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四周传来哈哈哈哈大笑声,原来是正走上高台的是一个小乞丐。穿着破破烂烂的上衣,下身光着身子。小乞丐可能会特地去彻底清洗过,身子还算非常干净。而已长长的头发像乱草一样披在头上。小乞丐低着头,疾步走到桌前,一双瘦的只剩骨头的小手,颤抖着地放到测灵珠上面。四周传小乞丐可能特意去清洗过,身子还算干净。只是长长的头发像乱草一样披在头上。。...

突然四周传来哈哈大笑声,原来正走上高台的是一个小乞丐。穿着破破烂烂的上衣,下身光着身子。

小乞丐可能特意去清洗过,身子还算干净。只是长长的头发像乱草一样披在头上。

小乞丐低着头,快步走到桌前,一双瘦的只剩骨头的小手,颤抖地放在测灵珠上面。四周传来的嘲笑声让他想逃跑,低着头咬着嘴唇,不让人看到眼中的泪水,他并没有放弃。

这个小乞丐一直在田平县管辖的牛冲镇生活,别的乞丐叫他小豆芽。

从他记事开始自己就是一个乞丐,跟着一个老乞丐讨生活。老乞丐冻死后,他就一个人在牛冲镇挣扎着活着。过着饥寒交迫,受人白眼的生活。

小乞丐听街上人讨论测灵大会后,经过反复考虑,便上一户人家偷了一只土鸡杀了,带着这只土鸡上路,经过几天几夜才赶到田平县。

小乞丐想着牛冲镇太小,自己迟早会像老乞丐一样饿死在那里。

来参加测灵大会就算自己没那大运,也好在田平县继续当乞丐。他听说田平县可比牛冲镇大多了,想来日子会比在牛冲镇好过一点。

“看,发光了。”人群中一个眼神好的大婶尖声地叫道。只见测灵珠开始泛着微微白光,且越来越亮。

“哄”的一下,人群像炸开了一样,一时七嘴八舌说开了,都说这小乞丐算是撞了好运,祖宗保佑,苦日子算是到头了,以后进了张家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好、好、好、”张广一下站了起来,兴奋地来到台中,拉着小豆芽的手,四下打量着说道。

“乖孩子,你愿意来张家生活吗?老夫收你做义孙,让你上学堂,做一个小少爷。”张广激动地问道。

“能吃饱饭吗?”小豆芽擦了擦通红的双眼,轻声问道。

他没想到自己真的撞了大运,身上有那什么灵根。现在张家要收他当义孙,他不知上学堂有什么用,只关心进了张家能不能吃饱饭。

“能吃饱,鸡鸭鱼肉随便你吃,还给你穿新衣服,以后都不会在挨饿了。乖孩子要是你愿意,现在爷爷就带你去吃好吃的。”张广连忙慈祥地说道

“我愿意。”小豆芽听到以后能吃饱,不挨饿便小声地回道,他可是饿怕了。

“好,现在老夫在此宣布,收这个孩子为义孙,乡亲们帮忙做个见证。”张广抱起小乞丐大声说道。

高台下面的百姓纷纷喝彩,为张家感到高兴。张家在田平县一直以德服人,从不仗势欺人。张家名声甚好,算的上是德高望重。家主张广,百姓们都会尊称一声“张员外”。

还在排队的待测家庭,本来都已经有些垂头丧气,现在见一位小乞丐都成功了。纷纷受鼓舞,变的士气高涨。

张广带着小豆芽下台回张家大院去了,测灵大会又继续开始。只是后面就在也没有发生奇迹,直到下午测灵大会结束,也没有一个孩子再测出有灵根。

刘玉坐在高台上观看着测灵大会,为小豆芽的勇气感到钦佩。小小年纪意志就如此坚定,张家算是捡了一个宝。

测灵大会结束后,刘玉、林县令一家人和一些有身份的人,便被请到张家大院,张家早已摆好宴席,招待他们。

“刘公子,刚才那么多小孩就只有一个身怀灵根,老天有些不公平。”林红雨看刘玉身旁没人,便走到刘玉身旁抱怨地说道,心中想着要是人人都能修仙就好了。

刚才在高台上,林红雨就想跟刘玉说话。只是母亲林夫人死活拉着,不让她与刘玉在外人面前太过亲近。

台下人那么多,要是被好事者谣传就不好了。林夫人怎么看刘玉,都不顺眼,觉的刘玉是个伪君子。

“天道莫测,一切自有天定,林姑娘看开点吧。”刘玉安慰着说道。

“哼!不说这个了,刘公子你怎么不喜外出的,老是闷在房里多无聊啊!”林红雨皱着眉头问道。

“修道之人,当清心寡欲,在家中潜心修行。”刘玉神色严肃地说道。

“那过几日你去灵雾山庄游玩,能不能带上我,好久没去了,那里的景色可美了!”林红雨眨着眼睛狡黠地说道。

在高台上张员外邀请刘玉,去灵雾山庄做客,刘玉答应了。她一直在关注着刘玉的动静,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这…”一时刘玉不知如何回答,和林红雨一起去有些不妥。

“怎么,不愿带我去啊!你把我当不当朋友啊!”林红雨抓住刘玉的手,摇晃着娇声地说道。

“好吧!到时一起去。”刘玉抽回手连忙答应,怕被人看到坏了林红雨的名声。

这一幕,就被不远一直暗暗关注的总捕头王伦看到了,冷俊的脸色变的铁青,心中充满了苦涩。

宴会结束后,刘玉被张广特意叫住,并没有和其他宾客一起离去。说是有事要请他帮忙,刘玉被请到一间客房等待。

“天赐,拜见天师大人。”张广拉着一位身穿华丽衣服的小男孩,来到客房说道。

“拜见天师大人!”小男孩怯生生地说道。刘玉一看,这男孩有些眼熟。

“刘贤侄,这便是上午新老朽收的乖孙子,起名叫做张天赐。”张广乐呵呵地说道。

“张天赐?名字起的好,在下恭喜张员外收得义孙。”刘玉恍然大悟地说道,怪不得有些眼熟。

“刘贤侄,老朽叫住你。是想你帮老朽一个忙。”张广看着刘玉说道。

“有什么事,张员外说就是了。”刘玉客气的回道。

“张家传下来的测灵珠,只能测出天赐含有灵根,测不出天赐的灵根资质,想让刘老弟帮个忙,施展测灵术,帮天赐看看灵根资质如何?”张广恳求地说道。

“没问题,现在就开始吧!”刘玉看着依偎在张广身旁的张天赐,一口便答应下来。这测灵术刘玉在黄圣山初元殿到是学习过,是一门一品中等辅助法术,功效就是用来帮人测试修仙资质,具体含有什么属性灵根。

刘玉盘坐在木床之上,让张天赐光着上身坐在对面。只见刘玉闭眼施展法咒,双手捏着手印,一会后只见刘玉双手间浮现一颗五彩光球。

书评(389)

我要评论
  • &他继续

    但那次艾元沐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双手抠进泥土中,向宗内管事磕头苦苦恳求,让他继续留在宗内修行。

  • 歧视,&要好的

    因为俩人情况相同,且都受到其他弟子的歧视,便成了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因为修为没有达到练气四层,被强制逐出宗门。

  • 丹”,&向上晋

    最吸引刘玉的莫过于“筑基丹”,练气期修真者达到练气十层大圆满后,在向上晋升就是筑基期修士了。想要晋级到筑基期,就少不了筑基丹。

  • 大树,&惬意。

    小路两旁直立着紧密的参天大树,半午的阳光被浓密的树叶所挡,一丝也照不进来。轻风拂面,刘玉显得十分惬意。

  • &的,资

    但天灵根并不是最让人羡慕的,资质最好的要属那些极少数的“道体”,每个身怀“道体”的宗门弟子,都是宗门绝对的精锐。

  • 回到家&灰意冷

    直至知命之年回到家中,心灰意冷,这才收心养性,认命安享晚年。

  • 着泪水&的向山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 拥有木&边花沐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后人携&弟子。

    告知刘立,如若他的后人携带此令,抵达黄圣山,年龄在十岁之内,并具有修仙资质,就能拜入黄圣宗,成为黄圣宗弟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