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回到一具尸体旁,闭上眼灵识外放,查探了一遍屋内屋外,看是否可以有人偷偷看。确认无人后,放下自己背上的“蜂巢”,就让饥饿的尸臭蜂进食后。这具男尸刘玉认识了,是前些时候天自己生擒的那名神秘的歹徒。抬头一看白布下,尸首从肩处分作两段,死的有些悲惨。刘玉爆出尸臭蜂,这具男尸刘玉认识,就是前些天自己斩杀的那名神秘歹徒。只见白布下,尸首从肩处分成两段,死的有些凄惨。。...

刘玉来到一具尸体旁,闭眼灵识外放,探察了一遍屋内屋外,看是否有人偷看。确定无人后,放下背上的“蜂巢”,开始让饥饿的腐尸蜂进食。

这具男尸刘玉认识,就是前些天自己斩杀的那名神秘歹徒。只见白布下,尸首从肩处分成两段,死的有些凄惨。

刘玉放出腐尸蜂,让他们自由进食,自己则走开,来到门口的木桌旁坐下。

这名歹徒是什么人,刘玉还是猜不透,但他的尸体,刘玉早就看上了。

根据“玄阴爆蜂术”的描述,腐尸蜂进食的尸体品质越高,腐尸蜂成长的越快,自爆的威力也会越大。

对于腐尸蜂来说最好的尸体,便是修真者的尸首,可是修真者的尸首,让刘玉去哪弄,想都不用想便放弃这个选择。

世俗武者修炼内气,体内生机旺盛,进食后对腐尸蜂的成长同样有利。武者武艺越高,对腐尸蜂来说就越补。

这名歹徒生前,已达到了武者的先天境界,尸首对于腐尸蜂来说可是大补之物。刘玉留意了好几天,特意不让捕快乱动。

昨天,刘玉让王班头给自己配了一把停尸房的钥匙,方便以后进出停尸房。

按照“玄阴爆蜂术”的记载,每两天就要给腐尸蜂进食一次,如果尸体充足,一天喂食一次效果最好。

刘玉心中想着,今后根据停尸房尸体的数量,合理安排腐尸蜂的进食频率,好早日培育好腐尸自爆蜂。

今后午夜进出停尸房,只怕要成为他日常之事了。

“林大人,这个您务必收下。”平安客栈的张老板献媚地将一张千两银票,从饭桌上推给了对面的林子河。

“张老板这是?”林子河眯着眼睛问道,并没有立刻拿起来。

“林大人,上次不是借了你一千两银子吗?您真是大度,这就不记得了,这是小人还给您的。”张老板笑眯眯地回道。

平安客栈是田平县最好的酒楼,老板叫张二富,天生就长得高瘦,就算自家开酒楼也胖不起来。

张二富开酒楼已多年,很是富裕,财力在田平县也排的上名号,怎会借钱,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

“哦!本官记起来,确有此事。”林子河见张二富这么上道,假装想起什么,胖脸笑开了说道,同时伸手很自然的收起了桌上的银票。

“大人,您尝尝,这道红烧兔肉味道怎么样?兔子是刚从山上逮到的,十分新鲜。”张二富指着桌中间的一大盘兔肉说道。

“肉鲜味美,确实不错。张老板你这平安客栈,生意如此好,怎么有空请本官吃饭?”林子河夹了一大块兔肉,吃完用手帕擦了擦嘴说道。

“大人您政事繁忙,为县里百姓安居乐业费尽苦心,小人请大人吃顿饭还不是应该的,另外就是有一件小事,想求大人帮忙。”张二富极力奉承地说道。

“什么事,说来本官听听。”林子河边吃边回道。这满桌的野味确定鲜美,林子河本身就好这口,这不已经放开了肚皮吃了起来。

“是这样的,小人的侄子学了些拳脚,整日无所事事,请问大人县衙是否缺衙役。能否让他进巡捕房当名捕快,也好为百姓效劳。”张二富便把自己的目地说了出来。

他的侄子是学了些拳脚,整日闲的到处惹事,成了混混。

不是打伤了这个,就是打伤了那个,为此张二富赔了不少钱。赔钱是小事,长此以往总有一天会惹出大麻烦。

张二富就一个弟弟,他弟弟也就这么一个儿子。他为这个侄子操碎了心,不想他在歪路上越走越远,到时毁了他自己。

这不想出个法子,贿赂林县令让他侄子进县衙当名捕快,有公事做后,想来就不会到处惹事。

再说进了衙门也算一份好的前程,他这侄子文不能,头脑简单,就只会些拳脚,张二富这是在为他谋个好出路。

“听张老板这么一说,想来你这侄子是个有为后生。这事好办,县衙就需这种一心为百姓做事的人。等本官找王捕头说说,到时在通知你。”林子河想了想,便回道。

心中暗想,这事自己要找王伦好好聊一聊,这王伦向来有些傲气,这事不好与他明说,得想个借口。

“大人,王捕头正好也在楼下吃饭,要不现在就请他上来。”张二富听林县令答应了,心中十分高兴,不久前瞟见王伦进了酒楼便说道。

“不忙,这事不能现在说,等明天本官自会与他说。”林子河连忙摇头说道,现就跟王伦明说,他肯定不会答应。

林子河从二楼包间窗口向下看去,王伦身装捕快差服,正坐在大堂靠窗的一张桌子旁,桌子一旁还坐着位年轻女子。

这位年轻女子身形绰约,正好背对着林子河,想来是王伦相意的姑娘。林子河也没听说这王伦娶了妻子,只是这女子背影为何这般熟悉。

林子河想着是否王伦以前带来与自己见过,但想不出有这么回事。加上隔的有些远,林子河也瞧的不是很清楚,便不再多想接着吃桌上的美食。

突然,发现府上丫环小红从一旁走来,跟那位女子说了些话,接着就立在那位女子身后。林子河一下子惊醒,那位年轻女子可不就是自己女儿林红雨,怪不得背影那么熟悉。

刚才只是离的远,又只看到了背影,所以没认出,最关键他怎么也想不到,王伦这小子怎么会和红雨在一起。

这下林子河食欲全无,瞪大了眼睛往下仔细瞧着。

“大人,要不小人去请王捕头上来?”对面的张二富发现林子河的异样,便提意道。

“啰嗦,说了不用。”林子河回头呵斥道,接着又向下看去。

只见王伦这小子与自家女儿红雨,有说有笑的,红雨竟亲妮地为他夹菜。显然两人关系不一般,林子河心中十分恼火。这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王伦这小子平日一本正经,没想到背地里接近自家红雨,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林子河想着回去要好好问问雨儿,和王伦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林红雨在县衙等到王伦办完公事,便请他到平安客栈吃饭。

这几个月来两人关系发展迅速,经常呆在一起。林红雨被王伦平日的细心呵护所感动,已经完全倾心于王伦。

两人亲密的举动,可急坏了一旁的丫环小红,也气煞了楼上的林子河。只是此时两人眼中只有彼此,享受着这份郎情妾意,哪顾的上旁人的感受。

书评(319)

我要评论
  • 为黄圣&,只能

    刘玉修仙资质十分普通,能有幸成为黄圣宗弟子,只能说是走了大运。

  • 成为筑&功。

    没有筑基丹的辅助,想要直接晋级成为筑基期,只有那些天资妖孽之辈才有可能成功。

  • 献,还&低级灵

    这次任务,不仅奖励一百点宗门贡献,还可得到八十块低级灵石,回报还算丰厚。

  • &海洋淹

    刘玉深吸口气,静下心来,盘坐于花田正中,身体如被金色的海洋淹没,消失在花丛中。

  • 每次想&无比的

    每次想到当时的情景,刘玉便会不禁落泪,感到无比的难过。与艾元沐相处的修行日子里,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是刘玉在黄圣山中唯一的挚友。

  • 的教义&大多数

    黄圣宗对新弟子修行的教义是厚积薄发,大多数名门正派教导门下弟子也都是如此。

  • 天生,&才有一

    灵根乃天生,万中存一,近万人中才有一人具有,十分稀少。

  • &着,手

    刘玉慢悠悠地向前走着,手中摇晃着一绿色小布袋。小路由整条青石一阶阶铺就而成,青石表面多处布有青苔,且缝隙中长有无名小草。

  • 其中数&所获。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