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刘玉左手掌心吸住五彩光球,轻轻地双腿伸直手臂往前,拍在对面张天赐的腹部,五彩光球缓缓地浸在了张天赐瘦弱的身体里。就这样,刘玉的左手始终贴在张天赐的腹部,一动不动,过了左右一刻钟的时间,刘玉才抽回左手,睁开眼睛了双眼。“刘贤侄,测出了?”坐在一旁就这样,刘玉的左手一直贴在张天赐的腹部,一动不动,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刘玉才收回左手,睁开了双眼。。...

此时,刘玉左手掌心吸住五彩光球,轻轻伸直手臂向前,拍在对面张天赐的腹部,五彩光球缓缓浸入了张天赐瘦小的身体里。

就这样,刘玉的左手一直贴在张天赐的腹部,一动不动,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刘玉才收回左手,睁开了双眼。

“刘贤侄,测出来了?”坐在一旁干等的张广,立马问道,语气急促显得十分紧张。

“恭喜啊!张员外。天赐灵根资质极好,乃金、火双灵根,十分难得。”刘玉也为这个勇气过人的小家伙感到高兴,天资不错。

“真的,乖孙子。快谢谢刘叔叔。”张广抱起张天赐激动地说道。

“谢谢,刘叔叔。”张天赐边套着上衣,边说道。心中想着刚才这位叔叔,也不知对自己做了什么,肚子一直暖暖地好舒服。

其实测灵术并不是很高深的法术,原理十分简单。

刘玉控制空中少量游离的五行灵气,把这些灵气通过灵力小心地送至张天赐丹田中,便放开了对这些五行灵气的控制。

然后只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再查看张天赐丹田中,剩下何种属性的灵气,便可知道张天赐的灵根资质。

不过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刘玉需消耗自身灵力,小心地护住张天赐脆弱的丹田。

防止丹田中少量的五行灵气相互排斥,发生激烈冲突伤了张天赐,所以张天赐才会感到肚子暖暖地。

一刻钟的时间一到,刘玉便仔细观察张天赐的丹田,只发现了金、火两种属性的灵气。

木、水、土三种属性的灵气已经消散,这就表明张天赐身怀金、火双属性灵根,资质算的上十分优秀。

送走刘玉后,张广回到卧室,为自己倒了杯茶,今天对他来说真是好日子,收得了一名义孙,为家族新增了一位修仙者。

更没想到的是鸿运当头,喜上加喜,这天赐资质优秀,仍金、火双灵根,达到了黄圣宗收徒的条件。

等自己悉心教导一、二年后,就送到黄圣宗去修行,到时家族便多出一名黄圣宗弟子,实力定会加强不少,想到这张广满脸的皱纹都笑开了。

张广心里盘算着,这一、二年除了教张天赐读书识字外,更重要的是对他多些关心宠爱,让他感受到亲情,情感上认同张家,真心的融入到张家,成为张家的一份子。

天赐这孩子无父无母,加上乖巧勇敢,对于张家来说再好不过了,跟张家本家人没什么两样,也不怕他长大后心生杂念。

“爹,那边来消息了。”张振气进来后关上房门,低声地说道。

“他们怎么说?”张广收起笑容,绷着脸严肃地问道,可见此事十分重要。

“他们说,只要咱们在一个月内凑齐灵石,随时可以交货。”张振气低沉地说道,显得心事重重。

“那他们有没有说货物的情况,是否按照咱们提的条件找的?”张广问出心中最关心的问题。

“他们说就是遵守咱们提的条件找的,才花费了些时间,不然早就可以交货了。”张振气如实回道。

接着犹豫地说道:“爹,要不就算了。您看咱们已经有了天赐这孩子,不必再浪费那么多灵石。”

“好了,你出去吧!为父再想想。”张广不耐烦地说道。

“哎!”张振气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出了房间。

屋内的张广,闭着眼睛苍白的眉毛不时颤动,心中正翻天覆地的挣扎着,对谋划了很久的事情变的举棋不定。如果没有张天赐出现,张广就不会这么犹豫不决。

张家血脉衰退,已经三百年没有出现过修仙资质优良的后人。就靠着每百年一次黄圣宗的特赦名额,苦苦撑到现在。

已经到了要沦为凡族的地步,张广日日寝食难安。最后他心中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买一个资质优良的孩子,培养他长大后,再跟张家后人联姻。

这样一来,不仅能加强张家稀薄的修仙血脉,而且又能极大的增强张家的实力。

张广数年前,就有了这个想法,便派二子张振气去外面打探消息。

张振气联系到一个神秘组织轮回殿,这个组织说是可以卖给张家天资上佳的小孩,也就是具有单灵根的小孩。

只是价格太过吓人,一名单灵根小女孩要价低级灵石十二万块,一名单灵根小男孩要价低级灵石八万块。张振气拿不定主意,便回去把消息禀报给张广。

这轮回殿名气十分响亮,是一个神秘组织。无门无派只在一些大的坊市开店,表面买卖一些修仙材料,暗地里做着人口生意,贩卖具有修仙资质的凡人。

而且张振气听说这轮回殿后台很硬,一些名门正派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不敢贸然出手。

这轮回殿也十分谨慎,从来不跟实力强大的修仙门派发生纠葛,产生矛盾。

就算真的发生一些摩擦,这轮回殿也会主动示弱,自愿吃亏,做出退步,这轮回殿一直秉着和气生财的态度。

张振气还听说这个组织势力范围很大,整个东元大陆都有据点。

传言千年前,东元大陆西部的一个修仙门派化雨门,与轮回殿发生矛盾。轮回殿再做出让步后,化雨门不依不饶仗着门派势大,连拔十多个轮回殿据点。

后来传出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化雨门门派大阵被人攻破,全门派数千名精英弟子无一幸免,全被屠戮,化雨门门派驻地秋雨峰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化雨门山门被焚毁,就连宗门太上长老一位灵婴期的大修士也被击毙,化雨门从此除名,最终证实正是轮回殿所为,犹见此神秘组织的可怕。

张广经过反复斟酌,便决定要买一个单灵根小女孩。等以后和张家后人联姻,不仅加强了张家的实力,还增强了张家血脉。

张广谨慎地向轮回殿提出了两点要求,一是小女孩年龄要低,在二、三岁左右,还没有开始记事。

二是要保证小女孩的家人不会找来,保证不会给张家带来灾难。

轮回殿方面答应了张广的这两点要求,问什么时候要货,他们好准备,张广在交了两千块低级灵石的定金后,让轮回殿等候自己的消息。

书评(215)

我要评论
  • &了一块

    不仅赠与了刘立大量灵石和丹药,还留下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黄门令”。

  • &的教义

    黄圣宗对新弟子修行的教义是厚积薄发,大多数名门正派教导门下弟子也都是如此。

  • 宗。但&资优越

    云州无数修真者想尽方法,也要拜入黄圣宗。但黄圣宗收徒极为苛刻,只有少数天资优越者才会被收入宗门修行,成为黄圣宗门弟子。

  • 年限越&边花药

    跟大多数灵药一样,金边草生长的年限越高,开出的金边花药效便越好。黄圣宗的这大片金边草生长了三百多年,十分难得,非常珍稀。

  • 只不过&起也才

    只不过这次任务耗时长了些,但前两年完成宗门任务得到的贡献点,加到一起也才九十多点。那时接到的宗门任务都是短时期的,奖励非常低。

  • &处的茅

    想到这刘玉就感到头痛,拍了拍下衣,站起结束了这次施法,慢慢走向不远处的茅草房,打算休息一会。

  • &多处布

    刘玉慢悠悠地向前走着,手中摇晃着一绿色小布袋。小路由整条青石一阶阶铺就而成,青石表面多处布有青苔,且缝隙中长有无名小草。

  • 是最让&对的精

    但天灵根并不是最让人羡慕的,资质最好的要属那些极少数的“道体”,每个身怀“道体”的宗门弟子,都是宗门绝对的精锐。

  • ,只不&过他比

    刘玉自知艾元沐修炼比他还要刻苦,只不过他比自己少了一位好爷爷。

  • ,全部&与修行

    黄圣宗传承八千余年长盛不衰,从它严谨,正统,负责的传教体系,便可初窥一二。宗内练气四层以下的弟子,全部都居住在半山脚的初元殿中,生活各方面都有专人照料,可安心学习与修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