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师兄,刘玉会当心的。”这些天跟在李松林身后,学到什么了不少东西,这位师兄待自己也非常很亲切,不由得发自内心的感谢道。“刘师弟,为兄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背上是何物。”李松林第一次见刘玉时,就对背上的圆柱形物体有些很好奇。而已第一次朋友见面,不好张口再次询问。要明白在“刘师弟,为兄冒昧的问一句,你背上是何物。”李松林第一次见刘玉时,就对背上的圆柱形物体有些好奇。。...

“谢师兄,刘玉会小心的。”这些天跟在李松林身后,学到了不少东西,这位师兄待自己也十分亲切,不禁由衷的感谢道。

“刘师弟,为兄冒昧的问一句,你背上是何物。”李松林第一次见刘玉时,就对背上的圆柱形物体有些好奇。

只是初次见面,不好开口询问。要知道在修仙界,打听别人功法,法器可是大忌。会让人误以为你图谋不轨,想谋财害命。

“哦,里面有一只将要产卵的小灵蜂蜂后,小弟想养一窝小灵蜂,养成后到时出了灵蜜,给师兄送些来。”刘玉把早就想好的托辞,语气自然地说了出来。

修仙界有很多低阶修仙者,都爱养小灵蜂,因为小灵蜂培养条件简单,饮食跟普通蜜蜂一样,喂食花粉、花蜜即可。只要放养在花朵盛开处,便大多能养成,培养成功后,便能得到灵蜜。

灵蜜可是好东西,修仙者饮用后能滋润经脉,温养身躯。长期饮用能轻微软化阻脉,修炼时用来辅助消融阻脉。

凡人要是长期饮用便能延年益寿,可见灵蜜的珍贵。只不过小灵蜂成长时间有些漫长,从卵化到成熟体要将近五十年。

“哦!师弟还有此雅兴。”李松林不疑有它笑道。

李松林心中暗道:怕是无福享用,等小灵蜂成熟,自己怕是早已魂归天外了。

“接到师门任务后,想来时日太长,怕闲来无事,便买来打发时间,师兄就不要取笑我了。”刘玉接着编道。

“还有一要事,差点忘了于你说。我们被外派到此地,师门月俸每半年一发,你来时用了差不多三个月,三个月后来为兄这领取,可莫要忘了。”李松林见刘玉上马突然想起说道。

“师兄,来你这领取?”刘玉勒紧马缰疑惑地问道

“为兄每隔半年便会去高阳城一次,高阳城是高仓国重城,有宗门的一个据点在那。为兄去那汇报炎南城半年的状况,回来时,便会顺带带回咱们五人的月俸。”李松林耐心地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师兄,小弟便上路了,下次再见。”刘玉拱手说完,便抽了一下胯下骏马,窜了出去,向着田平县出发。

看着刘玉身影越来越远,李松林转身向家中走去,想回府补个觉,心中不禁叹道:好不容易来了个年轻人,过了一阵子有活力的日子,现在又要归于平静,跟着几个老油条混吃等死。

经过五天风餐露宿地赶路,刘玉在下午申时,赶到了田平县城。

比起炎南城,田平县城显得有些落破,街上稀稀拉拉的有几个行人。街道俩旁的房屋,看上去有些年头,显得十分陈旧。一问行人,很快便找到县衙,整条街道只有县衙大院看上去还算气派。

刘玉下马,把天师官印递给迎上来的衙役。并问道:“沈天师在哪?吾是他师弟,找他有事。”

马一明接来玉制官印一看,吓了一跳,来人是位天师大人,连忙献媚地说道:“沈天师平日并不住在县衙,这时想必在小雪楼喝酒。”,并把官印双手捧着还给刘玉。

“那带我去小雪楼。”刘玉眉头一皱说道,没想到沈师兄人并不在县衙。

“天师大人,县令林大人正在县衙内,要不您先进里面休息一下,小人这就叫人去通知沈天师。”马一明为差役多年,眼睛一转便说道。

他哪敢私自带着新来的天师大人乱跑,要是出了差错,自己饭碗保不住,说不定还要丢了小命。

“那好吧!”刘玉想了想这样也好,便把马交给了旁边一位衙役,走进了县衙。

林红雨待在二楼的闺房,从窗向外远跳,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夫人看自家闺女从府城回来后,整日闷闷不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待在房中不肯出去。哪有往日的调皮可爱,活泼好动的样。

几番询问,女儿也不说实情,林夫人连忙派人去炎南城打探消息。回来的下人,把知府夫人所说全部告之,林夫人才知,红雨这孩子尽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脾气火爆的林夫人大骂刘玉不是人,衣冠禽兽。说要上炎南城,找这负心汉兴师问罪。

林县令虽不知所为何事,但连忙阻拦,生怕自家夫人去闯祸,这天师一职虽只有七品,与自己相当。

但这天师一职,朝廷根本不能管,就是皇亲国戚也没用。身份实在特殊,都是世外高人,神仙一样的人物,怎能得罪。

幸好林红雨清白并未受玷污,否者林夫人就算小命不要,也要去向刘玉讨个说法。

林红雨趴在窗上,看着外面的景色有些无趣。又不想出门,走在街上,总觉的四周路人对她指指点点。

突然看见守门的马班头,领着一位身着青色素衣的公子,背上背着个奇怪物体向大堂走去,只觉这位公子身形有些眼熟。

待走近后看清面貌,剑眉目郎,肤白鼻挺。林红雨只觉脑中“哄”的一下,这不就是刘公子吗?

刘公子怎么会来此,难道是特意来找自己的,是不是回心转意了,来向父母提亲的,林红雨心中不禁怦怦直跳了起来。

“娘,快来看。”林红雨惊喜地向身旁的林夫人说道。

“雨儿,什么事?”林夫人看女儿露出了笑脸连忙问道,便从床边走了过去。

“娘,你看外面,刘公子来了。”林红雨指着外面院子里说道。

“哪个刘公子?是谁啊!”林夫人看向窗外,只见马班头领着个年轻人,像个白面书生,只是多了些飘逸的神采。

“就是女儿,在伯母家做客,遇到的那位刘公子。”林红雨两腮微红低声说道。

“什么?就是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林夫人含怒地问道,说到这,一下子脾气就上来了。

“可不就是刘公子,娘,你说他来这做什么?”林红雨眨着漂亮的眼睛的期许地问道。

“好个登徒浪子,还敢来,老娘到要去看看,他想耍什么花样。”林夫人起身向外边走边说道。

书评(193)

我要评论
  • 同一时&达到了

    同一时间入门的师兄弟们,因为资质优越,修为早早便达到了练气四层。但刘玉并没有因为修行缓慢,而感到灰心,心中仍感到十分庆幸。

  • 喜若狂&。

    刘立在外闯荡时,对黄圣宗的盛名早有耳闻,得令后欣喜若狂。

  • 朋友。&宗门。

    因为俩人情况相同,且都受到其他弟子的歧视,便成了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因为修为没有达到练气四层,被强制逐出宗门。

  • 一,近&才有一

    灵根乃天生,万中存一,近万人中才有一人具有,十分稀少。

  • 立,如&质,就

    告知刘立,如若他的后人携带此令,抵达黄圣山,年龄在十岁之内,并具有修仙资质,就能拜入黄圣宗,成为黄圣宗弟子。

  • 年长两&成为宗

    刘玉曾经的一个好友名叫艾元沐,比刘玉早入门十几天,只不过比他年长两岁,跟他一样凭借黄门令,才有幸成为宗内弟子,也是三系杂灵根。

  • 脾气也&分暴躁

    刘立数年后便多出不少孙辈,但皆为肉身凡胎,不具备修仙资质。刘立心情一天天沉重,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平日对三个儿子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可愁死了兄弟三人。

  • 才到黄&为刘玉

    前几日,金边花成熟后,宗门便派专人来摘取,宗门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刚才到黄日殿交接,因为刘玉精心照料的缘故,金边花品质非常高,且收成比往年要好。

  • “木气&浴在较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黄门令&”。

    不仅赠与了刘立大量灵石和丹药,还留下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黄门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