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李晨气身具金锐道体,在威胁性命危机下,体内的金锐元气系统自动后触发,有意间已发出了金锐剑气,这才导致了那般景象。后,带着李晨气两兄弟离开了的仙人,实际上是大荒剑宗的一名筑基期修士唐承,唐承后来正好御剑飞行路过此地平沙城,灵识敏锐的直觉察觉到到这股突然突然爆发的玄之后,带着李晨气两兄弟离开的仙人,其实是大荒剑宗的一名筑基期修士唐承,唐承当时正好御剑飞行路过平沙城,灵识敏锐察觉到这股突然爆发的玄妙剑气,便立即赶了过来。。...

原来李晨气身怀金锐道体,在威胁性命危机下,体内的金锐元气自动触发,无意间发出了金锐剑气,这才造成了那般景象。

之后,带着李晨气两兄弟离开的仙人,其实是大荒剑宗的一名筑基期修士唐承,唐承当时正好御剑飞行路过平沙城,灵识敏锐察觉到这股突然爆发的玄妙剑气,便立即赶了过来。

唐承并不知道,李晨气发出的那道气刃是金锐剑气,但唐承意识到方才那道剑气一定不简单。

一名普普通通的世俗小孩,在没有修炼任何功法的情况下,能发出一道威力如此惊人的剑气,这本身就不寻常。

唐承救治了重伤的李晨良,又施展测灵术发现李晨气乃金系天灵根,便决定带李晨气回大荒剑宗。

当仙人告之李晨良,要带他弟弟回宗门修仙时,他好不犹豫一口便答应了,同时为弟弟李晨气感到高兴,没想到晨气竟能撞上这等好福气。

虽然李晨气有些不舍得哥哥,不想分开,但年少老成的他,知道这是一份机遇,一个出人头地的天大好机会,等他学道有成,定能回报哥哥。

李晨气被带到大荒剑宗成了门下弟子,算得上是苦尽甘来。

但他的好运远远不止于此,大荒剑宗宗主“宇文成天”根据唐承的描述,仔细检查李晨气的身体,查看那道不寻常的剑气由何而来。

他惊喜地发现李晨气竟是金锐道体,体内蕴有一道金锐元气,不禁大呼宗门大兴有望。

大荒剑宗对李晨气十分重视,决定由断剑堂堂主铁无情,收其为亲传弟子,全心教导李晨气修行。

李晨气在大荒剑宗的日子过的十分舒坦,无论是生活还修行上都有求必应。

他自己也很是用心,早年受过无尽苦难,让他早就有了成熟的心志。随着对修真界的熟知,对自己天资的了解,李晨气慢慢明晓自身的优势,天生便带有一份仙缘。

心志刚毅的李晨气,一心修行来弥补自己在修道启蒙年龄上过大的不足,他的修为也是进步飞快。

修炼空闲之时,他也会想念他哥李晨良,李晨气托人不时给李晨良送去大量银两,后来还送去了武学功法,和一些健体丹药。

虽然李晨良年龄已大,学武十分困难,可是服食了大量的灵丹妙药,武艺被强行提高,达到了世俗武学一流高手的境界。

后来有一次李晨气下山探亲,苦苦哀求同行保护他的大师兄何力,让他帮忙提升李晨良的学武境界。

师兄何力修为已达筑基期,法力强大,平日也十分疼爱小师弟李晨气,在李晨气再三恳求下,便通过法力强行将李晨良的武艺,提升到了先天境界。

李晨气托人送给李晨良大量银两,又送去武学功法和丹药,还拖人教其习武。为了就是让李晨良在世俗中不被欺负,不再受苦。

可不曾想李晨良整日混迹风月场所,沉迷于女色之中,也不好好娶妻生子,安家立业。

这可急坏了李晨气,经常通过书信劝导李晨良,可是李晨良根本听不进去。更让李晨气气愤的是他哥,仗着武艺高强竟然行起了采花的勾当,成了一名令人不齿的采花贼。

李晨气借着探亲的机会出了大荒剑宗,当面严厉劝阻李晨良,让他收手不要自寻苦果,惹祸上身。

听完过后,李晨良只不过安分了几天,又死性不改四处下淫手。李晨气无可奈何,只能暗中派人相助,心中极为担忧。

李晨气无奈下,只能打点关系,试图让李晨良入大荒剑宗成为一员杂物管事,这样把他留在身边,以限制其四处惹事。

可是李晨良过惯了自由自在,无法无天的生活。让他安分守已,到一个没有女色,死气沉沉的大荒裂谷当一名下人,他说什么也不同意。

李晨良极力反对,李晨气也没办法,只能派人时刻关注他哥的动向。

当听到李晨良色胆包天竟动了汗居国的安康郡主,李晨气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马让人给他哥送去各种法符,捎信让他赶紧逃跑,去它国躲避。

心中祈祷着李晨良能渡过这一劫,等过了这个风头,说什么也要把他抓到大荒剑宗,绑在自己身边。

可是就一个月前,他派去打听消息的人,传回了噩耗,李晨良在高仓国遇难,被一个名叫刘玉的修真者斩杀,惨死在在大街上。听到噩耗后,李晨气悲痛万分只感到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世上唯一的亲人,对自己十分疼爱的大哥竟然就这么去了。对于这个刘玉,李晨气是恨之入骨,誓要杀之为大哥报仇,便派人去打听,这个刘玉是什么人,修为如何?

几天前传回消息,这个刘玉是黄圣宗普通弟子,资质一般现练气五层修为,在高仓国任职天师。

听到这些信息,李晨气立刻想前去高仓国,把这个可恶的刘玉碎尸万段。可是他师尊铁无情对他管教极严,轻易不会让他出宗门。

修行六年来,李晨气只出过宗门两次,都是回家探亲。最近一次就在年前,他知道在没有合理的借口下,严厉的师尊是不会让他出宗门半步。

可是他哥这事在道义上不占理,李晨气根本就说不出口,他为李晨良做的一些事也都瞒着师门。只能放弃心中的这个想法,等待以后寻找时机,到时再亲手击毙此人。

“刘玉,让你多活几天。”李晨气咬牙切齿地低吼道,从他颤动的眼角可看出,他对刘玉有多大的怨恨。

此时刘玉仍在平安客栈喝着女儿红,品尝着几道小菜,显得十分惬意。殊不知自己因斩杀李晨良,已经结下了恶果,无意中为自己招来生死之敌。

“林大人,您找我。”王伦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林子河的书房。

“坐,王捕头。”林子河面无表情地说道。

“今日,找王捕头前来,是通知您巡捕房会新加入一名小捕头,不知王捕头有什么疑问没?”林子河接着说道。

这些天他不想见到王伦,想到这王伦他就生气,可是自己收了张老板的银子,事已经拖了好几天,也要帮人办了,这是他请王伦前来的主要原因之一。

书评(436)

我要评论
  • 天都要&花田,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 是有法&,当场

    原来张无心在击杀一位仇敌时,被仇敌的临死一击打成重伤。在飞回宗门的路上,伤势突发,法力顿失,从半空中骤然掉落,要不是有法器护体,当场就会摔成肉饼。

  • 刘立本&四处闯

    刘立本就是意志坚定之辈,当时三十出头的他正值壮年,毅然离开家中妻儿四处闯荡,去寻求那飘渺的机缘。

  • 根并不&质最好

    但天灵根并不是最让人羡慕的,资质最好的要属那些极少数的“道体”,每个身怀“道体”的宗门弟子,都是宗门绝对的精锐。

  • 座雄伟&。

    地势平坦,多为平原,其中小山居多,东部边缘隆起一座雄伟大山,名为黄圣。整座大山犹如一根天柱般,直插云霄,千里之外便可瞧见。

  • 开始修&是从易

    开始修练法诀后,也是从易到难。读的古经则越来越多,内容也越来越深奥。

  • 称为金&瓣,不

    百亩良田中种着金边花,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药,其实它应该称为金边草。金边草最少要生长了五十年后才会开花,等到花瓣盛开成熟时,立刻摘下花瓣,不能等它结果。

  • &。

    刘玉眯着双眼眺望着朵朵绽放的金边花,心情分外舒畅,不禁默念道:“终于熬到头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