了田平县城,在路上王伦讲明请刘玉来的缘由,原来在田平县管辖的清傈镇派人来报,镇上发生鬼物伤人之事。

已有数名百姓受伤,请求县衙派出援手,王伦这才急忙把刘玉请来。从田平县城到清傈镇骑快马也要花两天的时间,所以王伦才会显得这么匆忙。

刘玉心中一惊,忙询问鬼物的情况。从清傈镇传来的模糊消息来看,刘玉推断应该是阴魂之类的东西。

“王大人,你亲自来了,快里面请。”一个剽悍的中年捕快,带着一群捕快迎上来大声喊道。

王伦和刘玉经过一天一夜,不休不眠艰苦的赶路,终于在第三天上午巳时,到达了清傈镇。

中年捕快是清傈镇捕头吕浩,他正要带人前去巡街。远远看到有两匹快马向巡捕房奔来,仔细一看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总捕头王伦,便连忙迎了上去。

“吕大哥,别来无恙,这位是刘天师,特意前来处理鬼物。”王伦下了马笑着说道。吕浩是清傈镇捕头,清傈镇在他的管理下,一直治安良好,王伦十分满意。

“见过刘天师,两位大人远道而来,先进屋休息。”吕浩听到旁边这位身着蓝色道袍的年轻人,竟是天师大人恭敬地说道,并让人把马牵走。

两人被请进巡捕房,在大堂王伦被一群捕快围着,相谈甚欢。刘玉坐在一旁面色冷漠,又是修仙之人,捕快们都不敢太过接近。

“吕大哥,把鬼物情况仔细给刘天师说说,现在状况如何?”王伦谈笑了一会,但收起笑脸正色问道。

“两位大人,其实这鬼物的情况卑职也知之甚少。只是这一年来,镇上有数人无故死去,还有很多百姓被阴气所伤,卑职只是怀疑有鬼物作祟。”

“前些天镇上又有一位中年汉子无故病逝,刚好镇上来了一位驱邪道人。卑职便请这位驱邪道人前去查看,那老道长查看后说,死者是因为被阴魂吸尽精气而死,镇上藏匿着阴魂。”

吕浩一口气说出缘由,又接着说道:“那位老道长经过几天的排查,找到了阴魂藏匿之地,就在镇西的刘家老宅。”

“那天响午,老道长便进入了那刘家老宅准备驱除鬼物。可是没想到老道长进去不久,便很快受伤从老宅逃了出来,据老道长说那阴魂已有数十年的道行,他不是对手,卑职这才派人去县里请求援助。”

“哦,有位驱邪道人?”刘玉听完缘由,好奇地问道。

“天师大人,这位驱邪道人是位老道长,还带着个小徒弟。卑职把他们安排在客栈休息,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们过来了。”吕浩连忙回道。

吕浩让人送来一桌饭菜到大堂,请王伦和刘玉先用餐。两人忙着赶路,一天也没怎么吃,确实有些饿了,便不客气地趁热吃起来。

等两人吃的差不多,只见一位头发灰白满脸皱纹,身着破旧道袍的老道人,带着一个半人高的小道士走了进来。

书评(211)

我要评论
  • 志坚定&值壮年

    刘立本就是意志坚定之辈,当时三十出头的他正值壮年,毅然离开家中妻儿四处闯荡,去寻求那飘渺的机缘。

  • 上有仙&大派,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 单,但&成此任

    虽说“木气养元术”施法简单,但时间一长就非常耗精力,也同时耽误了自身的修炼时间。只不过这是宗门委派的任务,刘玉不得不用心对待,只希望早日完成此任务。

  • 练气期&大圆满

    最吸引刘玉的莫过于“筑基丹”,练气期修真者达到练气十层大圆满后,在向上晋升就是筑基期修士了。想要晋级到筑基期,就少不了筑基丹。

  • 便越快&就越好

    修仙者灵根越单一,经脉资质越纯净,修炼速度便越快,效果就越好,这是修真界众所周知的。

  • 玉出生&具有修

    直到刘玉出生,令年老的刘立狂喜若疯,宛如重获新生。刘玉具有修仙资质,说白了就是身怀灵根,有了灵根就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

  • 优秀的&。

    不像宗内其它同门弟子,他们大多数为双灵根,甚至更优秀的单灵根。

  • 云州无&,只有

    云州无数修真者想尽方法,也要拜入黄圣宗。但黄圣宗收徒极为苛刻,只有少数天资优越者才会被收入宗门修行,成为黄圣宗门弟子。

  • 者来说&不过吸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因为俩&气四层

    因为俩人情况相同,且都受到其他弟子的歧视,便成了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因为修为没有达到练气四层,被强制逐出宗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