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你睡了没。”夜已有近些深了,林潇潇准备在绣一会就上了床睡着。突然从门口传来王伦的声音,让她有些惊诧,这么晚王大哥找她有什么事。“王大哥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再打开门,有什么事?”林潇潇放下自己手中的刺绣前来再打开门。林潇潇再打开房门,印入眼帘的是一片深突然从门口传来王伦的声音,让她有些诧异,这么晚王大哥找她有什么事。。...

“林小姐,你睡了没。”夜已有些深了,林红雨打算在绣一会就上床睡觉。

突然从门口传来王伦的声音,让她有些诧异,这么晚王大哥找她有什么事。

“王大哥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开门,有什么事?”林红雨放下手中的刺绣前去开门。

林红雨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深蓝。

只见浑身湿答答的王伦,双手捧着一大束灵雾花站在门口,天蓝色的灵雾花沾满了雨水,显得十分娇艳。这让林红雨一下子愣住了,心碰碰的乱跳。

“林小姐,送给你。”浑身湿透的王伦颤抖地说道。伸出双手把捧着的大束灵雾花送到林红雨面前。

“王大哥,你。”林红雨脑子一片空白,用双手捧过鲜花,看着门外狼狈的王伦,一时不知说些什么。

王伦此时显得十分狼狈,没有往日冷俊的神采,显得有些疲惫,几缕头发贴在脸上,向下滴着水珠。

一身黑色劲装,沾满了泥土,已被雨水打湿紧紧地贴在身上,且开了不少口子,不知被什么划烂了,一件精致黑色飞鸟劲装算是报废了。

“希望你喜欢。”王伦脸色苍白的说道,见林红雨收下灵雾花,便转身跑进了雨中。

“王大哥,等等。”等王伦转身离开,林红雨才回过神来,连忙叫道,她想请王伦进屋,为他清理一下衣物。

林红雨看着桌上的娇艳的灵雾花,心如鹿撞,这些灵雾花不多不少刚好,九十九朵。看着这些绚丽的灵雾花,林红雨双颊绯红,显得娇羞不已,不知脑中正想着什么。

在林红雨的印象里,王伦整日板着个冷酷的脸,令人有些生人勿近之感。但对自己十分照顾,就像一个大哥哥。

记得有一次在炎南城,有个登徒浪子对自己戏言了几句,王伦气冲冲地上去痛打了他一顿。那时林红雨就觉得王伦有些过了,是不是有暴力倾向。现在看来他是喜欢自己,才那般生气。

王伦跑回自己的房间,脱下湿透了的衣服,换上有些旧的内衫,爬上了床。

他不知自己为什么这般冲动,听完灵雾花的传说后,再听到林红雨说想要灵雾花,他便一人冒雨上了山,施展轻功在山林峭壁中穿梭,寻找天蓝色的灵雾花。

在大雨中奔波了大半天,直到天黑才凑齐了九十九朵灵雾花。拖着筋疲力尽的身体,鼓起勇气来到林红雨门前。

当看到林红雨接过灵雾花的那一刻,王伦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了,他生怕林红雨觉得他孟浪,拒绝自己的心意。

他不知林红雨心中做何感想,连忙转身跑开了。他心跳的好快,乱糟糟的,接下来不知如何面对林红雨,也怕被他人看到,传出去有损林红雨的名声。

王伦趟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于入睡。王伦自知跟林红雨是不可能走到一起,以他对林县令的了解,他一定不会同意。

林县令为人势利,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林家又是名门大户,林县令是一方父母官手掌大权,老丈人又是三品尚书。所以眼光很高,对上门提亲之人的家境十分在意。

在林子河看来,自己的女儿红雨生的沉鱼落雁,自己家境又有权有势。

不说嫁给皇亲国戚,也要嫁入名门望族,家境如果不是显赫一方,根本不做考虑,他的官位也能借助亲家势力,向上升一升。

王伦生于田平县城的王家,家境贫穷,父亲长年在外走动,武功平平,是一位江湖人士。很少管家中事物,母亲张月萍苦苦的支撑着这个家,把王伦养大。

有一天,家中来了一个中年刀客,也是王伦的恩师。带来了一个噩耗,王伦的父亲在一次与人打斗中,身中数刀惨死。

中年刀客名叫蒋先,自称是王伦父亲的好友。他带到消息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田平县,照顾王伦母子。

收王伦为徒,交他练习武艺。王伦在武艺方面天资极高,很快便青出于蓝,成为一名好手。

蒋先在江湖中外号“落叶刀”,一套落叶狂风刀,招式刚猛,快如狂风,乃一流高手。只是在与人打斗中身受重伤,武功退步,沦为三流刀客。

这便是他为何与王伦父亲,这位武功平平的江湖人成为好友。也正因为伤势严重,才在田平县落脚,退出江湖。

在王伦束发之年,蒋先伤势发作死于家中。在王伦看来恩师更像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十分关爱。

而王伦的亲生父亲死于何人之手,恩师蒋先从未提起,王伦也从未过问。

就算如今成为田平县的总捕头,八品官职在身。王伦也没有想过去追查,因为在王伦看来这般不顾妻儿,一心在江湖厮混之人,死于江湖争斗便是他的宿命,王伦从未想为他报仇。

王伦武学天赋极高,如今年纪轻轻便是一流高手,打通任督二脉后,更是触摸到先天境界的门槛。

如去外界闯荡,成就必定比现在要高。凭着这身武艺,入伍参军,最少能当个五品游骑将军。可是他的母亲张月萍因为操劳过度,顽疾缠身,常年卧床不起,要人照料。

王伦虽然胸怀大志,想光耀门楣,出人头地。但为了近身服侍老母,便在县衙谋了个差事,养家糊口,直到如今坐上总捕头之职。

第二天,林红雨来向张员外辞行,说是要回县里去。张广一再挽留,让她多住几日。但林红雨很坚持便同意了,让人去安排事宜。

阴灵花刘玉也见识过了,留在灵雾山庄也没什么事。自己还身任天师一职,怕田平县出什么状况,便想和林红雨一同回去。

张广自是不同意,但拽不过刘玉,也无奈妥协,只能让刘玉回田平县。

刘玉骑上马和王伦走在前方,林红雨在身后的轿中坐着。林红雨上轿时,一直低着头,手上提着一个花篮,沉默无言。里面装满了天蓝色的花朵,刘玉仔细一看,全是那鲜艳的灵雾花,不禁感到有些诧异。

书评(469)

我要评论
  • &基期,

    没有筑基丹的辅助,想要直接晋级成为筑基期,只有那些天资妖孽之辈才有可能成功。

  • ,“金&修炼良

    金边花珍贵之处在于它是炼制二品灵药“金元散“的主要原料,“金元散”是练气中期的修炼良药,尤其是拥有金系灵根的修士,服用后效果非常显著。

  • ,护体&身又提

    但伤势太重动弹不得,不久就有林中猛兽闻着血腥之气而来。张无心眼看猛兽扑来,护体法器损毁,自身又提不起一丝法力,便只能闭目等死了。

  • 读的古&来越多

    开始修练法诀后,也是从易到难。读的古经则越来越多,内容也越来越深奥。

  • 都有专&。

    黄圣宗传承八千余年长盛不衰,从它严谨,正统,负责的传教体系,便可初窥一二。宗内练气四层以下的弟子,全部都居住在半山脚的初元殿中,生活各方面都有专人照料,可安心学习与修行。

  • 石,只&的价值

    如一柄一品法器青光剑,坊市中售价约为五百块低级灵石,只要你积攒了两百贡献点,就可到黄日殿换取此剑了,由此可见贡献点的价值。

  • 最少要&摘下花

    百亩良田中种着金边花,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药,其实它应该称为金边草。金边草最少要生长了五十年后才会开花,等到花瓣盛开成熟时,立刻摘下花瓣,不能等它结果。

  • 中帮着&命悬一

    机缘就是这么奇妙,回到家中帮着走镖的刘立,有一次深夜押镖,途经一处荒山老林时,竟救下了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黄圣宗筑基修士“张无心”。

  • 有些孤&慰。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质,就&能拜入

    告知刘立,如若他的后人携带此令,抵达黄圣山,年龄在十岁之内,并具有修仙资质,就能拜入黄圣宗,成为黄圣宗弟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