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来,也看不见林潇潇说话的,平时林潇潇总是会缠着自己叽叽喳喳的,这般安静让刘玉倍感有些伤感。刘玉心中暗骂一声,自己怎么这般贱,平时烦此女太过更亲近,现在的此女不理会自己,又会觉得有些不适感,这不恰恰自己想的结果,不由得自我调侃道:哎!的确自己还啊道貌岸刘玉心中暗骂一声,自己怎么这般贱,平日烦此女太过亲近,现在此女不理睬自己,又觉得有些不适,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不由自嘲道:哎!看来自己还真是道貌岸然。。...

一路走来,也不见林红雨说话,平日林红雨总是缠着自己叽叽喳喳的,这般安静让刘玉感到有些失落。

刘玉心中暗骂一声,自己怎么这般贱,平日烦此女太过亲近,现在此女不理睬自己,又觉得有些不适,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不由自嘲道:哎!看来自己还真是道貌岸然。

王伦目视前方,心情复杂,不敢向后看。见林红雨带上了自己送的灵雾花,心里有些暗喜。虽然自己做的有些冲动,但王伦并不后悔,只是这份姻缘,怕是不会有什么结果。

林红雨掀起一角窗帘,偷看着骑马走在最前的刘玉和王伦。

王伦身形高大挺拔,面容冷俊,手握长刀,透出一股侠义风气。刘玉虽面容一般,但透出一种出尘之风,有种别样神采,想来可能是修仙者特有。

林红雨昨夜想了很久,自己看上刘玉,大多是刘玉修仙者的身份,想了结自己不能修仙的心愿。

所以才不顾廉耻的百般接近,现在想来自己是有些傻,今后她是不会在为难自己。

想起昨夜收到灵雾花时,那种碰然心动的感觉,想起往日王伦对自己的悉心照顾,林红雨看着王伦的身影心中透出一丝甜蜜,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感情。

林红雨放下窗帘,捧起灵雾花深吸一口气,清香四溢。林红雨心想着:这种被人珍惜感觉真好,找个机会和王大哥好好谈谈。

回到县衙,林夫人看宝贝女儿回来自是高兴,连忙嘘寒问暖,一旁的林子河也乐呵呵地。

“红雨,怎么不多玩几天。跟那刘天师相处的怎么样,这花是不是他送的。”林子河指着放在地上的花篮问道。

“雨儿,这些都是灵雾花吧!他还算有心,哼!”林夫人以为是刘玉所送便说道,灵雾花的传说还是她告诉林红雨的,她自然明显其中的含义。

“不跟你们说了。”林红雨娇哼道,提起花篮便向着闺房走去。

“还害羞,这丫头。”林子河不由摇头,笑着说道。

林子河想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和刘天师想必有了新的进展,刘天师被红尘俗世所迷,终于开窍了,想必不久以后便会成为自己的贤婿。

成龙快婿是一位名门宗派的修仙者,这是多有面啊!自己在林家一直不如堂哥林子峰,这回可要压他一头,想想林子河心里就美滋滋的。

刘玉回到田平县后,先去各大医馆巡查,是否有急需救治的百姓。忙碌了一下午,回到小院休息,与张大娘打了个招呼,便走进卧室。

突然心中一颤,连忙看向床头放着的“蜂巢”。用灵识一扫,刘玉惊讶地发现,腐尸蜂后苏醒了,正在产卵,这让刘玉惊喜不已,这些蜂卵经过几天的发育,就能孵化为幼虫。

根据“玄阴爆蜂术”上描述,这孵化的幼虫经过特殊药水处理后,便能改变体质,可以培养成腐尸蜂。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刘玉连忙跑出房间说道:“张大娘,上次让你买的药炉在哪?”

“大人,俺放在厨房里,这就给你拿来。”张翠兰正在院中开辟的菜田里忙碌,听到刘玉说话连忙回道。

“放在厨房,在哪?”刘玉跟着张翠兰进了厨房问道。

“这里。”张翠兰指着灶旁的一个紫红色小药炉说道。

“张大娘,您先把火烧起来,我要煎药。”刘玉说完便去屋里拿买好的药材。

行走间,看见院内种满各种绿油油蔬菜的小块菜田时,刘玉眉头跟着皱了皱,心中不由若有所思

“张大娘这院里的蔬菜都是你种的?”刘玉拿着药材包回到厨房问道。

“是民妇种的,平日也好吃些新鲜蔬菜,也不用上街购买。”张翠兰边向炉子加着干柴,边回道,她是个节俭之人,这样能省些银子。

“你拿着这些银子,去买些鲜花种在田里,把那些蔬菜都铲了。”刘玉拿出几锭银子说道。

想了想又接着说道:“先去找养蜂人问问,蜜蜂喜欢什么花,就买来种上。”

“大人,上次您给的银子还没用完,等煎完药民妇就去找人。”张翠兰迟疑了一会便回道。心里想着好好的菜田要改花田,多浪费啊!但自己只是个下人,也只能照办。

“不用了,这药我自己来煎,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张大娘你拿着,记得向养蜂人问清楚,买最合适的花种上。”刘玉把银子塞到张翠兰的手中,郑重的说道。

“那民妇这就去了。”张翠兰收好银子便出了门,心中感慨道:这年轻的刘天师,出手到是慷慨。

只是好好的菜田要改花田,张翠兰很不理解,心中不免有些郁郁。

张翠兰走后,刘玉先是施展灵力,驱使空中游离的火灵气聚集到火炉中,使火烧得更旺些。虽说刘玉本身没有火灵根,但还是能通过灵识控制火灵气,只不过丹田不能长期储存罢了。

接着向烧开的水中放了大量蜂蜜,少量干贝、人参、何首乌等等药材,最后加入青礞石石粉煎熬。旺火需煎熬一天后,才可熄炉倒出浓液。

这便完成了“玄阴爆蜂术”上记载的“阴变汤”,此汤药不仅能促进孵化后的幼虫快速成熟,还能根本上改变幼虫的体质,产生异变。

张翠兰带回来几个帮工,先是把菜田中的蔬菜全部铲除,接着又给田里施了肥,重新整理了一番。

最后便移植上深蓝色的花草,名叫蝴蝶兰,张翠兰听养蜂人说这蝴蝶兰好照料,四季常开,花香清淡,蜜蜂十分喜爱。

等忙完花田中的活,张翠兰便到厨房接管了药炉。刘玉回到房中休息,药炉中加好了中药后就不用在担心,吩咐张大娘要煎熬一天一夜,让她细悉心照看火势。

第二天,刘玉大早便出去了,除了去了县里的几处医馆,还去了一家坑烧瓷器的土窑。

晚上,药水煎好后,熄去炉火,刘玉从炉中倒出一小碗黑色浓液,小心地端至房中,等待腐尸蜂幼虫卵化。

书评(99)

我要评论
  • 施法简&力,也

    虽说“木气养元术”施法简单,但时间一长就非常耗精力,也同时耽误了自身的修炼时间。只不过这是宗门委派的任务,刘玉不得不用心对待,只希望早日完成此任务。

  • ,年轻&命令,

    刘玉他爹那一辈共有三兄弟,年轻的三人,不久后便接到了刘立的死命令,那就是努力造人。

  • 辛,但&嗅着空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刘玉自&沐修炼

    刘玉自知艾元沐修炼比他还要刻苦,只不过他比自己少了一位好爷爷。

  • 有规定&宗门任

    黄圣宗有规定:凡是达到练气四层的练气期弟子,都要到黄日殿接受宗门任务。

  • 陋的茅&年。

    平日刘玉就住在这简陋的茅草房中,照料花田,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近一整年。

  • 层,并&且通过

    且同时要修练世俗中的武功秘笈。直到修为达到练气四层,并且通过宗门考验后,就可拜一位宗内筑基期修士为师。

  • 候与这&别了。

    一整年的悉心照料,总算没出什么大的差错,过些天就能完成这次宗门任务,是时候与这一大片花田道别了。

  • 百亩良&等到花

    百亩良田中种着金边花,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药,其实它应该称为金边草。金边草最少要生长了五十年后才会开花,等到花瓣盛开成熟时,立刻摘下花瓣,不能等它结果。

  • 完成度&给了刘

    所以此次任务完成度被评为优秀,原定任务奖励的基础上,多给了刘玉一袋金边草种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