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人,有什么事,您就盼咐!”张老鸨子躲在一旁,会觉得气氛不对,就始终没上去打招呼。“本张天师要给白雪姑娘赎身,你开个价吧!”沈原大声地地说,并给了张老鸨子一记凶悍的眼神。“这、这、”张老鸨子听见这话,一下子就乱了阵脚,白雪但是她的摇钱树,她可不准备卖“本天师要给白雪姑娘赎身,你开个价吧!”沈原大声说道,并给了张老鸨一记凶狠的眼神。。...

“沈大人,有什么事,您就吩咐!”张老鸨躲在一旁,觉得气氛不对,就一直没上来招呼。

“本天师要给白雪姑娘赎身,你开个价吧!”沈原大声说道,并给了张老鸨一记凶狠的眼神。

“这、这、”张老鸨听到这话,一下子就乱了阵脚,白雪可是她的摇钱树,她可不打算卖。

“沈大人,这白雪姑娘自幼便在这小雪楼长大,我待她如亲生女儿,想留在身边。”张老鸨急忙想到一个借口说道,明眼人一听,便知她在说慌。

“哦!小雪,你是愿意跟本天师走,还是待在这小雪楼?”沈原并没有接张老鸨的话,而是自信地问起了,一旁的妖娆女子白雪。

“大人,小女子在此长大,妈妈待我很好。并不想离乡背井,多谢大人好意。”这白雪想了会,便伴着抽噎声说道。

白雪知道沈原任职天师,乃修仙之人,身份高贵。但经过这段时间接触,觉得沈原此人,相貌丑陋,不仅好色如命,还无情无义。跟着这样一个人,还不如待在小雪楼来的自在快活,所以才会如此说道。

“张妈妈还是出个价吧!”沈原气愤地说道。心中十分火大,气的小八字胡,上下乱跳。

这骚蹄子也太不上道,自己什么身份,能看上她,便是她的福分,还推三阻四的,说不定是看上了那年轻的刘师弟,真是水性杨花,定不能如她愿。

“大人这真的不行,你看小雪她也舍不得我这老妈子。您就高抬贵手,算了吧!”张老鸨忙苦苦哀求道。

“怎么怕本天师没银子?再啰哩啰嗦,小心本天师叫林县令封了你这小雪楼。”沈原在桌上一拍,大声喝道,楼上此时围满了看热闹的客人。

“那好吧!沈大人,只要五万两银子,您便可现在把白雪带走。”张老鸨见沈原势在必得,只能开口说道,想在白雪临走前,再捞一笔狠的。

沈原拿出挂在膘间的储物袋,向里一掏。忽然脸色一下有些难看,原来他没有这么多银子,只有五千两银票在身。

刚才是被气昏了头,做为一名修仙者,沈原并不缺银子花,但一下子让他拿出五万两还真是难事。

这些年他纳了不少小妾,一大家子要养活,手中银两一直不多。

见沈原一下子愣在那,精明的张老鸨,立刻便猜想到应该是没这么多银子,连忙说道:“大人,要不你在考虑一下,我是真的不舍得小雪离开,她就像我的亲生女儿一样。”

张老鸨顺势给沈原一个台阶下,他不想把白雪这颗摇钱树卖掉。

此刻楼上楼下闻声起来看热闹的嫖客,此时纷纷低声议论,猜想这沈天师如何收场。

沈原脸色是一下红一下白,这白雪也不是生的多么国色天香,本来就没打算带走,可是现在骑虎难下,这么多人在场,要是退却,这让他的脸面往哪搁。

看了眼,一直坐在旁边椅子上,不出一言,老神在在的刘玉,想必这小子正在笑话自己,想看自己出丑。

“这些先给你,剩下的银子,本天师会派人在送来。”沈原厚着脸皮,把五千两银票放在桌上,拉着白雪就要向外走。

“这可使不得,大人!要不你还是下次再来带走小雪吧!”张老鸨一下子抱住了沈原的腿,哭腔着说道。

“沈大人,放手。”白雪一直挣扎着,想要抽出被抓的手。

“去你的。”只见沈原一脚便把张老鸨踹出几步远,趴在地上一时起不来。

几个打手这时也上前去阻拦,都被两三招就放倒了,沈原下手不重,并没有出人命。

一时小雪楼混乱不堪,楼上的看客纷纷议论道,这哪是得道高人,分明是土匪恶霸,连青楼女子也要明抢。

沈原拉着正奋力挣扎的白雪,向门口急忙走去,但旁边一直静坐的刘玉,一个闪身挡在了他的面前。

“沈原,你强掳女子,凌弱百姓,岂是一个修道之人能做出之事。要是被宗门知道,你如此损坏宗门声誉,我看你有什么好结果。”刘玉挡在沈原面前,指着他气愤地说道。

沈原被女色所迷,是他自己道心不定,不思进取,刘玉也不好多说。可现在强抢民女,凌弱百姓就犯了修道之人的大忌,也违反了黄圣宗的宗规。刘玉不得不出手阻止,不让这有辱宗门的事在眼前发生。

“你!刘师弟,你很好。”沈原气急败坏的说道,说完便放了哭成泪人般的白雪,快步走了出去。沈原当然知道强掳女子,凌弱百姓违反宗规,只能罢手。

要知道违反宗规,轻者面壁警告,处罚贡献点。重者废弃修为,逐出师门。沈原一直仗着黄圣宗弟子的身份,狐假虎威,他可不想被宗门处罚。

“谢刘公子大恩!”白雪眼中含泪,楚楚可怜地说道。

刘玉跟着沈原也转身走了出去,跟本没有看那妖艳的白雪一眼。看此事峰回路转,张老鸨立马爬起高声叫道:谢谢!刘公子,谢谢!天师大人。

楼上的看客们你一言,我一语,大声的议论开了。都说这年轻的天师,一身浩然正气,这才像得道之人,让人佩服!

“沈师兄,你不是说有事没交代吗?”刘玉追出去,对着沈原大声问道。

只见沈原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刘玉便知道这是沈原在信口雌黄,浪费自己时间。刘玉转身向义庄走去,任沈原自行离去。

沈原此时对刘玉算是恨之入骨了,从驿站找来马匹,便向炎南城出发,不想在这鬼地方多待一刻。心中暗想道:好一个刘师弟,来日方长,咱们等着瞧!。

刘玉发现这田平县就一条主街,由东向西延伸。街的俩旁就是各式店铺,其中大一点如粮店、布庄、酒楼,小一点有医馆、饭店、茶铺。这样到是方便认路,刘玉很快就找到了,前去义庄的道路。

不远的义庄显得有些过于简陋,一排由茅草、黄土、木头简单搭建的房屋。其中第一间最大,那便是停尸房,其它几间小屋,是衙役的住处,跟炎南城的义庄根本没的比,就这般破败的样子,可想而知,屋子里面也不会好到哪去,肯定同样的破旧。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的主&修士,

    金边花珍贵之处在于它是炼制二品灵药“金元散“的主要原料,“金元散”是练气中期的修炼良药,尤其是拥有金系灵根的修士,服用后效果非常显著。

  • 告知刘&黄圣宗

    告知刘立,如若他的后人携带此令,抵达黄圣山,年龄在十岁之内,并具有修仙资质,就能拜入黄圣宗,成为黄圣宗弟子。

  • ,平日&分爽朗

    此前,刘玉从来没看过艾元沐流泪,平日的他十分爽朗,无论什么事都不会太计较。

  • ,令年&就能吸

    直到刘玉出生,令年老的刘立狂喜若疯,宛如重获新生。刘玉具有修仙资质,说白了就是身怀灵根,有了灵根就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

  • 艾元沐&难,不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 上品的&。

    其中灵根资质上品的单灵根,也被称为天灵根,有着天之宠儿的意义。

  • 最低为&。

    黄圣宗收徒条例中规定资质最低为双灵根,所以想要进入黄圣宗,资质一定要优良。

  • &人。

    刘玉他爹那一辈共有三兄弟,年轻的三人,不久后便接到了刘立的死命令,那就是努力造人。

  • 定后,&为了报

    这时,刘立途经出手击毙了猛兽,救下了万念俱灰的张无心,张无心伤势稳定后,为了报答救命之恩。

  • 一修仙&多知晓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