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人,只要你能严格遵守巡捕房的规矩,做好一名捕快的本分,下官无疑问。”王伦想了会,拱手地说。王伦派人来送走小红后,心中就始终七上八下的,他和林潇潇的事情已被林县令获知,也不知道这林县令会做何反应。的话平时,巡捕房无原无缘无故要直接加入一名小捕头,王伦当然王伦派人送走小红后,心中就一直七上八下的,他和林红雨的事情已被林县令知晓,也不知这林县令会做何反应。。...

“林大人,只要能遵守巡捕房的规矩,做好一名捕快的本分,卑职无疑问。”王伦想了会,抱拳说道。

王伦派人送走小红后,心中就一直七上八下的,他和林红雨的事情已被林县令知晓,也不知这林县令会做何反应。

如果平日,巡捕房无原无故要加入一名小捕头,王伦肯定不会答应,不用想也知道定是林县令收了他人的银子。

可是这个节骨眼上,他不想和林子河闹的不愉快,靠后门进来的小捕头,他自己平日只要严加管教,也不会出什么事。

“那就好,这事就这么定了。”林子河暗中松了一口说道,他还真怕这王伦犯浑,让他下不来台。

“王捕头,你有妻室没?”林子河小眼睛一转问道。

“禀大人,卑职尚未娶妻。”王伦心中一跳,如实回道。

“哦,王捕头,你这么年青有为,一表人才,怎么会还未成家,是不是太挑剔了。年轻人不要心高气傲,想些不切实际的事。本官以后帮你留意一下,县里的大家闺秀哪家未嫁,给你做个媒,男人早些成家为好。”林子河语气怪异地说道,他委婉的在告诫王伦不要痴心妄想。

“谢大人!”王伦听出了林子河的暗喻,无奈地回道。

“如果大人没有其他事,卑职就告退了。”王伦握着长刀,起身心情低落地说道。

“去吧!”林子河靠在大师椅上,闭上了眼睛说道。

王伦出了书房,林子河睁开眼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暗骂道:“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什么东西。”

“王捕头,这边来。”王伦走出了书房不久,便被林夫人叫住了。

“夫人,有什么事。”王伦走凉亭,向正坐着磕瓜子的林夫人问道。

“也没什么事,听说王捕快最近和我家红雨走的很近?”林夫人盯着王伦冷笑道。听完林夫人的问话,王伦愣在当场,不知如何回答,心中乱成的一团。

“晚辈,晚辈与红雨是两情相悦,还请夫人成全。”王伦结巴地回道,王伦决定放下了理智和尊严,把事情挑明。他知道自己不争取的话,他和红雨是一点可能都没有。

“哼!两情相悦,本夫人看是你欺负我们红雨年轻不懂事,花言巧语蒙骗她的感情。”林夫人肥胖的手指着王伦,气愤地说道。

“夫人,在下没有欺骗红雨。晚辈与红雨感情是真的,在下对天发誓一定会对她好的。”王伦极力争辩道。

“对红雨好,就凭你城里那间破院子,卧病不起要人照顾的老娘?”林夫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林夫人又接着说道:“王捕头,你是不是认为田平县总捕头这一官职很大啊!告诉你区区八品官职就想要娶我们家红雨,你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口气还真不小,臭不要脸。”

王伦低着头,用力抓住手中落叶刀,极力压制着怒火。他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地当面辱骂,自尊受到极大的践踏。可是他无可奈何,对方是林红雨的母亲,只能忍气吞声。

“王伦,我告诉你……”林夫人还想说些难听的话,可瞧见王伦手中的长刀,便放弃了。她怕这王伦受不了自己的辱骂,暴起伤人,那可就不好了,心里有些忌惮。

“王伦,你以后不要缠着我家红雨,我也不会再让她和你见面,你好自为之,就死了这条心吧!”林夫人说完,便快步离开。

林夫人也知道自己话说重了点,可是不这样,怎能让王伦知难而退。这都是她和林子河事先商量好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为的就是让王伦彻底死心,断了他的心思。

林子河夫妇知道去劝说林红雨是一点用都没有,她根本听不进去,俩人拿她也没有办法,只能来为难王伦。

林红雨这些天被关在闺房,出不去县衙,心中十分担心。

也不知爹娘会如何为难王大哥,爹娘的脾气她可是知道,只能希望王大哥能谅解他们,一有机会林红雨便想溜出县衙,前去找王伦,可是她一直被看的死死的。

林夫人整天看着她,下人也帮着盯睄。小红出事后,丫环们都不敢和她走的太近,她也就出不去县衙。

她是真心喜欢王大哥,和王大哥在一起感到特别的舒心,快乐。可是爹娘极力反对,她也不知如何是好。

张翠兰不安地来回走动,心中迟疑不决十分矛盾。这个月来她每天都寝食难安,最近发现自己的肚子开始在慢慢变大,这让她如何是好。

经过几天的反复考虑,她决定把实情告诉刘天师,希望天师大人,看在自己可怜的份上,能帮帮她。

张翠兰得知自己怀孕,开始时十分恐慌,后来便接受了这个现实。

她是个寡妇,已经四十多岁,以后也不会再嫁人了。现在怀上了一个孩子也好,张翠兰想着把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自己也好养老,老年不会太过孤苦。

想清楚后,张翠兰便考虑如何生下这个孩子。

张翠兰首先想到的法子,是离开田平县,到一个无人认识她的地方生下孩子,并抚养长大。凭着她多年省吃俭用存在的银子,她相信自己能把孩子抚养长大。

沈原前后给了她六百两银子,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动分毫,把这些银子都留给孩子。可是仔细想了想,又觉得这个方法有些不妥。

她生过孩子,知道十月怀胎,行动不便要人照顾,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人生地不熟,她如何能顺利,平安地生下孩子?

所以经过慎重考虑,张翠兰决定便在田平县生下孩子,等孩子出生后,再离开田平县,去往它乡。

“大人,民妇能进来吗?”张翠兰敲响了刘玉的房门,忐忑地向里问道。

“进来吧!张大娘有什么事。”刘玉正好没有修炼,正在闭目养神,听到声音便回道。

“大人,求求你帮帮民妇。”张翠兰进了房门,走到刘玉面前突然跪下,哭泣地说道。

“张大娘,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快起来说。”刘玉连忙扶起她,疑惑地说道。

“大人,你不答应,民妇就不起来。”张翠兰跪在地上,不肯起身,眼泪直落地说道。

“什么事,贫道答应你就是了。”刘玉心软一口答应,在刘玉看来,张大娘能有什么大事。

书评(292)

我要评论
  • ,年龄&修仙资

    告知刘立,如若他的后人携带此令,抵达黄圣山,年龄在十岁之内,并具有修仙资质,就能拜入黄圣宗,成为黄圣宗弟子。

  • 它是炼&修士,

    金边花珍贵之处在于它是炼制二品灵药“金元散“的主要原料,“金元散”是练气中期的修炼良药,尤其是拥有金系灵根的修士,服用后效果非常显著。

  • 这大片&珍稀。

    跟大多数灵药一样,金边草生长的年限越高,开出的金边花药效便越好。黄圣宗的这大片金边草生长了三百多年,十分难得,非常珍稀。

  • 点下竟&为极低

    偶然之下得到一本修真秘笈,在没高人指点下竟然修炼成功。虽然修为极低,但是至此踏上了修仙道途。

  • 中淡淡&慰。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万中存

    灵根乃天生,万中存一,近万人中才有一人具有,十分稀少。

  • 到难。&越深奥

    开始修练法诀后,也是从易到难。读的古经则越来越多,内容也越来越深奥。

  • 经一处&重伤,

    机缘就是这么奇妙,回到家中帮着走镖的刘立,有一次深夜押镖,途经一处荒山老林时,竟救下了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黄圣宗筑基修士“张无心”。

  • 古时期&偶有传

    没有灵根想要后天形成那是妄想,当今世上已无方法。唯有上古时期偶有传言,有人逆天改命,但多不可信。

  • 了一块&黄门令

    不仅赠与了刘立大量灵石和丹药,还留下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黄门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