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潇潇急忙出声劝止,可正气头上的林夫人,哪能听的进来,气呼呼冲了下了楼。林潇潇一跺,急的不知所措,随即也跟了一直这样。林子河现年三十也才,大腹便便,官态十足。现出任田平县县令一职,为一方父母官。顶头上司炎南城知府林子峰是自己堂哥,老丈人更是林子河现年四十出头,大腹便便,官态十足。现担任田平县县令一职,为一方父母官。顶头上司炎南城知府林子峰是自己堂哥,老丈人更是朝中的三品尚书,生活过的是无忧无虑。。...

林红雨连忙出声劝阻,可正在气头上的林夫人,哪能听的进去,气呼呼地冲下了楼。林红雨一跺脚,急的不知所措,随后也跟了下去。

林子河现年四十出头,大腹便便,官态十足。现担任田平县县令一职,为一方父母官。顶头上司炎南城知府林子峰是自己堂哥,老丈人更是朝中的三品尚书,生活过的是无忧无虑。

这不正在县衙无事品茶,上好的龙井茶,从南边国家商进过来的,十分稀贵,这些好茶还是从大哥林子峰那,好不容易顺回来的。

“大人啊!大人!”马一明见自家大人还翘着腿,半躺在太师椅上喝茶,连忙小跑过去。

“什么事?”林子河侧头看了一眼,随口问道。不知为何这马班头慌慌张张的。见后面跟着个年轻人,背着个奇怪的书箱,可能是来拜访自己的穷书生。

心中想道:上门手里连件像样的送礼都不带,这样不懂人情世故。等下要是求自己办事,一定要这傻书生好看。

“大人啊,这是新来的天师大人。”马一明低头,附在林子河耳旁说道。

只见林子河听完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还把一旁的马一明差点撞倒,笑眯眯地快步迎了出去。

“不知天师大人前来,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快请坐。”林子河顶着个大肚子,满脸笑容地说道。

“这位是?”刘玉坐下后问道。

“本人林子河,乃本县县令,都是自己人。”林子河一边倒茶一边拉近关系。

“是林大人,在下名叫刘玉,前来本县任职天师一职。”刘玉便说明来意。

“是刘天师啊!气度果然不同一般凡夫俗子,真乃世外高人也。”林子河开口便讨好地说道。

“俩位大人,小人就告退了。”见没自己什么事,马一明弯膘一拜说道。

“去吧!”林子河一摆手,不耐烦地说道。

这时林夫人冲了进来,先是双手插着腰绕着刘玉转了一圈,然后一屁股坐下。语气不屑地说道:“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只不过生的白了些。”

林子河看自家夫人动作如此怪异,在听这番言语,差点没气的晕过去。这好好又发什么疯,也不看看对方身份。

“刘天师,不要见怪,这是我家夫人,病了尽说些胡话,您不要当真。”林子河连忙开口解释道。

刘玉对旁边这位有些肥胖的妇人,有些无语,自己与她从不相识,为何出言不善。但也未出口怪罪,不与她一般见识。

林子河拼命地拉着自家夫人,拉到一旁小声地说道:“夫人,不要胡闹。这位是新上任的天师,可不能得罪啊。姑奶奶!”

“天师怎么了,就能始乱终弃。”林夫人说到一半,林子河连忙捂住了她的嘴,他是越听越糊涂,夫人对这刘天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抱怨。

在林夫人看来,自家雨儿生的是沉鱼落雁,能看上这厮,是这厮的福气。开始不讲明,让雨儿心存念想,最后才开口拒绝,这就是始乱终弃。

“刘公子,近来可安好。”林红雨躲在门外偷听了一会,不想进屋,太过尴尬。只是屋内愈演愈烈,不得不进来。

“林小姐!”端着茶杯的手一抖,杯中茶水都洒了些出来。刘玉脑中有些混乱,这林红雨怎么会在此。

“刘公子,这是吾父母。”林红雨指着仍推推拉拉的林子河俩人。

“原来林小姐回到家中,这几日在下一直想找机会表示感谢,感谢林小姐前些天的悉心照顾。”刘玉心中大呼,自己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只好找个理由随口说道。

“不用了,离我家雨儿远点便可。”这时林夫人气呼呼地说道。

刘玉终于知道这胖妇人,为何出言挤兑自己,原来是因为林红雨。刘玉有口难言,只能当做没听见。

林子河也是一愣,这雨儿怎么会认识新上任的刘天师,还叫的这般亲密。难到有什么自己不知的隐情。

“哪位师弟来了。”从门外传来一句喊话,只见一身着天师道袍,长着小八字胡的微胖中年男子向里走来。

“师兄,在下刘玉。”刘玉起身行礼,并掏出李松林的亲笔信递了过。

“沈天师来了快请坐。”林子河连忙招呼道。

见已有俩位天师在场,雨儿的眼睛又直盯着那年轻的天师,挪不开。林夫人拉着林红雨便向外走去,林红雨有些不乐意,但拽不过母亲便跟了出去。

“哦,林县令也在。”沈原笑着接过信,坐下便拆开仔细看了起来。

沈原越看越高兴,原来这新来的师弟前来接手,长期驻守田平县。自己终于能离开这破地方,这地方穷乡僻壤的,就没有一处好去处,只有小雪楼还能待人。他早想炎南城的小妾们了,没带她们来真是后悔。

“原来刘师弟是来上任的,林县令正好也在。今日为兄与你交接,明日便会起程回炎南城去。”沈原收起信,小八字胡一跳一跳地说道。

“那今日晚上在平安客栈设宴为沈天师送行,同样恭喜刘天师上任。”林子河立马说道。

“那好吧!刘师弟咱们走,为兄带你看看住处。”沈原可是急着交接便说道。

“林县令,告辞!”刘玉便跟着沈原走了出去。

俩人走出县衙转了几个弯,便来到一排茅草房前。

“王老头,王老头。”沈原站在房前高声喊道。

“天师大人,小人在。”从茅草房走出数人,最前的一个满头白发身着役服的老人连忙说道。

“这是新来的刘天师,你们认清了,以后有什么事就到前面找刘师弟。”沈原不客气地说道。

“是...”王姓老人连连点头。

“这便是义庄,刘师弟按时要前来查看,这老头便是这里的班头。”沈原指着老人对刘玉说道,说完便向前走去。

“知道了。”刘玉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茅草房,随后回道。

“这便是平日居住的地方,就是有些太简陋了。”俩人向前走了不过百步,来到一间院房。院房并不算大,但比四周其它平民瓦房,还是宽敞不少。

书评(144)

我要评论
  • ,其实&五十年

    百亩良田中种着金边花,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药,其实它应该称为金边草。金边草最少要生长了五十年后才会开花,等到花瓣盛开成熟时,立刻摘下花瓣,不能等它结果。

  • 刘玉深&,静下

    刘玉深吸口气,静下心来,盘坐于花田正中,身体如被金色的海洋淹没,消失在花丛中。

  • 中常常&格经常

    一瓶“金元散”就值三百多块低级灵石,在坊市中常常供不应求,价格经常会涨至更高。

  • 古时山&。有无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 就能吸&。

    直到刘玉出生,令年老的刘立狂喜若疯,宛如重获新生。刘玉具有修仙资质,说白了就是身怀灵根,有了灵根就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

  • 衣,站&施法,

    想到这刘玉就感到头痛,拍了拍下衣,站起结束了这次施法,慢慢走向不远处的茅草房,打算休息一会。

  • 刘立。&干练的

    刘玉的爷爷也是一名修真者,名叫刘立。刘立早年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江湖人士,为家族镖局押镖,乃是一名干练的镖师。

  • 色,好&了一圈

    良田里盛开着一种无名五角小花,花瓣边缘染着一圈金色,好似镀上了一圈金粉。

  • 花田,&早晚各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