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大人,下官刚要出发到达。”赵思刚心中不由得叫苦连天,嘴上却地说,这里正梁大人正好是他的顶头上司,严禁不听啊!“思鸣,前天下牛村王老头丢了一头猪,像是有了线索你去瞅瞅。”赵思刚走在队伍后面,眉头紧锁,将弟弟赵思鸣拉至一旁,低声地说。“哥,等回去“思鸣,昨天下牛村王老头丢了一头猪,好像有了线索你去瞧瞧。”赵思刚走在队伍后面,眉头紧锁,将弟弟赵思鸣拉至一旁,小声说道。。...

“梁大人,下官正要出发。”赵思刚心中不禁叫苦连天,嘴上却说道,这里正梁大人刚好是他的顶头上司,不得不听啊!

“思鸣,昨天下牛村王老头丢了一头猪,好像有了线索你去瞧瞧。”赵思刚走在队伍后面,眉头紧锁,将弟弟赵思鸣拉至一旁,小声说道。

“哥,等回来再去,王老头的猪不是说被野狼叼了去嘛!”赵思鸣不耐烦地说道,好不容易有大案,他说什么也要跟去见识一番。

“叫你去,你就去,哪来这么多牢骚,要是不想去,你就不要做捕快了,回家照顾咱妈去。”赵思刚瞪了赵思鸣,气冲冲地说道。

“哥,你就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赵思鸣还不死心,低声恳求道。

“去不去。”赵思刚抬起手做势要揍他,赵思鸣只好委屈地转身前去下牛村,去找一头丢失了的家猪。

赵思鸣骑着马赶到下牛村,找到正在田里干活的老王头,这老王头一问三不知,说昨天在山上已经找到了家猪的残骸,就是被野狼叼了去,没什么新情况。

赵思鸣气呼呼地赶回镇上,心中想着大哥也不知为何要支开自己,难度这次抓捕有危险?

想到这赵思鸣心中一紧,可是这次抓捕行动,全镇捕快一同前往,还加上里正大人和他带的十多名亲卫,歹徒就算武功了得,但在这么多人手中,还能掀起什么大浪?

赵思鸣怀着不安的心情,狂挥着手中的马鞭,想早着赶回镇上。

“真惨啊!你不知道那歹徒手中长剑快如闪电,飞来飞去,赵捕头和梁大人带着的人,全都不是他的对手,断手断脚全死在那了,真是太惨了。”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汉,对着围着的百姓唏嘘说道。

惹得围在四周的百姓,议论纷纷,但大多不信。

“吹吧!张瞎子,赵捕头武功那么高,怎么会被杀。”一个后生,不信地说道。

“当时老汉就躲在不远处偷看,不信你现在就去二月桥前面的官道瞧瞧,现在尸体还都在那躺着。”老汉见有人不信,吹胡子瞪眼地说道。

“张瞎子,要是你乱说,看我怎么收拾你。”赵思鸣骑着马回到镇上,看一群人围在一块,不知说些什么,便上前听了听,没想到听到这等言语。

赵思鸣向老汉吼了一句,便赶去镇东二月桥,心里想着,这老头眼睛都瞎了一只,一定是在胡说八道。

“后来怎么样了?”一旁的王一明紧张地问道,被王伦狠狠地瞪了一眼。

“等手下赶到二月桥,发现大哥和里正大人带领的兄弟们全惨死在那,无一活口。大人,你要为他们报仇啊!”赵思鸣又跪下痛哭道。

“赵小哥,先起来,本官不会放过那凶手的,你可知那凶手是何人?”王伦扶起赵思鸣,问道。

“大人,那贼子手下在赵员外家见过一次,知道长相。有人看到那贼子走官道,向县里方向逃窜。“

”卑职便巡着踪迹跟了过来,一路上打听,果然发现了这贼子的行踪,他现在就住在县城东面的“一方客栈”。”赵思鸣气恨恨地说道。

原来赵思鸣一路风餐露宿,跟着凶手的行踪来到了田平县城,打听到凶手的下落后。自知不是贼子的对手,便赶来县衙求助。

赵思鸣知道本县总捕头王伦年纪轻轻,武功却已出神入化,鲜有敌手。赵思鸣平日可是十分崇拜王伦,很想见识一下本人,可不想竟在这种情况下相见。

“王班头,你叫张宽一会带人赶来“一方客栈”,本捕头先过去。赵小弟,你就在此好生休息!”王伦当机立断,抓起放在桌上的落叶刀就要赶去一方客栈,怕这凶手跑了。

“王大人,让手下跟你一起去吧!”赵思鸣连忙说道,即便自己没本事手刃凶手为大哥报仇,但他也要亲眼见到此贼毙命。

“那好吧!”王伦想了想,便带上了赵思鸣,只有赵思鸣认识那贼人。

李晨良叫了酒菜送到房间里吃喝,这几日赶路都没怎么好好吃一顿,想想就郁闷,没想到那赵小姐如么不识抬举。

前些天,他无意间从一伙流寇手中救出一名貌美女子,听她自说是牛冲镇赵家的二小姐,见这位赵小姐体态婀娜,面容姣好,李晨良便起了色心,想了想并没有立马出手。

他想自己武艺高强,又长的相貌堂堂,风流潇洒。想来只要多说些甜言蜜语,她定会倾心于自己,为了报恩以身相许。

娶了这赵小姐,暂时可在牛冲镇落脚,等几年后风声过去,自己好返回汗居国去。

原来李晨良不是高仓国人,乃汗居国平沙城人士。只不过在汗居国犯了众怒,呆不下去了,这才逃来了高仓国避难。

李晨良三十出头,但武功高强已进入先天境界,保养有方,看上去十分潇洒。

李晨良武学天资一般,能进入先天境界完全是靠外力协助,有贵人帮忙,但即便如此,在汗居国武林界已是鲜有敌手。

此人极度好色,凭着自身武艺高强,竟做起了采花的勾当,汗居国无数美貌女子遭殃,人人自危。

江湖人士给了他一个“平沙色魔”的称号,因为他最先几次都是在平沙城附近做案,得手后便开始在汗居国四处做案。

汗居国官府和武林正派都对他咬牙切齿,对他进行了无数次围捕,但因李晨良武功太高,不仅没有成功,反而伤亡惨重。

几个月前,李晨良色胆包天竟然对汗居国的安康郡主下了淫手,这下可桶了马蜂窝。安康郡主的父亲,李王爷对他下了追杀令,斩杀李晨良者奖黄金万两,赐五品官衔。

官府和武林正派本来就对他恨之入骨,又有这等重奖。无数高手对李晨良展开了追杀,可是李晨良的武功已入先天,数次被围虽有些惊险,但并无性命之忧。

只是后来贵人传来消息,说是李王爷见追杀没有进展,有意请修真者出手,让他赶紧远逃它国避一避。

还让人捎来了一些法符,这些法符贴在身上可以隐藏自身的气息,防止修真者追踪,让他小心行事,尽快逃离,李晨良这才一路远逃至高仓国避难。

书评(480)

我要评论
  • 础咒文&学习,

    前几年,宗内不会传授任何修练法诀,只会教导一些基础咒文,而且会有考核,不合格者则继续学习,直到通过考核。

  • 例中规&双灵根

    黄圣宗收徒条例中规定资质最低为双灵根,所以想要进入黄圣宗,资质一定要优良。

  • 便可初&元殿中

    黄圣宗传承八千余年长盛不衰,从它严谨,正统,负责的传教体系,便可初窥一二。宗内练气四层以下的弟子,全部都居住在半山脚的初元殿中,生活各方面都有专人照料,可安心学习与修行。

  • 但多不&可信。

    没有灵根想要后天形成那是妄想,当今世上已无方法。唯有上古时期偶有传言,有人逆天改命,但多不可信。

  • 弟子,&者,一

    因为黄圣宗门规有令:凡是黄圣宗弟子,十八岁前还没达到练气四层者,一律逐出宗门。

  • 务,不&低级灵

    这次任务,不仅奖励一百点宗门贡献,还可得到八十块低级灵石,回报还算丰厚。

  • &过比他

    刘玉曾经的一个好友名叫艾元沐,比刘玉早入门十几天,只不过比他年长两岁,跟他一样凭借黄门令,才有幸成为宗内弟子,也是三系杂灵根。

  • 的是各&脱落一

    识的是数十种上古文字,读的是各类隐晦难懂的古经,一天一次的泡药浴是为了筑体,但滋味可不好,每次泡完药浴,全身通红,就好似全身皮肤都要脱落一样。

  • 这段日&一丝欣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质最好&锐。

    但天灵根并不是最让人羡慕的,资质最好的要属那些极少数的“道体”,每个身怀“道体”的宗门弟子,都是宗门绝对的精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