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小人前两天还查询过这具尸体,那时并也没刀伤。的吧所以是这两天,捕快来断案时在尸体上划的。”一位老衙役急忙说出来自己的猜想,在他的确这刀伤是这么来的。“猜错了,这刀伤偏偏是本张天师前天早上划的。”刘玉怒声地说,说着后仍掏出五两银子扔了过“猜错了,这刀伤明明是本天师昨天晚上划的。”刘玉厉声说道,说完后仍拿出五两银子扔了过去。。...

“大人,小人前两天还查看过这具尸体,那时并没有刀伤。想来应该是这两天,捕快来查案时在尸体上划的。”一位老衙役连忙说出自己的猜想,在他看来这刀伤就是这么来的。

“猜错了,这刀伤明明是本天师昨天晚上划的。”刘玉厉声说道,说完后仍拿出五两银子扔了过去。

那位老衙役被吓了一跳,但看到脚下的银子又露出了笑脸,连忙弯身捡起。其他想要开口的衙役,便闭上了嘴。

王富贵更加搞不懂了,这刘天师为什么会自己说出来,不应该是个秘密吗?

如果知道昨晚的事能说出来,他早就开口了,哎!银子可是不少啊!

“王班头,你还看出些别的不寻常之处吗?”刘玉走到王富贵面前特意说道。

王富贵头上冒出冷汗,不知如何回答。这刘天师是想让自己说实话,还是不想自己说出晚夜的事。

想到方才这刘天师的一些举动,王富贵颤抖地说道:“大人,早上小人就仔细查看了这具女尸,除了刀伤外,体内五脏也受到一些损坏。”

王富贵最终决定如实说出,说完后便一直低着头,十分害怕。老脸上冷汗狂冒,也不敢擦试,汗珠顺着灰白的眉毛滴在地面上。

“王班头说的不错,这些你拿着。”刘玉等王富贵说完,数息后,拿出五十两银子递了过去说道。

“谢大人。”王富贵接过银子,用衣袖擦了擦冷汗,心中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猜对了,这刘天师是想让自己说出来。

“大家肯定很想知道,为何本天师会用刀在尸体上,划开一个口子?又为何破坏了死者的内脏?”刘玉看了一眼六人衙役,缓缓说道。

一时又是鸦雀无声,衙役们这可不敢胡乱猜测,都耷着脑袋不吭声。

“尸体放久了,可能发生尸变,想来大家都知道吧!”刘玉见没人说话,便自顾自接着开口说道。

“那你们知道为何会尸变吗?”刘玉接着提出疑问。其实具体原因他也不太清楚,后来刘玉才知道尸变,有几个重要条件。

其一,是死尸经脉大致完好,少有损伤。其二,是死尸泥丸宫中存有一丝残魂,生魂没有完全消散。

最后一点,才是尸体受到阴气滋养或外物刺激发生尸变,死尸尸醒变成行尸,这三点缺一不可。

“小人不知,大人你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尸变?”张牛被勾起了兴趣,轻声地问道。

“问的好,其实本天师也不知道。”刘玉赞许地看了一眼张牛说道,心中想着这位还是很上道。

“所以为了弄清楚为何会发生尸变,本天师决定仔细专研一番。这就要用到义庄里的死尸,以后本天师空闲时,会用到一些无人认领的尸首,可能会造成某些尸体损坏。“

”到时各位若发现某具尸体有些损坏,皆不要感到奇怪,也不要四处去宣扬,这也是今天召集大伙的原因。”

刘玉一口气说出想了几天,才想出的借口。就是借探寻尸变原由之名,来掩饰腐尸蜂吞噬尸体而造成尸体损坏的现象。

“原来是这样啊!天师大人,尽管专研就是了。这些尸体也没人管,最后都是烧毁。要是能弄清为什么尸变就好了,咱们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了。”张牛恍然大悟傻笑道。

其实王富贵和其他衙役心中还是有一些疑问,但都不敢开口。

“就是这个道理,希望以后各位支持。”刘玉满意地看了一眼张牛,心中想着越来越上道,我喜欢。

“但是,在本天师没有查明死尸为何会发生尸变之前。关于死尸损坏之事,不希望各位乱说,此事更不能乱传,不然...”说到这刘玉突然一顿,手中凭空出现一把赤色长剑。

义庄的衙役们只感到眼前一花,剑光一闪。头顶带着的布帽一分为二,上半边全掉在了地上,有些头发都被削了不少。

衙役们感到头顶一凉,双手一摸,全都吓的魂飞魄散,跪成一排,嘴上哆嗦着说道,“不敢,不敢,大人饶命。”

“如果有人敢乱传,此事除了你们六人之外,若是还有人知晓,那么下次就不单单只是削去你们的帽子。”刘玉压低了声音,故意做出凶狠之像说道。

“大人,此事除了我们六人知道外,小人保证不会有其他人知晓。”王富贵连忙说道,他总算弄明白这刘天师为什么搞这些动作,分明就是让他们这些人闭嘴。

心中想着讲明了也好,就不用提心吊胆的了。只要自己不乱说,小命算是保住了。

其他的衙役也纷纷发誓,如透露此事,必招五雷轰顶,死无全尸。

“既然大伙都这般支持本天师,本天师也不会亏待大伙,这些银票你们拿去分了。”刘玉见这些人都吓的不轻,想来他们是不敢乱说了。但为了十拿九稳,还是拿出了三百两银票,堵住这些人的嘴,让他们安心。

义庄衙役们分了银票,脸上又露出了一丝笑容。心中纷纷感叹道,这半个时辰真是大起大落,让人受不了。

管他使用死尸是研究也好,还是另做其它什么事,都不关自己什么事。为了自己的小命,也为了手中的银子。还是把此事烂在心里,以后做事,可不敢乱嚼舌根。

“这探清尸变原由一事,之所以不让各们乱传。是因为在下对此事并没有把握,可能最后找不出原由,传出去被人笑话。还有就是乱传出去,可能造成城里百姓不必要的恐慌,所以希望各位能理解。”

刘玉见场面平静下来,又解释道,这样使借口更加可信。

“大人说的对,就该如此,还是您想的周全。以后我们谁都不会乱说,您放心好了。”王富贵想明白后,连忙顺着刘玉的话说道。

“那此事大家知道就好,现在开始吧!”见其他衙役也点头应答,刘玉指了指少女尸体,示意他们开始火化。

衙役们先用火石点燃枯草,在用枯草引燃柴堆。不一会柴堆便燃起大火,少女的尸体被火焰包围,不久后便会化为灰烬。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中,身&体如被

    刘玉深吸口气,静下心来,盘坐于花田正中,身体如被金色的海洋淹没,消失在花丛中。

  • 前还没&律逐出

    因为黄圣宗门规有令:凡是黄圣宗弟子,十八岁前还没达到练气四层者,一律逐出宗门。

  • &:凡是

    黄圣宗有规定:凡是达到练气四层的练气期弟子,都要到黄日殿接受宗门任务。

  • 猛兽,&张无心

    这时,刘立途经出手击毙了猛兽,救下了万念俱灰的张无心,张无心伤势稳定后,为了报答救命之恩。

  • 凶险,&仍一无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 日殿换&。

    如一柄一品法器青光剑,坊市中售价约为五百块低级灵石,只要你积攒了两百贡献点,就可到黄日殿换取此剑了,由此可见贡献点的价值。

  • 数修真&少数天

    云州无数修真者想尽方法,也要拜入黄圣宗。但黄圣宗收徒极为苛刻,只有少数天资优越者才会被收入宗门修行,成为黄圣宗门弟子。

  • 立大量&”。

    不仅赠与了刘立大量灵石和丹药,还留下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黄门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