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富贵目前已过知命之年,一头半白的头发用灰色布条包裹着,一脸皱纹写满了风霜。妻子早死了之后留下的一个儿子,他独自一人一人,一把屎一把尿带大了孩子。一直到他儿子,王三风水娶妻生子,他抱上了孙子,这才过上了几年好日子。可天有不测风云,是他命运多舛,五年前,他妻子早死后留下一个儿子,他独自一人,一把屎一把尿带大了孩子。直到他儿子,王二运娶妻生子,他抱上了孙子,这才过上了几年好日子。。...

王富贵现已过知命之年,一头半白的头发用灰色布条包裹着,满脸皱纹写满了风霜。

妻子早死后留下一个儿子,他独自一人,一把屎一把尿带大了孩子。直到他儿子,王二运娶妻生子,他抱上了孙子,这才过上了几年好日子。

可天有不测风云,也是他命运多舛,五年前,他的儿子王二运带着媳妇回娘家,竟遇到了马贼,俩夫妇命丧黄泉,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受尽打击。

庆幸的是才一岁多的小孙子因生病,不便带去娘家,王富贵在家照顾,这才得以幸免。年过半百的王富贵,又担起了抚养孙子的重任。

王富贵一动不动地坐在停尸房门口的长桌后,长桌上摆着一些纸张和墨笔。

他年轻时家中富裕,在学堂上过学,还考了童生。只不过家中剧变,他爹好赌,把家中祖上留下的田产,房子都输了出去。

最后还借了高利贷,放手一博想翻本,最后也输了个净光,没脸见家人投河自尽了。

家中老娘听此噩耗,一病不起也随他爹去了。家中唯一剩下的老宅也被收高利贷的人收走了。

王富贵那时年轻,满怀抱负,寒窗苦读,想要考取功名。受此天大打击,变的心灰意冷,倍受生活所迫,于学堂老夫子的帮助下,在县衙谋了个差事,一直干到现在。

停尸房中尸臭令人做呕,但做在门口的王富贵却蚊丝不动。数十年没日没夜地呆在停尸房,他的鼻子早就被熏坏了,已经嗅不出任何气味,自然也闻不出香臭。

此时王富贵心中有些焦急,早上停尸房新搬进来几具尸体,还没有贴上法符。

另外十几具尸体的法符,已经有十多天没更换了。凭着多年的经验,他知道那些旧符也没有什么作用了,要重新贴上新符了。

王富贵天一亮便坐在这等候,等天师大人的到来或者路过,但天师大人一直没有露面,心中想着又要自己前去寻找。

这沈天师经常几天不见人,每次都是王富贵自己去找他,找到后还要被狠狠地训斥一通。在他百般恳求下,这才会来停尸房作法画新符,给停尸房中的尸体贴上。

王富贵一点也不想见到这沈天师,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找他。要知道这贴在死尸上的法符,时间一长便会失效,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些尸体中只要有一具尸变,其它的跟着不久也会尸变。这尸变后的“行尸”不受伤痛,很难对付。

王富贵在义庄做事这些年,义庄发生过几次尸变,每次都死了不少人。正因为这样,所以王富贵内心才会如此焦急。

王富贵决定要是再过一个时辰,沈天师还不来,自己便去找他。这沈天师天天在那小雪楼呆着,人到是好找。

只不过想起,昨天沈天师说的那些话,意思好像是让他以后有什么事,便去找新来的那位年轻天师大人,这可就难办了,哎!王富贵是越想越烦。

刘玉走进茅草房,只见门旁坐着一位须眉交白的老衙役。正紧皱着眉头想着什么出神,连一个大活人进来也没有发现。

一股浓郁的尸臭扑鼻而来,刘玉不禁用左手捂住了鼻子,这样也不能减轻这浓浓的气味。

刘玉向屋里看去,几十张破旧的停尸板,紧密地摆放在房间里,当下大概有十几张停尸板上摆着尸体。

屋内只设有一个窗口,此时也牢牢地关着,房屋空气不通,难怪这般恶臭,屋内十分昏暗,想要看清里面的情况,便只有自身向里走过去,这一个办法。

“老人家!”刘玉用手在木桌上敲了敲。

“啊!”王富贵正想着如何去寻找新来的天师大人,突然这么一下被惊醒。

“天师大人,您来了。”待看清来人长相,可不就是昨天见过一面的刘天师,王富贵又惊又喜连忙站起说道。

“老人家怎么称呼。”刘玉随口问道。

“老朽,姓王,名富贵,大人叫我王班头就好了。”王富贵立刻恭敬地回道。

“哦!王班头,吾是新上任的天师,刘玉,以后有什么事,你都可到不远的那座小院找我,听师兄说您是义庄管事?”刘玉微笑着问道。

“管事不敢当,不过义庄的这些琐事确是老朽负责,如有要事还需上报给林县令,请林大人定夺。”王富贵恭敬地回道。

接着又说道:“大人,大清早县里的张捕快,在街尾的小巷里发现了几具江湖人士的尸体,已经抬回来了,还没有贴法符,您看?”

“先去里面瞧瞧,等会便施法画符。”刘玉对一脸紧张地王富贵说道。

“大人,您这边请,小心点,有些脏乱,等会老朽就叫人摆放好。”王富贵恭敬地领着刘玉向里走去。

王富贵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从刚才相处来看,这新来的刘天师,还是很好说话。举止温文尔雅,不像沈天师那样目中无人,嚣扬跋扈。

刘玉运功闭着气,跟着王富贵仔细看了看屋内。屋内不仅光线不好,还十分的闷热。

尸体大多衣不蔽体,腐烂不堪。一些尸体已经腐烂流脓,白色的蛆虫在腐烂处进进出出,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这些尸体都是怎么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刘玉仔细看了会回到门口,眉头紧锁着问道。

“大人,这义庄仍县衙所设。里面的尸体大致分为三类,这最常见的一类就是涉案死者,如被歹徒谋杀之人,被强人凶杀之人。还有就是双方火并至死的死者,这种情况大多为武林中人。这些死者都要抬到义庄,方便早日破案。”

见刘玉认真听着,王富贵又说道:“第二类为无人认领之人,这一类死者大多是流民,乞丐等等。死在荒野,死在街头上,这类人大都因生病或饥饿至死,死后也要抬到义庄,只是长时间无人认领。”

“还有一类便是被阴气侵体,病死之人,这类人也要抬到义庄。因为被阴气侵蚀而死之人,较常人更容易尸变。亲人也不便开灵堂送葬,怕出现意外,多生事端。”一口气说完,王富贵见刘玉还站着,连忙请他入座。

书评(267)

我要评论
  • 万中存&万人中

    灵根乃天生,万中存一,近万人中才有一人具有,十分稀少。

  • 成功。&上了修

    偶然之下得到一本修真秘笈,在没高人指点下竟然修炼成功。虽然修为极低,但是至此踏上了修仙道途。

  • &前还没

    因为黄圣宗门规有令:凡是黄圣宗弟子,十八岁前还没达到练气四层者,一律逐出宗门。

  • &一整年

    一整年的悉心照料,总算没出什么大的差错,过些天就能完成这次宗门任务,是时候与这一大片花田道别了。

  • 体系,&层以下

    黄圣宗传承八千余年长盛不衰,从它严谨,正统,负责的传教体系,便可初窥一二。宗内练气四层以下的弟子,全部都居住在半山脚的初元殿中,生活各方面都有专人照料,可安心学习与修行。

  • 凶险,&所获。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 贡献点&换取各

    贡献点可是好东西,如果积攒一定数量,可以到黄日殿换取各种珍贵物品。

  • 与了刘&丹药,

    不仅赠与了刘立大量灵石和丹药,还留下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黄门令”。

  • &的,资

    但天灵根并不是最让人羡慕的,资质最好的要属那些极少数的“道体”,每个身怀“道体”的宗门弟子,都是宗门绝对的精锐。

  • &个时辰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