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母回床上躺下,灰白的头发有些杂乱无章,一脸愁容。从上次伦儿看林潇潇那迷蒙的眼神,王母明白自己的伦儿,定是爱上了了这位貌美的林小姐。上次交谈试探性可以看出,那林小姐对伦儿也有些情意。王母是过来人,这两人要不然两情相悦,到是很好达成。而已当听见林潇潇是林刚才谈话试探来看,那林小姐对伦儿也有些情意。王母是过来人,这两人要是两情相悦,到是很好促成。。...

王母回到床上躺下,灰白的头发有些杂乱,满脸愁容。从刚才伦儿看林红雨那迷离的眼神,王母知道自己的伦儿,定是爱上了这位貌美的林小姐。

刚才谈话试探来看,那林小姐对伦儿也有些情意。王母是过来人,这两人要是两情相悦,到是很好促成。

只是当听到林红雨是林县令的大小姐,王母心底就直打鼓,这可有些难办。

这谈婚论嫁讲究门当户对,双方父母同意。要是这林红雨只是富家小姐,自己伦儿在朝中当官,那这婚事就容易谈成。

这林红雨偏偏是官家小姐,父亲又是伦儿的顶头上司。按理说也不难,毕竟伦儿一表人才和那林县令又相识,都是官宦之家,也算门当户对。

可听说这林县令对女儿十分看重,为人势利。对上门提亲的男方家势要求极高,连炎南城主薄六品大官季大人的儿子都看不上。

王母想着凭自己这种家境,去提亲怕是自取其辱,这该如何是好啊!

王母常年卧病在床,体质虚弱,自知时日不多。每年还要耗费大量钱财,购买汤药。王母心中早想着不如病死算了,这样就不会托累伦儿。

要不是为了照顾自己,沦儿早就去外界闯荡,实现自己的抱负。

是自己栓住了伦儿,王母一直很自责。可是王母不甘心就这么去了,不是贪生怕死。而是沦儿至今还未成亲,没有为王家延续香火,让她如何能安心瞑目。

平日到也有些人家上门来说过亲,可是都被王伦一口拒绝了。这可把王母急坏了,一直劝说王伦早些成家,她也好抱上孙子。

可是平日十分孝顺听话的王伦,说什么也听不进去。现在看来是心里早已有人,早就看上了这林小姐。

只是这段姻缘王母并不看好,心中想着要劝说伦儿放弃。可是她知伦儿性格耿直,十分坚持。当真看上了一个人,想让他放弃,几乎不可能,只好先顺其自然。

王母只希望这段孽缘能早些结束,伦儿他不会受太大的伤害。从此死了心中念想,安心成家,为王家延续香火,自己也好早日抱上孙子。

“哎!”王母叹了一口气。心中想着,就不知自己这病身子,还能不能熬到那么一天。

深夜,外面刮着大风,天色十分黑,伸手不见五指。

刘玉背着“蜂巢”出了小院,来到了不远处的义庄。停尸房木门紧锁,旁边几间住着衙役的茅草房,也没有点灯,想来是早早睡下了,四周漆黑一片,显得十分安静。

“王班头。”刘玉走到一间茅草房门前,向里叫了声,并用手扣响了房门。

“谁啊!”一会后,茅草房里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王富贵爬起后点上了油灯,小声地问道。怕吵醒了一旁熟睡的小孙子。

“是刘大人啊!快请进。”王富贵开门后,老眼一看竟是刘天师,一下子惊醒忙说道。

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深夜刘天师竟会前来,心中有些忐忑不安,这种情况可从来没有发生过。

“不了,停尸房的钥匙在您老手上吗?”刘玉平静地问道。

“在的,刘大人要的话,小人这就拿来。”王富贵低着头回道。

心中想着这刘天师大半夜要钥匙做什么?还有就是背上那圆柱状的东西又是什么?王富贵感到事情有些不一般。

“那去拿上吧!我要去里面看一看。”刘玉说完,便转身向停尸房走去。

王富贵进屋拿上钥匙,小心的靠上房门。拿着一盏油灯,小跑到停尸房门前开锁。开门后一股尸臭扑鼻而来,刘玉连忙运功闭上了呼吸,两人迈步走进漆黑的停尸房。

“王班头,哪些是无人认领的尸首?”刘玉看着屋内几十具尸体问道。

“那边四具都是。”王富贵挂好油灯,指着屋内一角说道。

“最近要火化的是哪具?”刘玉走过去看了看又问道。

“这具女尸,抬进来已经七天了,一直无人询问。明天再没人来认领就会烧毁。”王富贵指着一具用白布盖着只露出头部,额头贴着定尸符的少女尸首说道。

“哦!王班头,她是什么人,为何抬到这里的。”刘玉随口问道。

“在城外的荒草地里发现的,看穿着因该是名丫环。”王富贵掀开白布说道,白布下少女的身上穿着一件青色的丫环衣,衣服多处破裂染有血迹。

“应该是城里哪家富人家的丫环,被打死后抛尸野外,抬来时脸上鼻青脸肿的。”王富贵指着少女的脸接着说道。

少女容貌清秀,无神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显得有些凄惨。

王富贵还有些没有说出口,少女被抬来时,下身光着并无衣物,显然是死前受了奸污。现在少女尸体上的下衣,还是王富贵自己掏钱买的,总不能让这可怜的姑娘就一直光着下体。

义庄经常能收到这类丫环的尸体,王富贵早就见怪不怪了。

这种案子衙门很少会去深查,因为很多富人家的丫环,本来就签了卖身契的。因为小事被打死的,不算少数,这些可都是可怜人。

“王班头,你先回屋去。本天师在这待一会,等会去找你。”刘玉看着花季少女的尸体,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好吧!”王富贵听到刘玉所说一愣,接着便应了声退了出去,随手关上了木门。

刘玉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把小刀,站在原地犹豫了会,有些下不了手,想到自己来此的目的,一咬牙俯身在小女尸体腹部左侧划了一刀。

从伤口处立刻流出大量污水,显然尸体体内已经腐烂。刘玉给了腐尸蜂后一道指令,只见从放在地上的“蜂巢”中陆续飞出腐尸蜂。

这些腐尸蜂飞到少女腹部的伤口处,蹒跚地从伤口处爬进少女的体内。

刘玉转过身,有些不忍心看。腐尸蜂正在啃噬少女的内脏,因为变异的腐尸蜂,最喜欢的食物便是尸体的内脏。

“玄阴爆蜂术”中最血腥的一步,便是长期用人尸内脏喂养腐尸蜂。

半个小时后,吃饱了的腐尸蜂沾着黏液相继飞回“蜂巢”中,等最后一只钻进“蜂巢”,刘玉关紧“蜂巢”上的孔口。重新用白布盖好少女的女体,刘玉提着油灯出了屋。

书评(88)

我要评论
  • 宛如重&气修行

    直到刘玉出生,令年老的刘立狂喜若疯,宛如重获新生。刘玉具有修仙资质,说白了就是身怀灵根,有了灵根就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

  • ,而且&则继续

    前几年,宗内不会传授任何修练法诀,只会教导一些基础咒文,而且会有考核,不合格者则继续学习,直到通过考核。

  • 气四层&的练气

    黄圣宗有规定:凡是达到练气四层的练气期弟子,都要到黄日殿接受宗门任务。

  • 要花费&年才能

    要知道换取一颗筑基丹,在黄日殿要花费五千贡献点,按现在这样获取贡献点的速度来看,要等上五十年才能换取一粒筑基丹。

  • 石。刘&正要去

    虽说刘玉是没时间去种植,但拿到坊市去卖了,到也是一笔灵石。刘玉此时正要去拜见他的师傅唐浩,一位筑基初期修士。

  • &可信。

    没有灵根想要后天形成那是妄想,当今世上已无方法。唯有上古时期偶有传言,有人逆天改命,但多不可信。

  • 年只不&是一名

    刘玉的爷爷也是一名修真者,名叫刘立。刘立早年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江湖人士,为家族镖局押镖,乃是一名干练的镖师。

  • 至金边&草开花

    刘玉分到的宗门任务,就是照料这大片金边草一年,直至金边草开花。等宗内派专人来收获成熟的金边花后,任务便算完成。

  • 位仇敌&,当场

    原来张无心在击杀一位仇敌时,被仇敌的临死一击打成重伤。在飞回宗门的路上,伤势突发,法力顿失,从半空中骤然掉落,要不是有法器护体,当场就会摔成肉饼。

  • 仅奖励&一百点

    这次任务,不仅奖励一百点宗门贡献,还可得到八十块低级灵石,回报还算丰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