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良在赵员外家住了几日,意外发现这赵小姐对自己而已心存感激,并未倾慕之情。那天上午上午,李晨良喝了点酒,急切地地向赵小姐说明心意。但赵小姐一口便断然拒绝了,说是自小订下了娃娃亲,2018年便要举行婚礼。还说自己的未婚夫是一位饱读诗书的才子,让李晨良死了这条心。李晨良那天下午,李晨良喝了点酒,急切地向赵小姐表明心意。。...

李晨良在赵员外家住了几日,发现这赵小姐对自己只是感激,并无爱慕之情。

那天下午,李晨良喝了点酒,急切地向赵小姐表明心意。

但赵小姐一口便回绝了,说是从小订下了娃娃亲,明年便要完婚。还说自己的未婚夫是一位饱读诗书的才子,让李晨良死了这条心。

李晨良听后恼羞变怒,兽性大发强奸了赵小姐,被发现后便一不做二不休,屠了赵家满门。最先杀的便是那赵贱人,自己救了她,还嫌弃自己,说什么喜欢饱读诗书的才子。

“大胆凶徒,还不束手就擒。”王伦赶到一方客栈,向店家问清李晨良所住客房后,踢开房门怒吼道。

“狗贼,还我兄弟们的命来。”跟在王伦身后的赵思鸣,入屋后抽出手中鬼头刀,愤怒地喊道。

“就凭你们?”正在桌边喝酒的李晨良,被“砰”地一声踢门声,吓了一跳,听完来人说话轻笑道。

王伦知道跟这种凶徒多说无益,抽出手中落叶刀,刀身寒光四溢,向前一步猛地砍出一刀。

李晨良收起笑脸侧身一跃避开这一刀,抽出手中宝剑,此剑名“浮光”,剑身明亮如雪,由熟铁精炼而成,乃一柄不可多得的利剑。

王伦一刀把木桌砍断,见凶徒跳开,接着又是一记侧劈,刀气凌厉。李晨良不退反进,挥动手中长剑,一时剑气四射。

王伦见凶徒迎了上来,暗道一声来的好,双手握住刀柄,猛的向前砍出几刀,力如劈山。当剑气和刀气猛地撞在一起,屋内刮起狂风。两人在房中互拼几招后,屋内已一片狼藉。

王伦已用上了八成功力,但几招过后,没讨到任何便宜。双眉紧锁,直盯着面前这个手持利剑,脸带讥笑的男子。

王伦意识到这凶徒来历不凡,武功和自己不相上下,显然自己有些托大。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这一战将是生死之战,由不得半点疏忽。

“狗贼,你死期到了。”门口的赵思鸣见两人停手,不忘出言讥讽。

王伦暗叫不好,只见凶徒转身向着门口的赵思鸣冲去,王伦立即转身,向门口劈出一刀刀气,想要救下赵思鸣。

可是为时已晚,凶徒向赵思鸣快速刺出几剑,赵思鸣毫无反手之力,瞪大了眼睛向下倒去,身中数剑鲜血如注,喷洒而出。

“不自量力。”李晨良看着赵思鸣倒下的尸体,讥笑道。

王伦怒火直冲脑门,运起十成功力,大刀狂风落叶般卷向李晨良。李晨良挡下几刀后,退无可退只能冲破房顶,飞了出去。

可王伦紧追不放,一刀一刀如狂风般连绵不断,李晨良十分狼狈地在屋顶上躲避。砍出百刀后王伦气势减弱,停在一旁大口喘气。

“很好,你的死期到了。”李晨良气急败坏地说道。

刚才的那轮刀势刚猛有力,又快如狂风,几次险些伤到他,李晨良与人争斗多年,还从没这般凶险过。

这名捕头想来已经触摸到先天境界的门槛,心中想着不用压箱手段,想来是击败不了此人,此时街上已引来大群人围观,楼下也围了一圈捕快,要是再拖下去,对他只会越发不利。

“让你见识下真正的先天实力。”李晨良深吸一口气向王伦射去,手中利剑刺出一团剑花。

王伦向下猛退,手中落叶刀连连挥动,苦苦抵挡利剑的攻击。但剑势太过密集,王伦闪躲不及,被几道剑气刮中。鲜血从裂开的衣服中渗出,染红了一片。

惹得观看的百姓倒吸一口冷气,这王捕头竟然不敌受伤。要知道王捕头可是整个田平县武功最高之人,甚至传言在整个炎南城也是第一人。

围观百姓纷纷鸟散,这些人认为王捕头一定能手刃歹徒,才在此围观的,现在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怕殃及自身,便纷纷逃开。

此时王伦已险象环生,只有招架之力,奋力跃起躲过一道剑气。

李晨良见王伦跃向空中,心中发出一丝冷笑。调出丹田中囚禁的一丝水灵气,融入剑气中向半空的王伦射去。只见这道剑气快如闪电,形如半月威力巨大。

王伦在空中力不从心,眼看剑气向自己斩来,无奈闭上双眼,心头涌现了两位女子的身影。一位是他长年卧病在床的老母,心中不禁说道,孩儿不孝,只能来世再报。

另一位女人子面容清秀,楚楚动人,令他魂牵梦绕,此女便是林红雨,心中感叹此生无缘,希望下辈子能再相遇喜结连理。

眼看月状剑气就要穿透王伦,突然被旁边飞来一道白色剑气击溃。

一道蓝色身影闪到两人中间,只见此人身着蓝色道袍,手中握着一柄赤色长剑,衣角无风自动,一股威严地气势向李晨良压去。

刘玉熬制“阴变汤”的部分药材用完了,便急忙上街采购。很远就听到激烈的打斗声,便寻着声音寻来,看发生了何事?

走近后。才发现王伦与一名歹徒正于屋顶激斗,且身受重伤。发现王伦有危险后,刘玉立即出手,这才救下了王伦一命。

李晨良被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心中很是惶恐。又来了一名高手,还挡下了自己全力一击,心中已有退意。向前发出几道剑气后,便转身施展轻功逃走。

“刘天师,不要让他跑了,他犯下百人命案,十分凶残。”见犯人要逃走,王伦连忙出声提醒道。

刘玉全力施展“上天梯”身法,又对自己施了一道“御风术”,围观的百姓只见刘天师化成一道流星向歹徒射去,手中赤色长剑光芒大盛。

李晨良在屋顶间逃窜,才逃过几栋房子,便感到芒刺在背,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时李晨良怀中“护身符”,爆出一团青光把李晨良包住,刘玉这道剑气刺在青色光团上,青光一阵晃动,但成功挡下这次攻击。

刘玉心中一紧,这歹徒竟然也是修道之人。既是修真者,还屠戮百姓,当真该死。

刘玉全力运起灵力,手中法器“赤木剑”施展出九步夺命剑,连出九剑,一剑比一剑快,最后九剑合一,爆出一道赤色剑芒刺在青色光团上,这便是刘玉的绝招“归一夺命剑”。

青色光团开始几剑还能抵挡,随后的几剑击中后便剧烈晃动,最后被剑芒劈散。

只见歹徒在空中被剑芒斩成两段,爆出一团血花,溅的满街都是。一时鸦雀无声,赶来的捕快都惊在当场,四周百姓也瞪大了眼睛。

书评(353)

我要评论
  • 与了刘&还留下

    不仅赠与了刘立大量灵石和丹药,还留下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黄门令”。

  • 此草的&二是金

    一是果实没有药用价值,要的就是此草的花瓣;二是金边草结果后就会枯萎。只有摘下全部的花瓣,来年方能再开花。

  • 天都要&气养元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 想到这&处的茅

    想到这刘玉就感到头痛,拍了拍下衣,站起结束了这次施法,慢慢走向不远处的茅草房,打算休息一会。

  • 接晋级&妖孽之

    没有筑基丹的辅助,想要直接晋级成为筑基期,只有那些天资妖孽之辈才有可能成功。

  • :凡是&黄圣宗

    因为黄圣宗门规有令:凡是黄圣宗弟子,十八岁前还没达到练气四层者,一律逐出宗门。

  • &名五角

    良田里盛开着一种无名五角小花,花瓣边缘染着一圈金色,好似镀上了一圈金粉。

  • &的传教

    黄圣宗传承八千余年长盛不衰,从它严谨,正统,负责的传教体系,便可初窥一二。宗内练气四层以下的弟子,全部都居住在半山脚的初元殿中,生活各方面都有专人照料,可安心学习与修行。

  • 印”,&,熟练

    双手合于胸前,三指相触结“凝神印”,调动自身法力,熟练的运起“木气养元术”,滋养四周的金边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