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并没有坐下,低头来回走动,心中思索了一会又问道:“王班头,那这些尸体又该如何处置?”“大人,高仓国有个风俗,死者七天之内不能下葬或火化,这是对死者的尊敬。自古相传,人死后七日...

刘玉并没有坐下,低头来回走动,心中思索了一会又问道:“王班头,那这些尸体又该如何处置?”

“大人,高仓国有个风俗,死者七天之内不能下葬或火化,这是对死者的尊敬。自古相传,人死后七日魂魄不散,会陪在亲人身旁。七日后,前去地府进入轮回,投胎转世。”王富贵神情惘然的说道。

说起这些让他自己有些忧愁,王富贵已入迟暮之年,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老逝。但他还有一个小孙子要照顾,心中不禁想着:老天爷,让老头子多活几年吧!就算下辈子折寿也愿意。

在刘玉看来这传说是无稽之谈,凡人是有生魂,但太过微弱。人体死亡后,生魂失去意识,很快就会消散。

只有特殊情况下,受阴气滋养变成阴魂,或被人刻意保护起来,才能长时间存在。修仙人受灵气滋养,生魂会随着修为增加而变强,称之为神魂。

早期练气期修仙者神魂也不强,肉体死后,神魂也很快会消散。只有到了筑基期神魂才较为强大,肉体受损,神魂出体后能存活一天左右。随着修为越高,神魂存活的时间也就越长。

王富贵收拾自己的情绪接着说:“大人,搬进义庄的尸体过了七日,如有人认领,则让亲人抬走自行处理。一些无人认领的尸体,且不牵扯到案子的无名死尸,就由我们焚烧后,骨灰埋入乱葬岗。”

“那就是说有一些尸体,从始至终就没有人过问,草草处理了事?”刘玉听完,盯着王富贵神情严肃地问道。

“大人,这没人认领的尸体也只能如此,要是有什么不妥的话,可跟林县令商量,小人也做不了主。”王富贵以为新来的天师大人,对草草处理无名尸体的做法十分不满,紧张地连忙说道。

“王班头,无需紧张,本天师只是随口一说,好了,我现在就施法画符。”刘玉看王富贵脸色不安,便安慰道。

只见刘玉拿出青竹笔、符纸、朱砂一一摆在木桌上,神情专注地拿出毛笔,双手泛起微光。开始认真画符。只见青竹笔在符纸上快速游走,一张定尸符很快就画好了。

刘玉对几种常用的法符练习了很久,已经胸有成竹。半个时辰后便画出了定尸符三十张,阻阴符十张。

随后刘玉把阻阴符贴在停尸房的外墙上,又在每具尸体上贴上新的定尸符。做完这一切,于王富贵的恭送下,刘玉离开了义庄。

看着这位气宇不凡的年轻天师,慢慢离去的身影,王富贵心中顿感轻松,从方才所见来看,这刘天师行事认真负责,对自己态度也算客气。

以前那沈天师画符总是磨磨蹭蹭,对自己也是呼来喝云,想来以后的日子会过的清静些,不会那么闹心。

刘玉皱着眉头向前慢慢走着,心中想起刚才王班头说的话,又想起还放在县衙厢房的“蜂巢”。

“蜂巢”里的腐尸蜂后前几天有了些动静,想来不久就会苏醒产卵。当初得到玄阴爆蜂术的修炼方法,刘玉就考虑要不要培养自爆蜂。

这成熟后的自爆腐尸蜂威力强大,无任是自保还是杀敌都很实用,让刘玉十分心动。只是这培养过程太过血腥有些令人不齿。且培养腐尸蜂长期需要死尸,让刘玉束手无策。

刘玉万万做不出那无故残杀凡人之事,但就这么放弃,刘玉又有些不甘心,便带上了“蜂巢”,看是否能找到合适的方法解决尸源问题。

在炎南城知晓义庄的状况后,刘玉心中就闪过一个念头。来到田平县后,刘玉最先想了解的就是当地的义庄。

刚才通过与王班头的对话,刘玉仔细斟酌了一番。心中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也觉得越来越可行。

田平县就自己一位驻守天师,而义庄长期有尸体存放,且部分是无人认领的死尸。

培养腐尸自爆蜂大概每两天需要一具尸体,义庄完全能够供应。这样便可以偷偷地培养腐尸蜂,不易被发现,自己的任期是十年,时间上也很充裕。

只要想办法封住义庄一帮衙役的嘴,就能在不杀害平民的情况下,培养出成熟的自爆蜂。这个方法十分隐秘,可行性很高。刘玉握了下拳头,下定决心修炼这玄阴爆蜂术,培养自爆蜂。

刘玉来到离义庄不远的天师小院,推门进去后,仔细瞧了瞧这座要居住十年的院子。

院子主要由正屋和厨房组成,正屋由青砖,瓦片搭建而成,十分普通。篱笆围起的院子内种着一些蔬菜,绿油油的一小片,长势极好,可见主人平日的悉心照料。

正屋有一间大厅,厅中放了一张大红四方桌,想来是平时用餐之处。

大厅旁边有三间厢房,其中有一间很大,房内放着香炉、客桌、木床,想必是自己的住处。瞧了瞧简陋的卧室,刘玉回到大厅坐下,到是没看见昨日那位大娘。

张翠兰上街买了些肉食,想着这新来的天师今日可能会搬来,也好有些像样的下酒菜。她也算一名杂役,每个月可到县衙领二两银子。

她主要的职责,就是照料好天师大人的生活起居。回到小院时见院门没关,急忙走进小院,怕遭了贼。

只见一位身着蓝色道袍的年轻人,正神态自若地坐在大厅里。仔细一瞧,可不就是新来的那位天师大人。

“大人,您来了!这边是你的卧室,已经为您收拾好了。”张翠兰提着菜篮连忙上前问好。

“有劳了,这位大娘以后还要多麻烦你。这十两银子你先拿着,用来平时买些吃食用品,挑好的买,不够再向我要。”刘玉拿出十两白银说道。

虽说自己不用一日三餐,但还是要进食的。一些生活用品自己也没时间去买,只有让这位相貌忠厚的大娘去张罗。

“大人,用不了这么多。您,还没吃饭吧!民妇,这就去为你准备。”张翠兰紧张地说道。

“大娘,你先拿着,我还要出去一趟,回来再做饭吧!”刘玉说完便起身向外走去。

书评(104)

我要评论
  • 可是好&黄日殿

    贡献点可是好东西,如果积攒一定数量,可以到黄日殿换取各种珍贵物品。

  • 称为天&灵根,

    其中灵根资质上品的单灵根,也被称为天灵根,有着天之宠儿的意义。

  • 艾元沐&奈。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 上嚎啕&进泥土

    但那次艾元沐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双手抠进泥土中,向宗内管事磕头苦苦恳求,让他继续留在宗内修行。

  • 住在初&每天要

    刘玉七岁入门后,也住在初元殿。每天要去各大学堂学习,识字、读经、筑体等等,时间长达五、六个时辰。

  • 年限越&效便越

    跟大多数灵药一样,金边草生长的年限越高,开出的金边花药效便越好。黄圣宗的这大片金边草生长了三百多年,十分难得,非常珍稀。

  • 常耗精&力,也

    虽说“木气养元术”施法简单,但时间一长就非常耗精力,也同时耽误了自身的修炼时间。只不过这是宗门委派的任务,刘玉不得不用心对待,只希望早日完成此任务。

  • 务,不&献,还

    这次任务,不仅奖励一百点宗门贡献,还可得到八十块低级灵石,回报还算丰厚。

  • &方法,

    云州无数修真者想尽方法,也要拜入黄圣宗。但黄圣宗收徒极为苛刻,只有少数天资优越者才会被收入宗门修行,成为黄圣宗门弟子。

  • 忧,历&经各种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