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贤侄,这便到了。”张广笑着地说。扭过了一堵墙,一片良田印入眼帘。这片良田到是不太大,左右有五亩左右。井然有序地种着一种半人高的花草,此时花草上了结出了花蕾,非常好看。“振英回来,这位是黄圣宗的刘天师,这是我的侄儿。”张广把在此看管的张转过了一堵墙,一片良田映入眼帘。这片良田到是不太大,大约有五亩左右。井然有序地种着一种半人高的花草,此时花草上已经结出了花蕾,十分漂亮。。...

“刘贤侄,这便到了。”张广笑着说道。

转过了一堵墙,一片良田映入眼帘。这片良田到是不太大,大约有五亩左右。井然有序地种着一种半人高的花草,此时花草上已经结出了花蕾,十分漂亮。

“振英过来,这位是黄圣宗的刘天师,这是我的侄儿。”张广把在此看守的张振英,介绍给刘玉。

“在下张振英,拜过刘天师。”张振英连忙行礼道。

“张大哥客气了,小弟刘玉,请多多关照。”刘玉见张振英已至中年,身形魁梧便回道。

“好了,振英你带刘天师到田里去看看。”张广笑着说道,自己在一旁的小屋休息,年老了精力没有那么好。

“刘天师,这边请。”张振英带着刘玉走进了花田。

刘玉只感到精神一震,好久没有感到这么浓郁的灵气了,虽比不上黄圣山的灵气的浓度,但深度已经达到了一成。

自从下了黄圣山,刘玉只能靠服用丹药修行,外境灵气含量实在是太低了。

重新沐浴在充沛的灵气中,感到神清气爽,分外舒适,再加上药田中弥漫着一股淡淡地清草香,让刘玉心情一下子愉乐起来。

“张大哥,冒昧地问一句,此地为何灵气如此充裕。”刘玉想不通来到灵雾山后,并没有感到灵气浓度有太大的变化,一样的稀薄,为什么此地灵气这般充足。

“刘天师,请看那里。”张振英指着灵田中间说道,只见花田正中放着一尊外形奇特的物体,像是一块巨大的盘状玉石。

“这灵田四周,这边,还有那边。”张振英又接着说道,刘玉随着他的指引看去,只见花田四周外插了不少一人高的四方法旗。

“张大哥,这是什么阵法吧!”刘玉猜测道。

“刘天师,师出名门,一看便说对了。这片灵田,是祖传下来的。这灵田四周布有一个小型聚灵阵,所以灵气才会这般充裕。”张振英恭维地解释道。

原来张家为了维护这一片灵田,在家族鼎盛时期花了一大笔灵石布下了这座聚灵阵。

灵田如果没有充足的灵气滋养,很快便会沦为普通家田,最多只是肥沃一点,就种植不了灵药。

张家这座聚灵阵由中间的玉制阵盘,和四周的八根阵旗组合而成,当时花了近百万块低级灵石,可见这阵法的珍贵。

主要功效就是聚集四方的游散的灵气到灵田中,维持灵田中灵气的高浓度。这样不仅灵田得到滋养,田中的阴灵花也能更好的生长,品质更佳。

要知道这片灵田种植的阴灵花,可是张家灵石收入的唯一来源。每十年这片灵田能开大约四百多朵花,除去上交给黄圣宗的两百朵,张家自己能留下两百朵左右。

这么多年来,每次都以一朵三百块低级灵石的价格卖给黄圣宗,张家能得到一笔六万块低级灵石的收入。

之所以卖给黄圣宗,一来,是因为每朵阴灵花的坊市卖价差不多也就是三百块低级灵石,就算有人出高价,也高不了太多。

二来,主要还是出于安全考虑,张家势弱,单独去卖两百朵阴灵花很容易被歹徒盯上,可能血本无归。

修仙界就是这般血腥阴暗,所以还不如卖给黄圣宗,讨个人情。

这灵田中的阴灵花含苞待放,小小花蕾已经露出六色花瓣,格外漂亮,在张家的眼里,只要能守护好这片灵田,张家就有复兴的希望。

来灵雾山庄的第二天,一大早林红雨就拉着刘玉,要去山上游玩,观赏风景。

这灵雾山树木茂盛,花草姹紫嫣红,树林枝繁叶冒,郁郁葱葱,大早上山中笼罩着淡淡的薄雾,空气清新,行走在山中,让人生出悠然自得之感,心情也爽朗了起来。

“刘公子,快点啊!你快看那边,那只小鸟好漂亮啊!”林红雨蹦蹦跳跳地走在最前面,一路上大呼小叫显得十分愉快。

林红雨在家中可闷坏了,她性格好动,但在家中母亲管的严,这回又跟刘玉一起来到灵雾山游玩,令她分外高兴。

“小姐,走慢点。”跟在林红雨身后的王伦,见林中小路十分曲折,一直跟着林红雨,生怕她一不小心踏空滚下山去,不时提醒说道。

王伦受林夫人的委托,守护前来灵雾山游玩的林红雨。王伦武艺高强,为人正直,是县城的总捕头,林夫人十分放心。几乎每次林红雨外出,都让王伦跟在身旁护卫,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看着眼前身着绿色连裙,漫步在林中嬉笑的林红雨,王伦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只觉的林红雨就像一位林中仙子,一颦一笑间牵动着自己的心,这些年能默默跟在林红雨身旁,看到她甜美的笑容,王伦就十分快乐。

“看,灵雾花!”林红雨指着对面悬崖上,一朵天蓝色的无名花朵尖叫道。

这朵灵雾花生在悬崖石缝间,有八片天蓝色的花瓣,花瓣上的露珠在早晨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十分漂亮。

“刘公子,你知道为什么此山名叫灵雾山吗?”被花朵吸引,驻足不前的林红雨,等刘玉走近后幽幽地问道。

“林姑娘,在下初到贵地,并不知其中有何典故。”看了眼对面生下石缝间天蓝色的花朵,刘玉开口回道。

“便是因为对面的那朵灵雾花,这种漂亮的花只有此山脉中才有,十分稀少。而咱们站的这座山峰,时常能发现灵雾花,所以才叫灵雾山。”林红雨笑着解释道。

“你们知道关于灵雾花的传说吗?”林红雨狡黠地笑道。

刘玉才到田平县不久,怎会知道。便看向王伦,这位手握长刀面容冷俊的侍卫,一直默默无语,与自己保持距离,刘玉隐约觉得他对自己有些成见。

“林小姐,手下不知。”王伦虽在田平县长大,但真不知这灵雾花有什么典故,尴尬地说道。

他只知道这种花十分珍贵,当田平县富贵人家成亲时,会花高价买来,摆上一束装饰婚房。

书评(147)

我要评论
  • &速聚集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次遭遇&仍一无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 ,熟练&的金边

    双手合于胸前,三指相触结“凝神印”,调动自身法力,熟练的运起“木气养元术”,滋养四周的金边花。

  • 金元散&常显著

    金边花珍贵之处在于它是炼制二品灵药“金元散“的主要原料,“金元散”是练气中期的修炼良药,尤其是拥有金系灵根的修士,服用后效果非常显著。

  • &身怀灵

    直到刘玉出生,令年老的刘立狂喜若疯,宛如重获新生。刘玉具有修仙资质,说白了就是身怀灵根,有了灵根就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

  • &。

    刘玉自知艾元沐修炼比他还要刻苦,只不过他比自己少了一位好爷爷。

  • &来没看

    此前,刘玉从来没看过艾元沐流泪,平日的他十分爽朗,无论什么事都不会太计较。

  • 学堂学&长达五

    刘玉七岁入门后,也住在初元殿。每天要去各大学堂学习,识字、读经、筑体等等,时间长达五、六个时辰。

  • &,也被

    其中灵根资质上品的单灵根,也被称为天灵根,有着天之宠儿的意义。

  • 则继续&。

    前几年,宗内不会传授任何修练法诀,只会教导一些基础咒文,而且会有考核,不合格者则继续学习,直到通过考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