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够杀我,我…”被斩成两段落在地的李晨良,口中断断续续地呻吟道,但是还没说着便断了气。刘玉仔细彻底搜查了一下尸体,在歹徒的身上意外发现了两张一品中级“隐息符”和一张灵力耗光的二品更高级“护体符”,除了是大量银票。这时王伦带着一众捕快封锁起来了场地,刘玉仔细搜查了一下尸体,在歹徒的身上发现了两张一品中级“隐息符”和一张灵力耗尽的二品高级“护身符”,还有就是大量银票。。...

“你不能杀我,我…”被斩成两段落在地的李晨良,口中断断续续地呻吟道,可是还没说完便断了气。

刘玉仔细搜查了一下尸体,在歹徒的身上发现了两张一品中级“隐息符”和一张灵力耗尽的二品高级“护身符”,还有就是大量银票。

这时王伦带着一众捕快封锁了场地,刘玉立即仔细询问了歹徒的情况。

通过王伦与其长时间打斗不败,推断出这名叫李晨良的凶徒,并不是修真者,不然王伦撑不到自己出手,可又在此人身上发现了几张珍贵法符,这就有些蹊跷。

一品中级“隐息符”激发后,一定时间内可隐藏自身气息,屏蔽练气五层以下的修仙者的灵识探查。

即便练气五层以上的修仙者,同样也不易察觉,此符价格不低,一张市价要三百块低级灵石左右。

而这张二品高级“护身符”更加珍贵,并不多见,简单激发后,便能化做一道灵力光罩护住自身身体。

像“护身符”这类防御力不俗的灵符,乃修真界中最受修真者喜爱的法符之一,价格很是贵重,一张要六百多块低级灵石。

这名歹徒虽不是修真者,但武学已至先天,丹田内应囚禁有少许五行灵气,想来就借此来激发灵符。

这两种符都属于通名符,像“护身符”这类易于激发的防御灵符,在修真界中种类繁多。

这些灵符因符咒、符线、符纸等不同,同时也因绘符者自身修为的高低,令这些法符的功效有强有弱,品质也有高有低,但它们都被统称为“护身符”。

刘玉听闻七品“护身符”能挡下结丹修真者的攻击,最弱的“护身符”只能挡下练气初期修真者的攻击,其中差距可见一斑。

修真界称这种功能相同,但样式、威力不同的同一类符叫做“通名符”,为区分通名符的强弱,便引入品级的概念。

所有法符分为九品,一品最弱,九品最强,每品又分初、中、高三级。现修真界只偶尔听闻有七品法符现世,七品以上的法符就十分稀少。

刘玉回到小院心中仍有些不安,这名歹徒是位凡人,身上怎么会有如此珍贵的法符?自己不会惹上什么麻烦吧!

苦思许久也想不出什么头绪,便暂抛之脑后,去厨房看看药炉的状况。自己身为高仓国天师斩杀一名恶贯满盈的凶徒,乃职责所在,天经地义,也不怕被人追查。

从歹徒身上搜出的银票,刘玉自己留下了三万两,剩下的几万两便上交给官府,培养腐尸蜂所需药材的银两算是有着落了,也算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刘玉斩杀歹徒一事,几天内,在田平县传的是沸沸扬扬,越传越玄。

说刘天师真是活神仙,那歹徒逃出千尺之外,眼看就要逃脱,这时刘天师轻轻挥动手中仙剑,发出一道刺眼剑芒,那歹徒便被斩成两段,毙命当场。

李晨良被刘玉所杀后,赵家灭门案也算告破。这可是一件大案子,上报朝廷必能受到嘉奖。林子河十分高兴地把案情派人向上通报,对刘玉这个未来的女婿是越发满意。

叫来女儿林红雨,让她去找刘玉代表自己慰问一下,也好增进些感情。林红雨听完父亲所说,心中十分担心,带着丫环小红就出了县衙。

先去药铺买了些滋养补品,林红雨担心的不是刘玉,而是受伤的王伦。也不知伤势如何,可是林红雨没有去过王伦家,并不认识路。

还好王伦身为总捕头,在田平县也算是家喻户晓,通过几经询问,终于在城西找到了王伦的住所。

王伦住所是一座四合院,不算大也不算小,就是有些老旧。这是王伦攒钱买的房子还算宽敞,就因老旧了些才要价不高。

王伦母亲身体不好,请了一个老妈子在身旁伺候,常年因病要买些汤药,一个月下来剩不了几个钱。一年前王伦当上总捕头,情况才好一点,王伦身为总捕头,月俸是二十两银。

这座房子花了王伦几乎所有的积蓄,这些积蓄是王伦从十五岁成为一名普通捕快直至今日,十年时间一点一滴省下来的,王伦为人正直,从不欺压百姓,因此收入并不高。

“有人在家吗?”林红雨让小红前去叫门。

“来了,谁啊!”一个老大妈叫道,随后开了门,这个老大妈便是王伦请来照顾王母的仆人,姓赵。

“我家小姐来探望王捕头的伤势。”小红指着身后的林红雨说道。

“那快请进吧!少爷他正在家中。”赵大妈见这位小姐十分漂亮,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富贵家小姐忙说道。

“林小姐,你怎么来了。”王伦独坐在院内休息,见赵大妈带着两位女子进来,一看竟是林红雨,激动地站起说道。

“王大哥,你伤要不要紧?”林红雨快步来到王伦身边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事,都是些皮外伤。”王伦不知所措地说道,他没想到林红雨会来看望自己。

“胡说,我都听别人说了,把外衣脱了让我看看。”林红雨见王伦披着外衣,并没有扣紧,外衣缝隙中能看到白色的绷带,小脸绷紧不乐地说道。

“真的没事!”王伦并未受致命伤,但身上的几处伤口都很深,所以才披着外衣。为了不让林红雨担心,便撒谎地说道。

“你就是嘴硬,痛不痛。”林红雨情急之下直接掀开了王伦的外衣,用小手摸了摸绷带小声地问道。

“不痛。”王伦被林红雨柔柔地小手一摸,便愣在当场,触碰处麻麻的好不舒服。闻着林红雨身上淡淡的体香,王伦就如身在梦中一般。

“小姐!”小红见自家小姐做出这等亲昵的举动,姑娘家也不知害臊,一旁急着提醒道。

“王大哥,我,我给你带了些补品。”林红雨惊醒后退了几步,涨红着脸结巴地说道。

“多谢谢林小姐!”王伦从林红雨手中接过药包,真诚地说道。

“叫我红雨就好了,下次再来看你,王大哥你要好好养伤。”林红雨红着脸抬起头看了一眼,只见王伦傻傻地正盯着自己。

“好的,红雨,我会的!”王伦傻傻地回道,直到林红雨出了院门,王伦才收回自己的目光。

“哎!”自己为何不留她下来吃饭,自己真是太笨了,王伦突然醒悟道。

书评(418)

我要评论
  • 一种十&开花,

    百亩良田中种着金边花,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药,其实它应该称为金边草。金边草最少要生长了五十年后才会开花,等到花瓣盛开成熟时,立刻摘下花瓣,不能等它结果。

  • 过艾元&沐流泪

    此前,刘玉从来没看过艾元沐流泪,平日的他十分爽朗,无论什么事都不会太计较。

  • ,刘玉&无比的

    每次想到当时的情景,刘玉便会不禁落泪,感到无比的难过。与艾元沐相处的修行日子里,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是刘玉在黄圣山中唯一的挚友。

  • 圣宗,&十六岁

    刘玉七岁便被带到黄圣宗,开始修仙道途。一直刻苦学习,潜心修炼,直到十六岁修为才达到练气四层。

  • &高浓度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们大多&甚至更

    不像宗内其它同门弟子,他们大多数为双灵根,甚至更优秀的单灵根。

  • 镖,途&圣宗筑

    机缘就是这么奇妙,回到家中帮着走镖的刘立,有一次深夜押镖,途经一处荒山老林时,竟救下了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黄圣宗筑基修士“张无心”。

  • 单灵根&。

    其中灵根资质上品的单灵根,也被称为天灵根,有着天之宠儿的意义。

  • 难,不&倒,无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