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但是是一个测试活动,每一年举办一次。我们刘家会为田平县四方百姓的孩子,测试身体资质,看是否可以身具灵根,是否可以具有独特修仙资质,到时候刘贤弟来一旁观看视频就明白了。”张广轻轻一笑作出解释道。刘玉在刘家始终呆到早上,才回住处,这刘家招待客人到是非常热忱,美酒佳酿刘玉在张家一直呆到晚上,才回到住处,这张家待客到是十分热情,美酒佳酿,玉盘珍馐,极为丰盛。与张员外也相谈甚欢,并约定七日后,刘玉前来参加张家举办的测灵大会。。...

“只不过是一个测试活动,每年举行一次。我们张家会为田平县四方百姓的孩子,测试身体资质,看是否身怀灵根,是否具有修仙资质,到时刘贤侄来一旁观看就知道了。”张广微微一笑解释道。

刘玉在张家一直呆到晚上,才回到住处,这张家待客到是十分热情,美酒佳酿,玉盘珍馐,极为丰盛。与张员外也相谈甚欢,并约定七日后,刘玉前来参加张家举办的测灵大会。

近几日,田平县城街上人流明显增多,常常看到带着小孩的乡下人风尘仆仆赶来。这些人或住在亲戚家,或住在客栈,有些甚至露宿街头。

一时田平县城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茶馆的闲人也议论纷纷,说的就是张家举办每年一度的测灵大会。

张家每年都会举办一次这样的大会,只要家中有孩子年龄到达六岁,小于十二岁就可去张家报名,免费测试是否具有修仙资质。

如果测出有修仙资质,张家便会收这名孩子为义子,给他亲生父母一笔丰厚的银子,并安顿妥当。

现张家就有一位管事叫张振山,就是二十几年前测出具有修仙资质而收的义子。

他的亲生父母原只是乡下的庄家人,十分贫穷。现在就因为孩子被张家收为义子,早就搬到城里住下,过着轻闲的日子。

这等好事早就传遍了方圆数百里,每次只要快到这个日子,就能看到许多从乡下带着孩子,赶来的庄家人。

这些人都期盼着自家孩子能测出灵根,为了孩子的将来,也为了富裕的生活,都不辞辛苦赶来碰碰运气,这便造就了田平县城一时的繁华。

测灵大会的日子转眼便到来,在张家大院不远的一处空地上,架起了一座木制宽阔高台。

报名参加测灵大会的人,早早便在台前排好队,林县令也受邀在高台上观看,大量的县衙捕快在场内维持秩序。高台四周前来观看的百姓,人山人海围得水泄不通,一时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大家静一静,午时已到,测灵大会现在开始!”张振气得到族长的提示,便高声宣布道。

张振气宣布完后,便打开了旁边木桌上,摆着的一个巨大的红木盒子。盒盖拿开后,只见盒中放着一个人头大小的透明圆球。

圆球晶莹剔透就像月明珠一样,一看就是件了不起的宝贝。惹得四周百姓众说纷纭,纷纷猜测这是件什么宝贝。

“刘贤侄,这便是家传的一件法器测灵珠,用来测试灵根之用。”张广向刘玉介绍道。

刘玉很早便到场,前来观看这测灵大会,在黄圣山可看不到这等场面,有些希奇。

“哦!这测灵珠如何测试?”刘玉还真没见过,便问道。

“刘贤侄接着看下去,就自会知晓。”张广卖了个关子,转过头和林县令说起了话。

张振气小心翼翼地抱着测灵珠,缓缓来到木台中央,台中放着一张长木桌,木桌上刻有一座法阵,法阵边角放了数百块低级灵石,可能是用来驱使测灵珠。

张振气把测灵珠放在法阵之上,便大声说道:“此宝珠名为测灵珠,乃我张家祖传之物,稍后每个报名测试的孩子,单独走到此桌前,把双手放于测灵珠上。数息后如果测灵珠发出亮光,则表示这孩子身怀灵根。如果测灵珠毫无反应,则表示孩子不具有灵根。”

说完张振气向台下招手,示意第一个孩子可以上台了。

排在最前的一家人,一看就是从乡下来的庄家人,一个身着破旧麻衣的黝黑汉子,带着一个瘦小的小男孩。

小男孩在黝黑汉子的示意下,低头拽着自身衣角慢慢走上高台,显然这个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孩子,现在十分紧张。

小男孩走到桌子前,在张振气的提醒下,把双手按在测灵珠上。数息后,测灵珠毫无反应。在台下观看的黝黑汉子,脸上显出失落的神情。

黝黑汉子在张振气的示意下,上了高台把眼中含泪的小男孩抱了下去,两人并没有停留,从人群中挤了出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有人开头后,排队测试的孩子便一一上台。可是一个时辰过去,仍无一人测试出灵根。

张广脸色有些难看,眼看测试过半,仍一无所获,心中已不报太大希望,看上去张家举行测灵大会十分风光,可谁知张广心中的苦涩。

张家做为修仙家族,一代不如一代,具有修仙资质的后代越来越少。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这显然是修仙血脉再变弱。

张家无奈想出一个办法,也是很多修仙家族通用的办法,便是寻找凡人家庭身怀灵根的孩子,收为义子来扩充家族,增加家族中的修仙者数量,变象加强家族实力。

百年前的张家家主,花费了千块低级灵石,买来了这件二品初级辅助法器测灵珠。

这二品初级测灵珠只能测出测试者,是否身怀灵根,至于灵根的优劣就测不出来了。与这功效一样的法器,还有三品高级法器测灵盘。不仅能测出是否身怀灵根,还能测出具体是何种属性的灵根,只是价格太过昂贵。

购买测灵珠的这千块低级灵石,对于落魄的张家来说,也不是什么小数目。但为了家族未来,那代家主毅然掏出了这笔灵石。

从那以后便每年消耗近百块灵石,来举行测灵大会。一百年过去,张家已经为了举办测灵大会,总计消耗了近万块低级灵石,可见张家是下了多大的血本。

可是凡人身怀灵根者,十分稀少,万里存一。能否测出身怀灵根的修仙者,全看天意。

起初开始举行测灵大会时,屡次能发现具有灵根的小孩。但最近这些年,张家算是霉运缠身,已经有二十年,没有测出身怀灵根的小孩。

家族具有修仙资质的后人,也同样变少,这让张广这个族长心急如焚,张家的实力也衰落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如果再这样下去,张家在过百年可能就要沦为凡族,失去修仙家族的名誉,这是张家人最不想见到的结果。

书评(401)

我要评论
  • 就有林&闻着血

    但伤势太重动弹不得,不久就有林中猛兽闻着血腥之气而来。张无心眼看猛兽扑来,护体法器损毁,自身又提不起一丝法力,便只能闭目等死了。

  • 前还没&达到练

    因为黄圣宗门规有令:凡是黄圣宗弟子,十八岁前还没达到练气四层者,一律逐出宗门。

  • 按时施&术”两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 起也才&是短时

    只不过这次任务耗时长了些,但前两年完成宗门任务得到的贡献点,加到一起也才九十多点。那时接到的宗门任务都是短时期的,奖励非常低。

  • 一般,&亏了他

    修行速度实属一般,这还多亏了他爷爷刘立,不时给他带来灵石,丹药,供其修炼。

  • 坦,多&隆起一

    地势平坦,多为平原,其中小山居多,东部边缘隆起一座雄伟大山,名为黄圣。整座大山犹如一根天柱般,直插云霄,千里之外便可瞧见。

  • 如一柄&了,由

    如一柄一品法器青光剑,坊市中售价约为五百块低级灵石,只要你积攒了两百贡献点,就可到黄日殿换取此剑了,由此可见贡献点的价值。

  • &物品。

    贡献点可是好东西,如果积攒一定数量,可以到黄日殿换取各种珍贵物品。

  • 的向山&助又无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