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儿,那位姑娘呢!”王母因病卧在床上,听见外面传来更年轻女子的声音,忍痛割爱爬起,扶着门边问着。“娘,你怎么出来了!”王伦急忙跑过去的扶住王母。“上次娘偏偏听见有位姑娘在说话的,人呢?”王母在王伦的搀扶下走入院子,东张西望道。“少爷,那位小姐呢?”“娘,你怎么起来了!”王伦连忙跑过去扶住王母。。...

“伦儿,那位姑娘呢!”王母因病卧在床上,听到外面传来年轻女子的声音,忍痛爬起,扶着门边问道。

“娘,你怎么起来了!”王伦连忙跑过去扶住王母。

“刚才娘明明听到有位姑娘在说话,人呢?”王母在王伦的搀扶下走进院子,东张西望道。

“少爷,那位小姐呢?”赵大妈从厨房提着一壶开水走出来也问道,她去烧了壶热水,好泡茶招待客人。

“已经走了,娘,你先坐!”王伦让王母坐下,轻声说道。

“赵大姐,来的是谁?你看到了。”王母缓缓坐下后,她知自己儿子性子慢,便忙向赵大妈问道。

“老夫人,来的是一位漂亮小姐,带着一个丫环。来看望少爷,还送了不少补品。”赵大妈满脸笑容指着桌上的药包说道。

“哦!真的,是哪家小姐?”王母脸上也绽开了笑容忙问道。

“这就不知道了,老夫人,从那位小姐头上带的首饰,和身上穿着的锦绣华服来看,想来是位大家闺秀。”赵大妈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伦儿,和娘说说,是哪家小姐?”王母见从赵大姐那问不出,便问一旁的王伦。

“娘,是林县令的千金林小姐,只是普通朋友,顺路进来看了一眼便走了。”王伦看着母亲期待的眼神便如实回答,又怕母亲乱想便说道。

“原来是林家大小姐啊!早就听说林家大小姐容貌出众,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赵大妈笑着说道。

“林家大小姐,林县令的千金。”王母听完后,低声自语道。

小红跟在小姐身后,见林红雨在街上左顾右看的,显然心情不错。可是她心里有些忐忑,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自家小姐好像有些看上了王捕头。

那王捕头刚才含情脉脉地看着小姐,傻子也能看出是爱上小姐了。

可是老爷吩咐自己,帮着小姐与刘天师多亲近些,有意促成两人。这可如何是好,自己要不要告诉老爷。

“小姐,老爷不是让您去探望刘天师吗?你怎么去找王捕头,到时老爷问起怎么说。”小红拉了一下自家小姐委屈地说道。

“那刘玉法力高强,又没受伤去看他做什么。要是我爹问起,你就说去了刘天师家,知道不。”林红雨想了一会又瞪着小红说道,“我平时对你很好吧!你不会偷偷告诉我爹吧!”

“小姐,不会不会。”小红连忙摆着手说道,但心里十分纠结到底要不要说。

吸食完“阴变汤”后,腐尸蜂的幼虫便纷纷开始沉睡化蛹,外表生出一层黑色蛹衣。

三、四天后,这些腐尸幼虫就会化蛹而出,变成腐尸蜂。在这几天内,刘玉可有的忙了,要调制好第二种药水“斗蛊水”,也是“玄阴爆蜂术”记载中非常重要的一步。

制做“斗蛊水”的大部分药材已经准备好,只是有两种材料有些麻烦。其中一种金花蛇毒,不仅田平县买不到,甚至高仓国内也没有这种材料。

因为金花蛇喜欢生活活在气候湿润,温暖的地方。高仓国气候湿冷,这种蛇并不在高仓国内生活,只有刘玉老家越国,那一带气候温暖的国家,才有这种蛇出没。

另一种材料爆肚椒更是稀少,是生长在野外的一种辣椒,有剧毒,不能食有。

如误食后,会感到腹中火烧一般,肚子里会产生一股气体,越来越涨最后肚皮爆裂而死。这种辣椒采来没用,还有剧毒,有时山民发现也会用工具打碎,怕危害到旁人。

刘玉半个月前购买药材时,就发现了问题。想来想去别无办法,就派人给炎南城的李师兄送去消息,拜托李师兄帮自己找找这两种药材。

送消息的人回来后,带回了李师兄的传话。说让刘玉耐心等候,他找炎南城的富商们问了问,富商们表示半个月之内应该能凑齐这两样东西,到时会派人给刘玉送来。

算了算日子,也就是这几天之内的事,刘玉心中祈祷着可千万要在腐尸蜂破蛹而出之前送到。

果然第二天中午,便有人将这两种药材送来,一个白色细小瓷瓶,里面装有半瓶墨绿色腥臭液体,另一个纸袋里面包有六支中指长,红彤彤的辣椒。

这些足够自己调制出“斗蛊水”,李师兄算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找机会定要好好报答他。

刘玉拿到两样东西后,便到厨房点燃药炉开始煎熬“斗蛊水”。还是先加放入大量蜂蜜为底,烧开后加入一旁备好的药材如田七、人参、芥子等。

几个时辰后,放入蜈蚣、蝎子、壁虎、蟾蜍和金花蛇毒这五种毒物。文火煎熬一天后,再放入爆肚椒,熄火焖上几个时辰,这“斗蛊水”就算完成了大部分。

张翠兰看这刘天师有些怪异,在厨房待了一天了。不仅不让自己帮忙,还不让自己进厨房做饭。

这一天张翠兰还是去街上小食摊吃的饭,没有自己做的好吃,还卖的不便宜。

这可真误会了刘玉,不是不让张翠兰进厨房,而是这煎熬“斗蛊水”加的材料都是毒物,厨房里飘散着浓浓的毒气。

张翠兰一个凡人进来,时间一久必定会中毒,所以刘玉这才亲自动手煎熬。刘玉在厨房中煎药时,都运功闭着气不呼吸,每过一个时辰便到外面待上一会,换换气,极为小心。

“斗蛊水”煎好后,刘玉一头倒在床上睡着了。一睡便睡了大半天,至从他上黄圣宗修行后,就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的觉。

晚上,腐尸蜂开始纷纷破蛹而出,全部拥在“蜂巢”中,黑压压地一大片。

刘玉先是拿出一张大大的干牛皮,铺在木桌上。又把装有“斗盅水”的盘子放在牛皮中间。干牛皮上刘玉事先已画好一个阵法,名叫“融灵阵”。

这阵法也是根据“玄阴爆蜂术”中记载所画,并不复杂。主要功效就是辅助灵气更好的进入盘子中的“斗蛊水”内,使“斗蛊水”具有一定灵力。

干牛皮上的法阵呈五角星芒状,线条由上好的朱砂绘制,每一个角都放有一块灵石,用来推动法阵运转。

书评(468)

我要评论
  • 一是果&。只有

    一是果实没有药用价值,要的就是此草的花瓣;二是金边草结果后就会枯萎。只有摘下全部的花瓣,来年方能再开花。

  • 偶然之&虽然修

    偶然之下得到一本修真秘笈,在没高人指点下竟然修炼成功。虽然修为极低,但是至此踏上了修仙道途。

  • 调动自&养四周

    双手合于胸前,三指相触结“凝神印”,调动自身法力,熟练的运起“木气养元术”,滋养四周的金边花。

  • 据完成&会奖励

    当然宗门也不会让弟子们白干活,完成宗门任务时,根据完成任务的难易度,不仅会奖励适量的贡献点,还会赏赐各种修行物资,如药材,灵丹,法术等等。

  • 比他还&好爷爷

    刘玉自知艾元沐修炼比他还要刻苦,只不过他比自己少了一位好爷爷。

  • ,都是&对的精

    但天灵根并不是最让人羡慕的,资质最好的要属那些极少数的“道体”,每个身怀“道体”的宗门弟子,都是宗门绝对的精锐。

  • 告知刘&带此令

    告知刘立,如若他的后人携带此令,抵达黄圣山,年龄在十岁之内,并具有修仙资质,就能拜入黄圣宗,成为黄圣宗弟子。

  • 大陆一&雨,乃

    云州位于东元大陆一角,临近天南海域,气候宜人,风光秀丽。气温适中,时有小雨,乃避暑过冬的好地方。

  • 其中数&经各种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 沐相处&日子里

    每次想到当时的情景,刘玉便会不禁落泪,感到无比的难过。与艾元沐相处的修行日子里,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是刘玉在黄圣山中唯一的挚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