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运功重新激活法阵,抬头一看法阵五角的灵石已发出微微白光,然后微光沿着法阵的阵线由开朗外向里,最后在中央的盘子处汇聚,已发出夺目荧光。持续的了一刻钟以后,荧光散退。四角的灵石灵力耗光,本来晶莹剔透如白玉般的灵石,变为豪无光泽的白色石头。刘玉拿起轻轻地一捏,石持续了一刻钟以后,荧光散退。四角的灵石灵力耗尽,原本晶莹剔透如白玉般的灵石,变成豪无光泽的白色石头。刘玉拿起轻轻一捏,石头化成了粉末,飘落到地面上。。...

刘玉运功激活法阵,只见法阵五角的灵石发出微微白光,接着微光沿着法阵的阵线由外向里,最终在中央的盘子处汇集,发出耀眼荧光。

持续了一刻钟以后,荧光散退。四角的灵石灵力耗尽,原本晶莹剔透如白玉般的灵石,变成豪无光泽的白色石头。刘玉拿起轻轻一捏,石头化成了粉末,飘落到地面上。

刘玉通过灵识给“蜂巢”中的蜂后,发了一道指令。让它控制幼蜂飞到盘中吸食墨色的“斗蛊水”,只见从“蜂巢”开的小孔处,嗡嗡地飞出一片幼蜂。

因为幼蜂的翅膀十分柔嫩,一些幼蜂飞的东倒西歪。这些幼跌跌撞撞的小家伙,全部飞到盘中吸食“斗蛊水”,不一会盘中的“斗蛊水”便吸食干净。

刘玉立即又给蜂后发出了一道指令,命令幼蜂由盘中飞至旁边地面上,放着的一个二尺黑色小缸内,等幼蜂全部飞进小缸后,刘玉盖上透气的木盖。

不久后,小缸内会发生残酷的血腥厮杀,吸食的“斗蛊水”幼蜂,会变得躁动不安,狂性大发。又因刚蛹化而出十分饥饿,急需进食,在加上蜂后给出互相残杀的命令。

半刻钟后,小缸内发出刺耳的吱吱声,伴随幼蜂撞击缸壁的咚咚声,几百只幼蜂的厮杀已经开始。一旁的刘玉并没其它动作,只需在一旁耐心等待。

根据“玄阴爆蜂术”的描述,这一步采用制蛊的方式,挑选强壮变异的腐尸蜂。

“斗蛊水”的作用就是让幼蜂失去意识,相互厮杀,相互吞噬。整个吞噬要历经一天,一天后小缸中剩下的腐尸蜂,便是今后长期培养的对象。

刘玉在木床上打坐了一整天,睁开双眼看了眼墙边的小缸。小缸此时十分的安静,显然厮杀已经结束。刘玉拎起木盖,只见剩下的腐尸蜂在缸底各占一角,相互敌视又十分忌惮。

“斗蛊水”的药效已经减弱,剩下的腐尸蜂个头大,都吞噬了不少其它幼蜂,并不饥饿,已经失去打斗的动力,这场厮杀结束了。

它们就是这场厮杀的获胜者,失败者已经失去了生命。刘玉细数了一下,总共剩下三十四只腐尸蜂。

刘玉控制蜂后,让它命令腐尸蜂们飞回“蜂巢”,三十四只腐尸蜂陆续从小缸中飞出,进入“蜂巢”。每只腐尸蜂头部都生出一层黑色虫甲,个头也变大,身上沾满了黑色黏液,显得十分狰狞。

变异的腐尸蜂已经产生,只要精心的喂养,五年以后便会变成刘玉手中的大杀器。修真界时刻充满凶险,有了这些腐尸蜂,刘玉安全也多了份保障。

刘玉心中想着,是时候和王班头一干义庄的衙役们好好谈谈了。如何让他们保守秘密,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刘玉坐下后,要好好想一想。

“赵大姐,是不是林小姐来了,快扶我起来。”王母躺在床上,听见院内传来轻脆的笑声,见赵大姐进来忙说道。

“是林小姐又来看少爷了,您慢点,老奴看他们有戏。”赵大妈扶起王母轻笑着说道。

王母从屋内走出,只见院内的凉亭下,一位齿白唇红,双眼灵动容貌极美的女子正和伦儿在谈笑。

“娘,你出来了。”王伦连忙赶过来扶住王母。

“这位是林小姐吧!”王母仔细打量林红雨后轻笑着说道,常年被疾病缠身苍白的脸上,泛出几丝血色。

“小女,林红雨,见过伯母。”林红雨有些拘谨地站起,微微下蹲行了一个礼。

“来,坐下。”王母连忙拉着林红雨手让她坐下。

“伦儿,他就是太耿直了,有时有些傻傻地,林姑娘可不要见怪。”王母打趣地说道。

“娘,你…”王伦有些无语。

“没有,王大哥为人正直,秉公执法。深受县城百姓的爱戴。伯母说笑了。”见王伦尴尬的表情,林红雨轻笑道。

“林姑娘真会说话,伦儿要是这么好,怎会如今还单身一人,你说是不。”王母说完,紧盯着林红雨看她有什么表情。

“娘,你说什么啊!”王伦真是被王母说的不知所措,在红雨面前说这个做什么。

“伯母,这,可能是王大哥心有所属,你就不要担心了。”林红雨羞红了脸说道,这王大哥可不就是喜欢自己嘛!

“但愿吧!他也不跟我说,这孩子。”王母瞪了一眼王伦,又说道:“林姑娘,你平日跟伦儿走的近,你知道他喜欢哪位小姐吗?告诉伯母,伯母上门去提亲,伯母就这么一个儿子,一定会对她好的。”

“娘!你还是进屋休息吧!”王伦连忙说道,说这些话让自己以后脸往哪搁啊!

“伯母,红雨也不知。”林红雨低着头,脖子都羞红了,心中想着是不是王大哥告诉了他母亲,王母才故意这样说。

“小姐,该回去了,夫人还等着呢!”小红在一旁干着急,这王母分明是在试探小姐,再这样下去,还不知会问出什么话,便找了个借口说道。

“伯母,红雨这就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望王大哥。”林红雨连忙接过话说道。

“林姑娘,在家中吃了饭再回去吧!”王母意识到自己是有些急了,连忙挽留道。

“王夫人,真的不用了,我家夫人在家就等着小姐回去用餐呢!”小红忙帮小姐拒绝道。

“那林姑娘下次来玩,伯母给你做些好吃的。”王母见留不住便说道,“伦儿去送送林姑娘。”王母推了王伦一把。

王伦送林红雨两人出了院子来到街头,不好意思地说道:“红雨,我娘就是话多,你不要往心里去。”

“王大哥,不会的,伯母待人温和,你回去吧!”林红雨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刚才和王母谈话,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红雨,真的对不起。”王伦一脸歉意的说道。

“真的没事,王大哥,这个给你。”林红雨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囊,递到王伦手中,就拉着丫环小红小跑着走开了。

原来这次林红雨前来,除了来看望王伦的伤势外,最主要的是想把这个亲手缝制的牡丹香囊送给王伦,刚才一直没机会拿出来。

王伦一时愣住了,只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香囊绣得很精致,色彩鲜艳,尤其是那朵牡丹花,栩栩如生。

看着林红雨秀丽的背影越走越远,心中不禁有些惆怅。王伦自知和林红雨家境相差太大,不可能走到一起,不该发展下去。

可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贪婪地享受着与林红雨在一起的时光,那种发至内心的窒息和快乐。

只好顺其自然,希望老天垂怜自己一次,给自己一个渺小的机会,付出任何代价,他都愿意。

书评(197)

我要评论
  • &刘玉深

    刘玉深吸口气,静下心来,盘坐于花田正中,身体如被金色的海洋淹没,消失在花丛中。

  • 的武功&期修士

    且同时要修练世俗中的武功秘笈。直到修为达到练气四层,并且通过宗门考验后,就可拜一位宗内筑基期修士为师。

  • &有些孤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色汪洋&。

    香风拂过,百亩花田里由近至远荡起了层层花浪,犹如一片金色汪洋。

  • 宗门贡&八十块

    这次任务,不仅奖励一百点宗门贡献,还可得到八十块低级灵石,回报还算丰厚。

  • 阳下的&时还摔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 辅助,&只有那

    没有筑基丹的辅助,想要直接晋级成为筑基期,只有那些天资妖孽之辈才有可能成功。

  • 常耗精&派的任

    虽说“木气养元术”施法简单,但时间一长就非常耗精力,也同时耽误了自身的修炼时间。只不过这是宗门委派的任务,刘玉不得不用心对待,只希望早日完成此任务。

  • 一瓶“&金元散

    一瓶“金元散”就值三百多块低级灵石,在坊市中常常供不应求,价格经常会涨至更高。

  • :凡是&务。

    黄圣宗有规定:凡是达到练气四层的练气期弟子,都要到黄日殿接受宗门任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