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富贵并也没回屋里,不是始终候在门外,心中始终心里想这刘张天师半夜前去,究竟指使何事?时时处处显露出来出怪异,心中很是焦躁。“王班头,明日那具女尸什么时候尸体火化?”刘玉上了锁,把钥匙递过来王富贵问着。“一般是巳时,就焚化。”王富贵递过来钥匙回道。“明日焚化“王班头,明天那具女尸什么时候火化?”刘玉上了锁,把钥匙递给王富贵问道。。...

王富贵并没有回屋里,而是一直候在门外,心中一直想着这刘天师深夜前来,到底所为何事?处处显露出古怪,心中很是不安。

“王班头,明天那具女尸什么时候火化?”刘玉上了锁,把钥匙递给王富贵问道。

“一般是巳时,开始焚烧。”王富贵接过钥匙回道。

“明天焚烧时,本天师会前来。王班头,你把义庄其他的衙役全部叫上,到时一起等我,有些要事明天要与他们细说。”刘玉早就想好了说道。

“小人知道了。”王富贵恭敬地回道。

刘玉背着“蜂巢”快步赶回到小院,把“蜂巢”放下,点上屋内的灯。屋内桌子上放着一个白色小盘子,里面盛着红色的液体。

这是“玄阴爆蜂术”记载的“红灵液”,由多种药材秘制而成,其中包过草参,水扬梅,鲜狗血等等。收到蜂后的命令,“蜂巢”中的腐尸蜂飞到小盘边上,舔食盘内的“红灵液”。

根据“玄阴爆蜂术”的记载,每次腐尸蜂进食了死尸内脏后,就要喂食“红灵液”。

只有这样腐尸锋体内才能产生自爆物质。一点点的积累,长期喂养后,自爆物质便会越来越多,这便是“玄阴爆蜂术”的原理。

凌晨,天刚微亮,王富贵便钻进了停尸房,他想看看昨晚刘天师在停尸房到底干了什么。

半个时辰后,王富贵神情慌张地从屋内走出。整个上午神情恍惚,愁容满面。

他在停尸房发现昨晚的那具少女尸体,肚子被划开了一个小口,肚皮瘪了下去。他用小木棍挑起伤口处向里看去,被吓了一大跳。

尸体体内的内脏七零八碎,一片狼藉混在一起。死尸体内腐烂的内脏,王富贵看多了,绝对不会变成这样。

这具尸体的内脏,像是被什么东西啃食了一样,不仅混在了一起,还缺少了许多。

王富贵不敢往下想,可是脑中又止不住胡乱猜测,这刘天师昨晚对那具女尸做了什么,脑中十分混乱,成了一团浆糊。

心中想着这刘天师莫不是邪道?想起昨晚刘玉背上的奇怪圆柱物体,又猜想到这刘天师是不是养了什么妖物?

可是从这段时间相处来看,这刘天师为人和善,态度谦虚,不像那种奸邪之人。

“王班头,人到齐了吗?”刘玉见王富贵坐在桌旁发呆,走近后问道。

“啊!”王富贵被刘玉吓了一跳,惊醒后低着头不敢看刘玉。

“到齐了,大人!小人这就去叫他们集合。”王富贵连忙跑开,去旁边的几座茅草房,叫来其他衙役,他现在有点害怕单独和刘玉呆在一起。

“大人,义庄包括小人在内共有六个人,张牛和张虎在前面的小树林里摆柴台,其他人都在这了。”王富贵叫来三个人,在刘玉面前站成了一排说道。

刘玉看了看其他三个人,跟王富贵一样年龄都很大,头发灰白,满脸皱纹。见到自己可能有些紧张,都低着头,双手微微颤抖。

想了想刘玉便想明白为什么都是老人家,哪个年青人愿意在义庄这种地方干活。

刘玉和他们说了会话后,知道这三个老人也跟王富贵差不多,无儿无女,孤苦伶仃,都住在义庄的其它几间茅草房里。

前面小树林里搭柴台的张牛和张虎是两兄弟,但不是亲兄弟。听王富贵说两人都是残疾人,一个断了一只手臂,另一个说不了话是哑巴。

两人之前都是流浪汉,相依为命结成了兄弟。是王伦看他们可怜,让他们来义庄干活成了衙役,两人都十分感激王伦,干活也很卖力。

王富贵带着衙役们抬上少女尸体,来到义庄不远的小树林,刘玉跟在一旁。这小树林十分荒凉,很少有人过往,因为县城的百姓都知道,义庄经常会在这焚烧尸体。

众人很快便来到林中的一处空地上,空地中间用柴火、茅草搭成了一个人形柴台。尸体抬放到柴台上,到时好点火焚烧。

刘玉也见到了张牛、张虎两人,其中张牛手臂残疾,左手齐肩以下空无一物。两个都很瘦弱,但年龄不算太大,都是中年人,看上去有些邋遢,满脸胡须不修边幅。

少女尸体放好后,刘玉上前掀开了盖在尸首上的白布问道:“各位都上前来仔细看看,这具尸体有何不寻常,或有何怪异之处?”

听刘玉这么说,站在一旁的衙役们除了王富贵,都慢慢上前瞧了瞧,王富贵脸色阴晴不定的站在那,心中猜想刘天师想做什么。

刘玉见衙役们都看的差不多了,便向一直站在原地的王富贵问道:“王班头,你不看看?”

“啊!小人这就看。”王富贵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胡乱地瞧了瞧。

刘玉大有深意地看了王富贵一眼,嘴角上翘,露出了一丝笑容。在王富贵看来刘玉笑的有些渗人,吓得低下头,汗毛直立。

“大家现在说说,发现了什么疑点,或有何不寻常之处。”刘玉看着周围的衙役说道。

一时鸦雀无声,都不开口说话,义庄的六个衙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都有所顾忌,怕自己说错话。

“看出什么不同,说出就是了,会有想不到的惊喜。”刘玉微笑着鼓励说道。

“大人,这具女尸是小人和张虎一起从城外抬回来。当时尸体上,并没有刀伤。”张牛见大家都不说,鼓起勇气抬头说道。

“很好,这尸体腹部有一道明显的刀伤,想必大家都看到了。大人我喜欢诚实的人,这是赏给你的,拿着。”刘玉拿出二十两银子,递给张牛说道。

“谢谢大人。”张牛激动地接过银子,没想到有惊喜是真的,连声感谢,一旁的哑巴张虎也吱吱唔唔地发出怪声为张牛高兴。

这可羡慕死其他人了,这有刀伤大家都看出来了,只是没敢说而以,都后悔不已。那可是二十两白银啊!足足一年的俸禄。

“那大家知道这刀伤是怎么来的吗?”刘玉看着懊恼不已的几名老衙役,又问道。

书评(459)

我要评论
  • 座雄伟&。

    地势平坦,多为平原,其中小山居多,东部边缘隆起一座雄伟大山,名为黄圣。整座大山犹如一根天柱般,直插云霄,千里之外便可瞧见。

  • 的练气&殿接受

    黄圣宗有规定:凡是达到练气四层的练气期弟子,都要到黄日殿接受宗门任务。

  • 三兄弟&的三人

    刘玉他爹那一辈共有三兄弟,年轻的三人,不久后便接到了刘立的死命令,那就是努力造人。

  • 刘玉七&仙道途

    刘玉七岁便被带到黄圣宗,开始修仙道途。一直刻苦学习,潜心修炼,直到十六岁修为才达到练气四层。

  • 低级灵&石,回

    这次任务,不仅奖励一百点宗门贡献,还可得到八十块低级灵石,回报还算丰厚。

  • &偶有传

    没有灵根想要后天形成那是妄想,当今世上已无方法。唯有上古时期偶有传言,有人逆天改命,但多不可信。

  • 刘玉每&行“木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 单,但&。只不

    虽说“木气养元术”施法简单,但时间一长就非常耗精力,也同时耽误了自身的修炼时间。只不过这是宗门委派的任务,刘玉不得不用心对待,只希望早日完成此任务。

  • 一是果&的就是

    一是果实没有药用价值,要的就是此草的花瓣;二是金边草结果后就会枯萎。只有摘下全部的花瓣,来年方能再开花。

  • 要知道&度来看

    要知道换取一颗筑基丹,在黄日殿要花费五千贡献点,按现在这样获取贡献点的速度来看,要等上五十年才能换取一粒筑基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