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啊!”张银凤睡眼朦朦胧胧披了一件外衣,前去打开门,不知道是何人,天还未亮便来敲门。“张大娘,你然后睡,我去打开门。”刘玉见张银凤出来便地说。这么早有人找,可能会是前天在土窑订做的盘子送去了。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张东平站在门外,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么早前去,天“张大娘,你接着睡,我去开门。”刘玉见张翠兰起来便说道。这么早有人找,可能是昨天在土窑定做的盘子送来了。。...

“谁啊!”张翠兰睡眼朦胧披了一件外衣,前去开门,不知是何人,天还未亮便来叫门。

“张大娘,你接着睡,我去开门。”刘玉见张翠兰起来便说道。这么早有人找,可能是昨天在土窑定做的盘子送来了。

已过知命之年的张东平站在门外,有些忐忑,不知这么早前来,天师大人会不会怪罪。

昨天上午,县里新来的刘天师到他的土窑上,说要定做一个特殊器形的盘子,还给了一张画好的图案。

张东平发现图上所画盘子的样式极为少见,盘面宽大呈水平状,盘身边角微微翘起,这种盘子一看就装不下多少东西,无实用性,不过到是好烧制。

此盘大小交由张东平自己定夺,只不过刘天师有一个要求,烧好的盘子倒入普通饭碗一碗水后,清水要像一层油一样薄薄地平铺于盘面而不漏。

且就算向盘中放入一只小虫子,也不会被薄薄清水淹死,还嘱咐烧制时间越快越好,最迟不能超过第二天晚上戌时。

张东平连忙叫齐人手,赶工烧制这只特殊盘子,这位刘天师来田平县一个多月,口碑还算不错,很是上心,从他来县里任职后,就没听再说有因阴气缠身,而死去的病人。

还听上任沈天师在小雪楼想强抢民女,被这位刘天师痛打了一顿。

现在来找自己做事,定要好好完成交代之事。这不张东平通宵达旦烧造了一天,凌晨才烧制出了怀中的盘子。怕刘玉要的急,便急忙送来。

“天师大人,您要的盘子。”张东平见刘玉亲自来开门,连忙把怀中用草纸包好的盘子双手递了过去。

“张大伯,辛苦了,这些你拿着。”刘玉掏出五两银子递给了张东平。

“大人,小人能为你做事,是小人的荣幸,怎能收您银子。”张东平向后退了一步,摇头拒绝道。

“张大伯,拿着便是!”刘玉从张东平手中接过盘子,并把银子塞到他的手中。

“那谢谢大人,下次有事知会小人一声,小人定当义不容辞。”张东平这才安心收下银子,感谢道。

“张大伯,那你先回去,下次再请你进去坐坐。”刘玉一心想回屋里便说道。

“大人,您请便,小人先告辞。”张东平识趣地转身离开。

本来他是不打算收钱的,但没想到刘天师这么大方,足足给了他五两银子,让他心里乐开了花。

张翠兰见刘玉抱着个东西,进了房间,心中有些疑惑,这么早能送来什么东西?

这几日刘天师神神秘秘的,也不知在干什么,整天待在屋里,见天也快亮了,便去准备早饭。

刘玉回到房中,拆开草纸仔细看了看送来的盘子,盘面不小,像小脸盆似的,用红泥烧造而成,呈褐色,手艺不错,与自己画的一模一样。

把盘子放在桌面上,端起熬好的“阴变汤”,小心倒放入盘中,随后端起盘子将黑色浓液摇匀,薄薄一层黑液好似贴在了盘面上。

接着把昨天晚上刚卵化的幼虫,小心的放入盘中,白白胖胖的幼虫泡在黑色浓液中,仍露出一半身子,不时蠕动。

这些幼虫受“阴变汤”中蜂蜜香气的吸引,开始自然的吸食浓液。

昨天晚上蜂后产的一千多颗卵全部孵化出幼虫,这么多幼虫全放“阴变汤”中,密密麻麻的全浸在黑色浓液中,看上有些恶心。

半个时辰后,白白胖胖的幼虫吸食了“阴变汤”,全身变成黑色且胖了一大圈,纷纷趴在盘中休息,刘玉小心地把这些喝饱了的幼虫都倒回“蜂巢”里,让他们好生休养。

刘玉放好“蜂巢”后,小跑进厨房开始煎制第二炉“阴变汤”。这些幼虫每天要进食一次,等喂食了四、五天后,这些幼虫便会成熟结蛹,这些天刘玉可有的忙了。

“大人,牛冲镇来了名捕快说是有要事禀报。”王伦正在县衙捕快房批示公文,突然守门的马一明来通报。

“哦!让他进来吧!”牛冲镇是田平县管辖的七个镇子中较远的一个,不知有何要事特意派人前来,王伦连忙让王一明放人进来。

不久,只见在王一明的带领下,一位身着捕快服,衣衫不整,神情恍惚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大人,你要为兄弟们报仇啊!”年轻捕快见到王伦后,立马跪在地面哭腔着说道。

“这位兄弟,先起来,发生什么事了。”王伦扶起跪地的年轻捕快,皱着剑眉问道,显然牛冲镇发生了大案。

“大人就在三天前…”青年捕快站起后,把这些天发生的事细细道来。

青年名叫赵思鸣,是牛冲镇的一名普通捕快。他的哥哥名叫赵思刚,是总领牛冲镇捕快房的小捕头。

三天前的下午,有个丫环到捕快房报案,说是赵员外家遭凶徒灭门,血流成河。

赵员外是牛冲镇的大地主,家中养了不少打手,护卫队长李光里也是名好手,十三路杀军枪也算小有名气。

赵思刚自认对上他也不能全胜,感到事态严重,赵思刚一边仔细询问来报案的丫环,一边召集人手。

据丫环交待,行凶者是前几日救了赵家二小姐的一名侠客,赵员外为了感谢他,请他到家中坐客。

不想竟引狼入室,此人竟施暴强奸了赵家小姐,赵员外发现后气愤不已,便要送他去见官。可是这贼人武功十分厉害,不仅没有被抓住,还杀死了赵家的一干护卫。

最后这歹徒杀红了眼,见人就杀,把赵家全家老小全都杀死,一些下人跑的快,便逃出一劫,赵家对这名丫环有恩,她这才赶来报案。

不一会,全镇三十多名捕快都聚到捕快房,赵思刚看着聚集的这帮兄弟,心中有些忐忑。

从方才那名丫环的描述来看,就这点人手,他没什么把握,去了怕是要有一场血战。赵思刚便想拖一拖,等那贼人出了镇子,便假装去追一追,在向上禀报就是了。

“赵捕头,带上你的人随吾走。”这时里正梁大人赶来了捕快房,见到捕快们都聚齐了,便开口道。

原来这位梁大人,正好是赵员外的大女婿,听到老丈人家惨遭灭门,忙带上十几名亲卫赶来捕快房,想招人一同前去抓拿歹徒。

书评(462)

我要评论
  • 修仙者&炼速度

    修仙者灵根越单一,经脉资质越纯净,修炼速度便越快,效果就越好,这是修真界众所周知的。

  • 的江湖&镖局押

    刘玉的爷爷也是一名修真者,名叫刘立。刘立早年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江湖人士,为家族镖局押镖,乃是一名干练的镖师。

  • 根资质&称为天

    其中灵根资质上品的单灵根,也被称为天灵根,有着天之宠儿的意义。

  • 效果非&。

    金边花珍贵之处在于它是炼制二品灵药“金元散“的主要原料,“金元散”是练气中期的修炼良药,尤其是拥有金系灵根的修士,服用后效果非常显著。

  • 者来说&漫游离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会教导&直到通

    前几年,宗内不会传授任何修练法诀,只会教导一些基础咒文,而且会有考核,不合格者则继续学习,直到通过考核。

  • 愁死了&人。

    刘立数年后便多出不少孙辈,但皆为肉身凡胎,不具备修仙资质。刘立心情一天天沉重,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平日对三个儿子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可愁死了兄弟三人。

  • 小路两&浓密的

    小路两旁直立着紧密的参天大树,半午的阳光被浓密的树叶所挡,一丝也照不进来。轻风拂面,刘玉显得十分惬意。

  • 小花,&了一圈

    良田里盛开着一种无名五角小花,花瓣边缘染着一圈金色,好似镀上了一圈金粉。

  • 真秘笈&虽然修

    偶然之下得到一本修真秘笈,在没高人指点下竟然修炼成功。虽然修为极低,但是至此踏上了修仙道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