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先是去县衙厢房拿回来“蜂巢”,与那很精明的林县令闲谈了会,便赶回了小院。回卧室拿出纸张,罗列一些要选择购买的物品,最终决定修练玄阴爆蜂术前,刘玉这就就加紧准备好。第一步是用出通灵之术收复失地尸臭蜂后,接着是调配药水培养出来尸臭蜂。培养出来时所用的几种特制药回到卧室拿出纸张,列出一些要购买的物品,决定修炼玄阴爆蜂术后,刘玉这就开始着手准备。。...

刘玉先是去县衙厢房拿回“蜂巢”,与那精明的林县令闲聊了会,便返回了小院。

回到卧室拿出纸张,列出一些要购买的物品,决定修炼玄阴爆蜂术后,刘玉这就开始着手准备。

第一步就是施展通灵术收复腐尸蜂后,然后就是调配药水培养腐尸蜂。培养时所用的几种特制药水,需要品种繁多的药材,和一些其它杂七杂八的东西。

药材自己可以去药房抓取,杂七杂八的东西则让张大娘去买。所以要列出来,让她按着上面的明细去购买。

中午,新来的天师大人吃了自己做的饭,还算满意。张翠兰这才放下了心中的不安,要是饭菜不合天师大人的胃口,自己可能会丢了这份差事。

自己孤苦一人,要是没了这份差事可如果生活,虽然这些年也赞下了一些银子,但不能坐吃山空不是!还有那混蛋天师也留下了五百两银票,但她宁死也不会去使那银子。

这刘天师给了自己一份纸张,上面写着一些要购买的东西。还怕自己不识字,一一点明了是什么。

刘天师买这些东西也不知有什么用,都是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如十斤上等蜂蜜、一张大的干牛皮、十斤干的牛肉末、一斤辣椒粉等等。

张翠兰下午早早的出了门,去街上购买纸上所列之物。要不是张翠兰在田平县居住了多年,一下还真找不齐这些东西。

就算张翠兰大约知道这些东西在哪里有的卖,也还是要花不少工夫,才能买齐。怕刘天师要的急,张翠兰吃过饭,便出了门。

刘玉下午去县里的几个医馆走了走,用消阴符救治了一名病重的老太太。

同时买到了自己想要的药材,只不过这些药材有些贵,足足花了五百多两银子,这药店老板看在他天师大人的身份,价格上还让了优惠。

要是别人去购买,少说也要多花一倍的银子。五百两银子,足够田平县普通平民一家人生活二十年。

刘玉手中总共有四千多两银子,这一下就花出了一成。想培养出成熟的腐尸蜂,这些药材可远远不够。

也不知剩下的银子,是否足够购买以后所需的药材。刘玉不禁苦笑,看来要想法子赚点银子了,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个修道之人,还要为这世俗钱财发愁。

等到深夜,刘玉拿出张大娘买来的大块干牛皮,铺在木桌上。拿起青竹笔粘朱砂按照着玄阴爆蜂术上的图案,施法在牛皮上画出了一个圆形小法阵。

画完法阵后,刘玉喝了杯茶休息了一会,书画法阵耗费了不少心神。

接着从“蜂巢”中拿出仍在休眠的腐尸蜂后,蜂后身体臃肿,白白胖胖的,有成人拳头般大小。把蜂后小心的放在法阵中心,在法阵四周特定的位置放上低级灵石,总共放了九块。

一切准备就绪后,刘玉沉吸一口气,先是施法激活法阵,只见牛皮上的法阵发出明亮白光。接着施展通灵咒,左手中指顶在蜂后脑门上。

凝神控制自己的神魂分出一缕魂丝,把这缕魂丝导入蜂后体中,与蜂后本身的生魂融于一起。

万物皆有灵,不只活人有生魂,活着的动物、植物也都有生魂,只不过这些生物的生魂极为弱小。

当然蜂后也有生魂,又处于休眠中,几乎没有抵抗,便和刘玉的一缕魂丝融在了一起,被刘玉所控制。

以后刘玉通过这缕魂丝控制蜂后,在由蜂后控制腐尸蜂群,这便完成了玄阴爆蜂术的第一步,这也是玄阴爆蜂术最根本的原理。

要知道练气期的修仙者神魂并不强大,灵识也很微弱,不可能同时控制数量众多的腐尸蜂。

只能利用蜂群的天性,蜂后主宰着普通腐尸蜂的一切,普通腐尸蜂无条件服从蜂后的驱使,就是让它去死也会照做。控制了蜂后便控制了蜂群,这便是玄阴爆蜂术精妙之处。

完成通灵术后,刘玉脸色极为苍白。连忙掏出一粒木春丸服下,打坐调养身体。刘玉才练气五层修为,本身神魂就不强大,现在还分裂出一缕魂丝,神魂稍微受损。

刘玉手中没有专门治疗的丹药,只能通过大量灵气来滋养受损的神魂,希望早日恢复。

神魂受损后身体便会感到不适,心神不宁。如果神魂受伤严重,得不到有效治疗,甚至为突然崩溃,消散,肉体也会跟着暴毙而亡。

接下来的几天,刘玉很少外出,一直在打坐疗养神魂,几日下来已基本无恙。

“小姐,你找谁?”张翠兰看到门口,站着一位身着红色纱裙的小姐在向里张望,便问道。

走近后,才发现这位亭亭玉立的小姐,后面还跟着一位小丫环,拿着一个精美食盒。

“我找刘公子,他在里面吗?”林红雨害羞地问道。

“你找刘天师啊!大人在修行。您请进,请问小姐有何事?”张翠兰一愣才反应过来,这位小姐是来找刘天师的,看这位小姐穿着高贵,便放她们进院子里。

“哦!我与刘公子相识,给他送些点心过来。”林红雨红着脸回道,原来这些天不见刘玉出来走动,林红雨有些想念便找上门来了。

“林小姐你怎么来了。”刘玉在房中听见说话声便出来了,见到林红雨有些诧异,心中想着自己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她为什么还会前来。

“刘公子,我娘让我送些糕点过来,表示一下歉意。”林红雨从丫环手中拿过食盒,走上前说道。

“一切都是在下的过错,林夫人并无不妥。”刘玉推脱着说道。

“刘公子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难道公子看不起红雨。”林红雨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楚楚可怜地说道。

“林小姐,在下并没有那个意思。”刘玉连忙回道。

“那这糕点你收下,我下次再来找你。”林红雨见达到目地,场面有些尴尬便放下食盒说道。

“坐一会吧!”刘玉稍微挽留道,只是出于礼仪。

“不了,我娘还等着我回话呢!”林红雨带着丫环飘飘离去。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

    开始修练法诀后,也是从易到难。读的古经则越来越多,内容也越来越深奥。

  • 相同,&达到练

    因为俩人情况相同,且都受到其他弟子的歧视,便成了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因为修为没有达到练气四层,被强制逐出宗门。

  • 虽说刘&唐浩,

    虽说刘玉是没时间去种植,但拿到坊市去卖了,到也是一笔灵石。刘玉此时正要去拜见他的师傅唐浩,一位筑基初期修士。

  • 着黄门&但数量

    当然还有一些跟刘玉一样拿着黄门令,或因为其它原因走后门进入的弟子,但数量不多。

  • 岁,跟&,也是

    刘玉曾经的一个好友名叫艾元沐,比刘玉早入门十几天,只不过比他年长两岁,跟他一样凭借黄门令,才有幸成为宗内弟子,也是三系杂灵根。

  • 。一直&气四层

    刘玉七岁便被带到黄圣宗,开始修仙道途。一直刻苦学习,潜心修炼,直到十六岁修为才达到练气四层。

  • 边花沐&的木灵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价约为&取此剑

    如一柄一品法器青光剑,坊市中售价约为五百块低级灵石,只要你积攒了两百贡献点,就可到黄日殿换取此剑了,由此可见贡献点的价值。

  • 辛,但&中淡淡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每次泡&样。

    识的是数十种上古文字,读的是各类隐晦难懂的古经,一天一次的泡药浴是为了筑体,但滋味可不好,每次泡完药浴,全身通红,就好似全身皮肤都要脱落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