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银凤在一旁看见了这一幕,心里嘟囔着:这位彬彬有礼、气宇气宇的更年轻张天师,的吧和上次那位小姐关系不通常,这位小姐生的沉鱼落雁,但是个大美人,不由得为刘玉倍感开心。从上次那位小姐看向刘玉的眼神中,张银凤能瞧出掩藏的钦慕之情,而已这位刘张天师到是有些拘从刚才那位小姐看向刘玉的眼神中,张翠兰能瞧出隐藏的倾慕之情,只是这位刘天师到是有些拘谨。。...

张翠兰在一旁看见这一幕,心里嘀咕着:这位彬彬有礼、气宇轩昂的年轻天师,想来和刚才那位小姐关系不一般,这位小姐生的沉鱼落雁,可是个大美人,不禁为刘玉感到高兴。

从刚才那位小姐看向刘玉的眼神中,张翠兰能瞧出隐藏的倾慕之情,只是这位刘天师到是有些拘谨。

刘玉回到房中,心中有些压抑。这林红雨要是同为修道之人,刘玉十分乐意接受这份情缘。从刚才来看,林红雨好像并没有放下那份心思。

刘玉不禁有些烦躁,自己以后还是尽量回避林红雨,免得多生事端,抛开这些烦心事,沉下心来打坐运功,继续调养神魂。

“大人,有一封你的请帖。”张翠兰站在门外,驻足犹豫片刻,还是敲了敲房门喊道。

临近傍晚时分,张翠兰正在厨房忙碌,突然听到有人叫门,便前去查看,是一位神色匆忙的小丫环,小丫环送来了一封请贴给刘天师,说是小雪楼的白雪姑娘,想请刘天师前去做客。

张翠兰接过请贴后,脸色便很是难看,这小雪楼的白雪姑娘是何人,她可是知道的,那混蛋沈天师,之前可不就是天天在这位白雪姑娘那过夜吗?

心中想着,这个白雪怕是不安好心,莫不是又想勾引刘天师,真是不要脸。

这刘天师年纪轻轻,怕是禁不住那贱人的诱惑,这让张翠兰不知如何是好。自己只不过是个下人,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把请帖传给刘玉。

“什么事?”刘玉有些不奈烦,早跟这位大娘说了晚饭不吃,没什么要事,不要来打扰自己修行。

“刘天师,小雪楼的头牌白雪给您送来一份请帖。”张翠兰重重地说了“头牌”两个字。

“谁?”刘玉一时想不起来,哪来的这么一位白雪。

“大人,就是小雪楼的那位头牌,听说生的一股狐狸相,专门勾引男人。”张翠兰充满恶意地提醒道。

“不用拿进来了,您去忙吧!”

刘玉想起来了,这所谓的白雪,不就是沈原要强抢的那位妖艳风尘女子,她找自己能有什么事,决定不予理会便随口回道。

“好的,大人。”站在门前的张翠兰,脸上一下子露出了笑脸。

心中想着这刘天师真乃得道高人,岂是那贱人想勾引的。再说了下午来找刘天师的那位小姐,生的花容月貌,一看就和刘天师十分般配,关系匪浅。

有这么一位富贵小姐在,刘天师哪里会去理会一位婊子。张翠兰走回厨房,把手中透着幽香的请帖一下塞进了火灶里。

此时在小雪楼的头等厢房里,白雪站起直立在铜镜前,观赏自己的衣着打扮。

一头秀发随意地披在肩上,头上插着一根牡丹银簪。妆容艳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尽显迷离之色。小巧的玉鼻下是一弯诱人的红唇,女子用手轻抚自己艳丽容颜,显得十分自傲。

白雪从小便在风尘之地长大,对男女之事从小就耳濡目染,学得一身讨好男人的本事。生的也算秀气可人,自然成了这小雪楼的头牌。白雪是她成为头牌后的艺名,以前叫过秋香、小红等等,本名早就不知叫什么了。

自从上次被刘玉所救,白雪的心中总是浮现刘玉正气凛然的身影。想起刘玉那气宇轩昂的身形,让她有些着迷。

这不就派丫环瞒着妈妈去请他前来,白雪对自己的容颜身材十分自信,那刘玉受到自己邀请定会前来,到时略耍些小手段,还怕他不上勾。

除了有些倾慕刘玉外,白雪还有一些私心。自己虽然看上去年轻貌美,其实年龄已快到三十,身材容貌已大不如前。这几个月跟着沈原,只觉的自己身材越发丰腴,皮肤也显得更加晶莹白皙,精神也容光焕发,像年轻了几岁。

白雪想来这修仙之人的阳元,对女子有极好的滋养功效,自己才会变得如此,要是跟这年轻的刘天师好上,自己一定为越发美艳。

其实白雪猜想是对的,修仙者的精元对于凡人来说,确实是大补之物。女子受精元滋养后,容光焕发变得年轻实所正常。就是凡人夫妇,互相滋润,女子也会神采奕奕。

刘玉来到田平县城已经近一个月,极少出门,除了医馆有重症者派人来请,就只去义庄转一转。

“蜂巢”中的蜂后也不见苏醒,只能在家中潜心修行。林红雨到是隔几天便会来串门,说上一会儿话,这让刘玉有些头痛,感叹这林红雨还是执着啊!

“大人,刚才张员外家派人来请你去赴宴,说他们族长回来了。”张翠兰见刘玉从外面回来,连忙拿出请帖说道。

“哦!”刘玉顺手将请帖接了过来,仔细看了看,原来张家族长从灵雾山庄回来了,宴请他前去做客。

刘玉回房穿上蓝色天师外袍,便出了门前去赴宴。这张家可是宗门派他驻守此地的重要原因,让刘玉不得不重视。

不久便来到张家大院,守门的仆人连忙引他进去。穿过花团锦簇,假山异石的林园,来到了宽敞的正院大堂。

“刘天师,真是年轻有为,气态不凡啊!老朽佩服。”早已在此等候的张家族长,张广连忙起身迎上去说道。

张广现已九十多岁,脸上布满皱纹,满头白发,只是脸色红润,显得精神不错。

“晚辈刘玉见过张员外,张员外客气了。”刘玉客气地回道。

“那老朽就冒昧叫你一声刘贤侄好了,前些天老朽不在家中,今天才返回。让刘贤侄空来一趟,在此向刘贤侄说声抱歉。”两人坐下后,张员外满怀歉意地说道。

“怪不得张员外,是在下冒昧来访,事先也没有通告一声,是小侄的不是。”刘玉忙回道。

“老朽这次从灵雾山庄回来,一是想着宴请刘贤侄,聊表歉意,二是几日后张家要举行测灵大会。”张广微笑着说道。

“何为测灵大会?”刘玉好奇地问道。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体如被&失在花

    刘玉深吸口气,静下心来,盘坐于花田正中,身体如被金色的海洋淹没,消失在花丛中。

  • 一名普&,黄圣

    刘玉是黄圣宗一名普通弟子,黄圣宗则是云州赫赫有名的修真名门。宗内高手如云,更有金丹期真人坐镇,实力雄厚,建宗已有八千余年。

  • 到的宗&内派专

    刘玉分到的宗门任务,就是照料这大片金边草一年,直至金边草开花。等宗内派专人来收获成熟的金边花后,任务便算完成。

  • &者才会

    云州无数修真者想尽方法,也要拜入黄圣宗。但黄圣宗收徒极为苛刻,只有少数天资优越者才会被收入宗门修行,成为黄圣宗门弟子。

  • 旁直立&浓密的

    小路两旁直立着紧密的参天大树,半午的阳光被浓密的树叶所挡,一丝也照不进来。轻风拂面,刘玉显得十分惬意。

  • 同一时&刘玉并

    同一时间入门的师兄弟们,因为资质优越,修为早早便达到了练气四层。但刘玉并没有因为修行缓慢,而感到灰心,心中仍感到十分庆幸。

  • 金元散&修炼良

    金边花珍贵之处在于它是炼制二品灵药“金元散“的主要原料,“金元散”是练气中期的修炼良药,尤其是拥有金系灵根的修士,服用后效果非常显著。

  • 是这么&了身受

    机缘就是这么奇妙,回到家中帮着走镖的刘立,有一次深夜押镖,途经一处荒山老林时,竟救下了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黄圣宗筑基修士“张无心”。

  • 辈共有&努力造

    刘玉他爹那一辈共有三兄弟,年轻的三人,不久后便接到了刘立的死命令,那就是努力造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