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银凤失魂落魄地回小院,左手挎着的菜篮也是空空的。摇摇晃晃地直接进了卧室,菜篮都没倒入厨房。这头栽到旧木床上,眼泪再也没有止忍不住,轻声失声痛哭出来。早晨,她提着菜篮高高兴兴地去在街上,路过此地一家陌生的医馆。突然想起自己前段时间有些不很舒服,头昏反胃,除了就清晨,她提着菜篮高高兴兴地去上街,路过一家熟悉的医馆。。...

张翠兰失魂落魄地回到小院,左手挎着的菜篮也是空空的。摇摇晃晃地直接进了卧室,菜篮都没放入厨房。一头栽到旧木床上,眼泪再也止不住,低声痛哭起来。

清晨,她提着菜篮高高兴兴地去上街,路过一家熟悉的医馆。

突然想到自己最近有些不舒服,头晕恶心,还有就是月事已经很久没来了。张翠兰站于原地犹豫了片刻,最后低着头,快步走了进去。

她以前有些什么小病,都是在这家小医馆看的,坐馆的位老大夫,医术高超她很是放心。

可是这位平日可靠的老大夫给她把完脉后,竟笑说恭喜她,说她有了喜脉。听后,张翠兰如招晴天霹雳般愣在当场。

口中连连念道:“这不可能…”。

心中想着这老东西定是老糊涂看错了,又跑到另一家医馆去查看,可是得到的结果仍然一样,说她有了喜脉,怀孕了。

张翠兰心中彷徨不安,泪水打湿了枕头,不知如何是好。

她以前也生育过一个女儿,可是因生病小时候便夭折了。丈夫也同样得病去世,所以好事者称她为“扫把星”。

她无亲无故一个人在田平县孤苦生活着,现在竟然又怀上了。很显然肚中的孩子,是因自己被那混蛋沈天师糟蹋后才怀上的。

一个寡妇怀上了孩子,邻里间会怎样议论,这让她哪还有脸活着,不如死了算了。

林子河气冲冲地回到府上,越想越气,这王伦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去吧!

喝了口水,气的直接把手中的茶杯扔了出去,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把一旁服侍的丫鬟吓了一大跳。

“小红,最近小姐和刘天师可有来往。”林子河让人把丫环小红叫来,眯着眼睛问道。

“老爷,小姐和刘天师走的还算亲近,经常会去窜门。”小红低着头颤抖地回道,这是林红雨让她这么说的。

林子河之前问了好几次,都是这样说谎话,每次说时小红心里都十分害怕。其实小姐她根本就没去刘天师那窜门,一有空便去找王捕头约会了。

“混账东西,还在这跟本大人撒谎。那你说说刚才小姐为何会和那王伦在一起?”林子河怒吼道,站起来直接给了小红一巴掌。

“老爷,饶命啊!”小红被扇倒在地,脸上一个通红的巴掌印,可见这林子河用了多大的劲。小红瘦小的身子爬起,连忙跪在地上求饶。

“快说,小姐和那王伦是什么关系。”林子河站起来又给了小红一巴掌,凶神恶煞地吼道。

小红哭成泪人,被逼着,只好把林红雨和王伦相恋的事,道了出来。

“来人,拉出去,痛打二十大板。”林子河听完后,无情的说道。

“饶命啊!老爷”小红哭喊着被拖了出去。心中知道,就自己这身子,被痛打了二十大板哪还有活命的可能。

“住手,滚一边去。”就在这时,林红雨跑来,踢开了拉着小红的下人,原来和小红要好的丫环,看事态严重便偷偷去找林红雨求救,还好赶上了。

“爹,你这是做什么。”林红雨生气的问道。

“欺瞒家主,这种下人要来何用?”林子河板着脸说道。

“是雨儿让她这么说的,要不你也打我二十大板,打死我算了。”林红雨一脸气愤地说道,说完便拉着小红转身向外走去。

“红雨,你……。”林子河肥胖的身体气的直哆嗦。

林红雨让小红先去收拾行李,自己则去管家那要回小红的卖身契。当着小红的面撕了个粉碎,还小红一个自由身。

“谢谢,小姐。”小红感激地跪在地上说道。

“傻丫头,要不是小姐我连累你,你怎么会被打,是姐对不起你,这是姐应该做的。这是一百两银子你收好,留着自己以后生活。”林红雨把小红拉起,递给她一张银票,摸着小红被打的脸心痛地说道。

“小姐,小红不能要你的银子,您能还我自由身,小红一辈都感谢你。”小红连忙把银票还给林红雨。

“傻妹妹,拿着。这些银子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但你离开县衙后,一个人没银子怎么生活,听姐姐的话。”林红雨红着眼,抱着从小就跟在自己身旁,就像自己妹妹一样的小红激动地说道。

“谢谢,姐姐。”小红也一向将林红雨看做自己的姐姐,心中想着能服侍这么好的小姐是她的福分。

两人哭着道别,林红雨让侍卫带小红去找王伦,让他安排人送小红出田平县。她怕父亲再找小红麻烦,便没有亲自去送行,而是留在县衙盯着自己的父亲。

“说吧!不是让你和刘天师走近些,你和那王伦怎么混在一起?”林子河开口责备道,林家一家三口都坐在林红雨的闺房中,气氛有些凝重。

“雨儿,这都是怎么回事?你告诉娘,是不是那王伦欺负你了?”林夫人气愤地问道,平时她一直对这王伦印象不错,这王伦仪表堂堂算得上一表人才。

“没有娘,王大哥待我很好。只是那刘天师根本瞧不上雨儿,雨儿也不想再作贱自己。”

“雨儿只不过是一时糊涂才看上了那刘天师,现在想来只不过是看上了他修仙者的身份,现在雨儿想通了。”林红雨委屈地说道。

“那刘天师身为修道之人,是有些薄情寡义,小雨你想太多了,只要多多接触,会自然融洽的。”林子河连忙劝说道,他可不想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就这么吹,尽管这门亲事是他单方面的遐想。

“死胖子,你瞎说什么。老娘早就看那什么狗屁天师不爽了,这样也好。”林夫人听林子河乱说,气呼呼地骂道。

“娘子,就算雨儿和刘天师无缘,那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就嫁了吧!”林子河不敢顶嘴,只能顺着说道。

“雨儿,你和那王伦关系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告诉娘亲。”林夫人来到林红雨身边坐下问道。

“是啊!你有没有被他占了便宜。”林子河紧张地问道,生怕林红雨的清白受损。

“娘,你看爹说的,雨儿与王大哥是清白的。”林红雨眼睛瞪了一眼林子河气愤地说道。

书评(282)

我要评论
  • 上有仙&世人大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 些天就&候与这

    一整年的悉心照料,总算没出什么大的差错,过些天就能完成这次宗门任务,是时候与这一大片花田道别了。

  • 门任务&前起请

    因为宗门任务耽搁,有些日子没去拜见,出于礼仪,要前起请安,另外有些修行疑问也要向他老人家请教。

  • 务奖励&的基础

    所以此次任务完成度被评为优秀,原定任务奖励的基础上,多给了刘玉一袋金边草种子。

  • &圣宗,

    刘玉七岁便被带到黄圣宗,开始修仙道途。一直刻苦学习,潜心修炼,直到十六岁修为才达到练气四层。

  • 艾元沐&着泪水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 原来张&器护体

    原来张无心在击杀一位仇敌时,被仇敌的临死一击打成重伤。在飞回宗门的路上,伤势突发,法力顿失,从半空中骤然掉落,要不是有法器护体,当场就会摔成肉饼。

  • 气四层&,都要

    黄圣宗有规定:凡是达到练气四层的练气期弟子,都要到黄日殿接受宗门任务。

  • 施法简&不用心

    虽说“木气养元术”施法简单,但时间一长就非常耗精力,也同时耽误了自身的修炼时间。只不过这是宗门委派的任务,刘玉不得不用心对待,只希望早日完成此任务。

  • 类隐晦&样。

    识的是数十种上古文字,读的是各类隐晦难懂的古经,一天一次的泡药浴是为了筑体,但滋味可不好,每次泡完药浴,全身通红,就好似全身皮肤都要脱落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