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非常顺利地,全县最有名的大户人家都已现场,林子河当着详细介绍了刘玉,大伙争相惊叹这位新走马上任的天师更年轻有为,风流倜傥。这也算刘玉在田平县的首次公开惊艳亮相,经过这一次宴会,众人记住了了这名气宇不凡的更年轻天师。始终到半夜宴会才电影散场,刘玉早上便居住县衙的客房这也算刘玉在田平县的首次公开亮相,经过这次宴会,众人记住了这名气宇不凡的年轻天师。。...

宴会十分顺利,全县有名的大户人家都已到场,林子河当众介绍了刘玉,大伙纷纷赞叹这位新上任的天师年轻有为,风流倜傥。

这也算刘玉在田平县的首次公开亮相,经过这次宴会,众人记住了这名气宇不凡的年轻天师。

一直到深夜宴会才散场,刘玉晚上便住在县衙的客房。林红雨来过一次,放下了一碗醒酒汤,不久便离开了。这让刘玉大生好感,此女到是很会关心人。虽然自己不能接受这份姻缘,但是做为一位好友到是不错。

沈原离开酒楼去了小雪楼,小雪楼是田平县唯一的风月场所。大多是些庸姿俗粉,只有这头牌白雪到是天生媚相,让沈原心痒。在田平县驻守的这几个月里,沈原几乎天天在此过夜。

沈原想着:明日就要离开,晚上当好好享受一番,自己怕是不会再来这穷乡僻壤之地。

小雪楼的老鸨,听说沈原明日就要离开,表面装做心痛难舍,心中却乐开了花。至从这沈原来了小雪楼,天天便霸着白雪,给的银子也不多,让她有苦难说,不敢得罪。

有一次,一位富家公子出高价,要在白雪房中留宿一晚,没想到被沈原撞见,狠狠被痛打了一顿,事后自己还赔了不少医药钱。

现在这老混蛋总算要走了,心中不禁祈祷他再也不会回来。

白雪姑娘可是自己手上的摇钱树,又可以为自己赚来大钱了。心情大好的妈妈,不禁盼着明日早点到来。

“刘公子,要不多住几日。”林红雨柔声说道。刘玉一大早便来告辞,说要搬去小院住,感谢昨晚留宿。

“不用了,沈师兄今日就回炎南城了,小院便空了出来,那里离义庄近,也好方便照看。”刘玉不想再打扰,怕又多生事端。

“刘贤弟啊!那为兄就不留你了。”林子河亲切地说道。林子河为了跟刘玉拉近些关系,厚着脸皮说道。

刘玉从县衙出来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向昨天带路的衙役问道:“你知道沈天师这时会在哪吗?”

刘玉想送送沈原,虽然对这个师兄,没什么太大好感,但毕竟是同一宗门,基本礼仪还是要的。

“大人,这时沈天师想必在小雪楼,还没起来呢!”马一明眼睛一转便回道,这刘天师自己可要好好巴结一下。

“小雪楼?在哪?”刘玉疑惑地问道。

“这小雪楼是什么地方,大人你去了就知道。小王,你带天师大人去小雪楼。”马一明对着旁边站岗的年轻衙役,说道。

刘玉便跟着这名衙役前去小雪楼,途中问这名年轻衙役,才知道这小雪楼原来是风月场所。不禁摇头,这沈师兄真是有辱师门声誉。

从刚才的情形来看,这沈师兄长期在这藏污纳垢之所过夜,且这里人人都已知晓,刘玉对这沈原感到由心的厌恶。

“哎哟!这位公子好面生啊!大清早就来了,很是猴急啊!姑娘们来见客啊!”一位身着五颜六色的花裙,脸上涂着厚厚脂粉的半老徐娘,怪里怪气的说道。

张老鸨见一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便迎了上去,细看还真是少见。来这小雪楼的都是些长的歪瓜裂枣,矮瘦胖丑的男人,很少有这种一脸正气的白面书生。

那名衙役带刘玉到小雪楼后,便离开回衙门去了,刘玉走进门便遇见小雪楼的老鸨,在耳边不停鼓噪。

环顾四周,大清早的还算清静,一些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冲着他调笑,楼院分四层,布置的乌烟瘴气。

“沈天师在不在这里。”刘玉开口说明来意。

“你是?”张老鸨见这位气度不凡的公子是来找沈天师的,便收起了调笑声。

“本人是他师弟,他在哪?”刘玉不耐烦的解释道。

“在,在,你去叫下沈天师,就说有位师弟来找他。”张老鸨招来一名婢女说道,又忙请刘玉坐下,心中不禁骂到怎么又来一位大爷。

“大人,有位公子说是您师弟,来找您。”沈原正在床上抱着白雪说些情话,一位婢女突然来传话。

“哎!这么早来做什么。”沈原不耐烦地说道,双手作怪,惹得小雪楼头牌白雪咯咯直笑,此女仅着几缕布片,春光乍现,美不盛收,大片雪白的肌肤露于空中,就这样两人嬉闹了好一会才下了楼。

“师弟,来这么早。”沈原语气不满地说道,又让一边的婢女去上早餐,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刘玉前来为师兄送行,来的是早了些。”刘玉压着怒火,有些看不惯说道。

“沈大人,这位公子是你的师弟,不会是咱们县新上任的天师大人吧!小女子有礼了。”这白雪对着刘玉妖媚地说道。

这白雪见刘玉长的到是俊朗,比身旁这沈原可是强百倍,心中有种莫名的期待。

“刘师弟,白雪姑娘向你问好,也不知会一声。”沈原见刘玉板着个脸,有些不悦地说道。

“师兄,刘玉先告辞了,祝师兄一路平安!”刘玉站起说道,不想待在这种地方,沈原也见到了,就算是送行了,便打算离开。

“师弟,早上还没吃吧!不忙,一起吃点,昨天还有点事没交代清楚,等下要于你说。”刘玉所为,让沈原感到自己很没有面子,立即寻一借口让刘玉留下。

“俩位大人,请慢用。”一旁的婢女端来早餐说道,沈原便吃了起来,还不时和旁边的白雪调笑。

刘玉起身坐到远处的长椅上,闭目养神,眼不见,心不烦,刘玉所做所为,在沈原看来就是在装,心中想着装什么高风亮节,哼!

“刘天师,要不一起吃点。”白雪笑嘻嘻地问道,双眼含春,好奇的上下打量着刘玉。

“张妈妈,过来。”沈原高声说道,见一旁这骚蹄子对这位年轻俊朗的刘师弟貌似有些意思,沈原不由心生暗火,随即决定带走此女,可不能便宜了刘玉这小子。

书评(438)

我要评论
  • 施法,&。

    想到这刘玉就感到头痛,拍了拍下衣,站起结束了这次施法,慢慢走向不远处的茅草房,打算休息一会。

  • 高人指&成功。

    偶然之下得到一本修真秘笈,在没高人指点下竟然修炼成功。虽然修为极低,但是至此踏上了修仙道途。

  • &辅助,

    没有筑基丹的辅助,想要直接晋级成为筑基期,只有那些天资妖孽之辈才有可能成功。

  • 时间一&务。

    虽说“木气养元术”施法简单,但时间一长就非常耗精力,也同时耽误了自身的修炼时间。只不过这是宗门委派的任务,刘玉不得不用心对待,只希望早日完成此任务。

  • ”就值&格经常

    一瓶“金元散”就值三百多块低级灵石,在坊市中常常供不应求,价格经常会涨至更高。

  • &的他正

    刘立本就是意志坚定之辈,当时三十出头的他正值壮年,毅然离开家中妻儿四处闯荡,去寻求那飘渺的机缘。

  • 中,心&灰意冷

    直至知命之年回到家中,心灰意冷,这才收心养性,认命安享晚年。

  • &期弟子

    黄圣宗有规定:凡是达到练气四层的练气期弟子,都要到黄日殿接受宗门任务。

  • 回到家&圣宗筑

    机缘就是这么奇妙,回到家中帮着走镖的刘立,有一次深夜押镖,途经一处荒山老林时,竟救下了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黄圣宗筑基修士“张无心”。

  • ,千里&可瞧见

    地势平坦,多为平原,其中小山居多,东部边缘隆起一座雄伟大山,名为黄圣。整座大山犹如一根天柱般,直插云霄,千里之外便可瞧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