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灵雾花…”林红雨边走边说,慢慢的地把灵雾花的典故道出。传说很久以前,灵雾山下住着一家猎户。女主人名叫张忌,是一名家喻户晓的猎人,身手非常敏捷度。他的妻子名叫赵梅,非常好看温柔贤惠。两人极其恩爱有加,过着幸福和快乐的生活。但是天降灾祸,赵梅竟身患重病绝症,一病相传很久以前,灵雾山下住着一家猎户。男主人名叫张忌,是一名家喻户晓的猎人,身手十分敏捷。他的妻子名叫赵梅,十分漂亮贤惠。两人极为恩爱,过着幸福的生活。。...

“这灵雾花…”林红雨边走边说,慢慢地把灵雾花的典故道出。

相传很久以前,灵雾山下住着一家猎户。男主人名叫张忌,是一名家喻户晓的猎人,身手十分敏捷。他的妻子名叫赵梅,十分漂亮贤惠。两人极为恩爱,过着幸福的生活。

可是天降灾祸,赵梅竟身患绝症,一病不起。张忌心如火焚四处求医,可是仍不见好转,走访方圆百里的各大名医,但他们都表示束手无策。

不久后赵梅病重,已经奄奄一息,张忌守在妻子的身旁泪如雨下,双手紧紧地抓着赵梅消瘦的小手。

赵梅感到自己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很快就要离开人世,她不想让丈夫看着自己离去。怕张忌太过伤心,便艰难地开口说道:“张哥,我想看灵雾花,你能给我去摘一些吗?”

“好的,梅妹,你先睡一会,我这就去给你摘来。”张忌听到妻子微弱的声音,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张忌饭也顾不上吃,拿着绳索就上了山,这灵雾花花色天蓝,十分漂亮,他有时打猎发现,便会顺手采回来送给妻子。

赵梅也十分喜欢,可是她不知的是,这灵雾花生在悬崖峭壁之上,十分稀少且难于采摘,每次张忌小心翼翼地才能摘到。

张忌上山后,凭着多年的打猎经验,很快就摘到十几朵灵雾花。

按往日来说,这时便可下山送给赵梅,她见到这么多灵雾花一定会高兴。可想到妻子的病情,这有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送给她鲜花,心中便想着多采一些。

小半天过去后,筋疲力尽的张忌已经采了小半药筐灵雾花,在休息的时候数了数,总计九十八朵,便想着再摘两朵凑个整数。

一处陡峭的绝壁上,张忌又发现了一朵灵雾花,他把绳子的一头紧紧地绑在大树上,一头放下悬崖。自己便顺着绳子爬下去采摘灵雾花。

张忌抓着绳子,缓缓地向下滑动,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使绳子变有些滑手,本来就疲惫的张忌感到更加乏力,但他还是咬着牙向下爬去。

张忌艰难地向下缓慢地爬着,终于到达那朵灵雾花开的峭壁处。他左手伸出去采摘灵雾花,右手紧抓着绳子。当张忌抓到灵雾花的那一刻,心神稍放松,右手一滑便从高空掉了下去。

张忌脑中一片空白,闭着眼睛手紧紧地抓着那朵灵雾花。眼看就要掉下崖底,尸骨无存,突然一道灵光裹着极速下落的张忌,把他带回到了山顶上。

“下雨天采药太危险,你快些回去吧!”原来是一位路过的神仙救了张忌。

张忌见自己没有死,听到声音睁开了双眼,只见旁边站着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人。想来就是他救了自己,这位老人一定是位神仙。

“老神仙,你救救我家娘子吧!”张忌立刻跪下,痛哭地说道。

老神仙见另有隐情,便耐心的听完张忌的哭诉。老神仙被张忌所做所为感动,便带着他飞回到山下张忌的家中。

当张忌满心欢喜地背着,装有九十九朵灵雾花的药筐,推开家门后,才发现妻子早已停止了呼吸,张忌顿时瘫坐在地,失心痛哭。

老神仙见这对夫妻如此相亲相爱,便施展仙法唤回赵梅的魂魄,令她起死回生。

两夫妻经过阴阳两隔后,再次相见,激动地相拥在一起,久久不愿松开。随后两人定要留下老仙人做客,为老仙人做一顿饭菜,回报大恩大德。

老仙人有事不便停留,但又推脱不了两人的盛情款待。

便拿起张忌装有九十九朵灵雾花的药筐说道:“世间万物,有因必有果。你们因此物与我结缘,我便带走此物,了结这段善缘。”说完后老仙人便烟消云散离开了。

最后这个传说演变出这么个说法,说是只要男子亲自到灵雾山采摘九十九朵灵雾花,送予钟情的女子。女子收下后,那么两人一定能喜结良缘,白头到老。

所以田平县只要有儿女成亲,家人总要想办法弄些灵雾花,放在家中装饰,讨个吉利。

“九十九朵灵雾花,那一定很美!”林红雨慢慢讲完故事,悠悠地感慨道。

“刘公子,你以后会不会送给心仪女子灵雾花。”林红雨转过身,用希冀的目光盯着刘玉问道。双眼含情脉脉,宛如秋水。

“修道之人,当清心寡欲,对男女之情不做考虑。”刘玉低下头全当没看见,口事心非地说道。

听了这个感人至深的传说,刘玉心中也十分期待一份真诚的情缘,希望自己以后能遇到一个同道女子,结为连理,双宿双飞。

“哼!”林红雨听刘玉这般无情的言语,有些生气地转过身,到是一旁的王伦满怀深意地看了刘玉一眼。

“要是我也能像传说中赵梅夫人,那样收到漂亮的灵雾花可多好啊!”林红雨小声地嘀咕道。

虽然林红雨自言自语声音很小,但一直全心关注的王伦还是听的很清楚。王伦冷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异样,用力的握紧了手中的长刀,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林红雨趴在窗台上,一头秀发散漫地搭在肩上。看着烟雨缭绕的灵雾山,心中燃起莫名的忧伤。

刘玉三人从山中回到灵雾山庄,不久后就下起了蒙蒙细雨,这细雨就像落在林红雨的心头,浇灭了她心中的热情。

林红雨心中想着自己三番两次的讨好刘玉,可是他对自己总是不理不睬,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

这让林红雨心中产生了迟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是自做多情,一厢情愿,这般讨好他让自己感到有些不堪。

自己是真的爱上了他,还是爱上了他修仙者的身份,林红雨想着以后还要不要坚持这样做,她有些迷茫。

雨是越下越大了,林红雨吃过晚饭便回到客房,也没心思去找刘玉,内心是越发失落。

听着外面哗哗地雨声,让她有些想家,这次游玩并不像之前料想的那般美好,林红雨决定明天就回家去。无人陪伴有些无聊,便绣起了刺绣打发时间。

书评(124)

我要评论
  • 内其它&们大多

    不像宗内其它同门弟子,他们大多数为双灵根,甚至更优秀的单灵根。

  • 十几天&成为宗

    刘玉曾经的一个好友名叫艾元沐,比刘玉早入门十几天,只不过比他年长两岁,跟他一样凭借黄门令,才有幸成为宗内弟子,也是三系杂灵根。

  • 宗门考&内筑基

    且同时要修练世俗中的武功秘笈。直到修为达到练气四层,并且通过宗门考验后,就可拜一位宗内筑基期修士为师。

  • 开始修&是从易

    开始修练法诀后,也是从易到难。读的古经则越来越多,内容也越来越深奥。

  • 层花浪&。

    香风拂过,百亩花田里由近至远荡起了层层花浪,犹如一片金色汪洋。

  • 修仙资&质。刘

    刘立数年后便多出不少孙辈,但皆为肉身凡胎,不具备修仙资质。刘立心情一天天沉重,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平日对三个儿子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可愁死了兄弟三人。

  • &,且缝

    刘玉慢悠悠地向前走着,手中摇晃着一绿色小布袋。小路由整条青石一阶阶铺就而成,青石表面多处布有青苔,且缝隙中长有无名小草。

  • 者才会&宗门修

    云州无数修真者想尽方法,也要拜入黄圣宗。但黄圣宗收徒极为苛刻,只有少数天资优越者才会被收入宗门修行,成为黄圣宗门弟子。

  • ,只不&过他比

    刘玉自知艾元沐修炼比他还要刻苦,只不过他比自己少了一位好爷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