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立刻被房中这很奇怪的情景所被吸引,房间非常很宽敞,摆着近百张木板床。其中数十张木板上位置摆放着死尸,有些穿着整齐有序,身体比较完整,有些缺胳臂少腿,各各更是面目全非。屋内弥散着一股恶臭,让人难以呼吸的节奏。每具尸体身体上都上贴一张法符,看起来非常怪异。“刘师弟,屋内弥漫着一股恶臭,让人无法呼吸。每具尸体身体上都贴有一张法符,显得十分诡异。。...

刘玉立即被房中这奇怪的情景所吸引,房间十分宽敞,摆着近百张木板床。其中数十张木板上摆放着死尸,有些穿着整齐,身体完整,有些缺胳臂少腿,各别更是面目全非。

屋内弥漫着一股恶臭,让人无法呼吸。每具尸体身体上都贴有一张法符,显得十分诡异。

“刘师弟,出去再说。”还没等刘玉上前看仔细,便被李松林叫了出去。

李松林被这浓郁的尸臭熏的头昏脑胀,一刻都不想多待。

两人又回到前屋,元满调笑道:“怎么不多呆一会。”

李松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坐了下来说道:“刘师弟,可有什么疑问?”

“师兄,为什么每具尸体上都贴有法符?”刘玉立刻问道。

“元师弟,你来说。”李松林见元满在一旁悠闲的喝茶,便说道。

元满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师弟想必已经知道,这高仓国空中飘散着阴气,但死尸受阴气刺激可能发生尸变,师弟想必就不知晓了吧!”

“尸变?”刘玉一脸茫然地问道。

“不错,死尸尸变后能行走,见活物便狂性大发,喜吞食血肉,称之为“行尸”。行尸与常人相似,只不过无痛觉,唯有断其头颅才能消灭。”

“行尸也能吸收阴气修行,如果行尸长时吸收阴气,吞食大量血肉,便会全身长出青毛。这青毛行尸力大无穷,十分不好对付,称之为“青***”。”元满缓缓说道。

青***,古书上也有注明,为死尸所变,青面獠牙,喜食血肉,与修仙者练气期修为相当,存活的时间越长,修为越高。

听元满这么一说,刘玉便明白了,原来青***是这样转变而来,不禁恍然大悟。古语曰: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果然说的对。

“单独的尸体发生尸变的可能很低,但大量尸体放在一起,便很可能发生尸变。所以在高仓国一处地方,如果出现大量伤亡,当地天师要尽快赶至。义庄这等停放尸体之地,更是要注意,这不师兄我就天天守在这。”元满耸了耸肩,无奈地接着说道。

“那贴在死尸上的法符,名叫“定尸符”,是用来防止尸变的法符,所以每具尸体都要贴上一张。”

“而墙上,窗上贴着的法符,名叫“阻阴符”,是用来阻挡阴气的法符,停尸房贴上此符,便是用来降低房屋内阴气的浓度。这两种法符,昨天给你的符书上都有,师弟可以自行练习。”李松林接过话说道。

“哦!怪不得刚觉得那些法符有些眼熟。”听到李松林这样说,刘玉便全明白了,看来这天师一职职责也不轻松啊!

“这阴魂,行尸刚形成时,十分虚弱最易对付,时间越长,越棘手。师弟以后要是遇到,要尽早灭杀,免得越拖越麻烦。”李松林板着脸说道。

“谢师兄教诲!”刘玉连忙感谢。

“好了,也快到中午了,走一起上我家。我那娘子最近新学了几道新菜,滋味甚好。”元满打岔道。

“就知道吃,走吧!”李松林哼道。

三人便离开义庄,去了城南的元满家中。这元满身材消瘦,纳的小妾可是身材丰满,前突后翘。家中俾女下人众多,可是十分会享受。

接下来的几日,刘玉在李松林的受意下,单独去各大医馆查看,用自己所画的“消阴符”成功救治了几位阴气侵体的病者。

这让刘玉干劲十足,感到颇为新鲜,病者家属跪在地上由衷的感激,也让刘玉有些感动。

这些平民朴实忠厚,自己能帮他们赶走痛苦,看着他们重获新生的激动,自己也跟着高兴起来,道心不禁有一丝触动,所谓能者多劳,助人为乐,这几日过得分外惬意。

“师弟,在画符啊!”晚上,刘玉正在练习书画“定尸符”,不想李松林这时突然来访。

“师兄,有何要事?”刘玉放下手中毛笔问道,并请李松林入坐。

顺手倒了杯香茶,李松林这么晚可从来没有来访过。

“这些日子,师弟也看到了天师一职平日所做之事。也学会了救治平民的手段,算是成为一名合格的天师了。”

李松林想了想又说道:“上次为兄提到还有一位同门师弟,在外驻守,名叫沈原,在田平县担任天师。炎南城做为府城,下面管辖着九个县城,每个县城都有一位天师,除了沈师弟外,其它八名天师都是宗门雇的散修,无门无派。”

“哦!”刘玉没想到这天师一职,有这么多人。可见高仓国真乃穷山恶水之地,平民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半年前,田平县担任天师的同门师弟名叫平松航,平师弟任职时间已满,便卸职回宗复命去了。”

“刘师弟,你这才会接到师门任务,被遣派到炎南城来接任。在你未到来之前,便是由三位师弟轮流前往田平县驻守。”李松林一口气说完便看着刘玉。

“师兄,你是说师门派小弟来任职的地方,是田平县?”刘玉算是听明白了,便问道。

“没错,这些天师兄便是在教你一些天师必要的手段,和应知的事物。几天后,便又到了轮换去田平县驻守的日子,明日师弟你便前去田平县上任,接替沈师弟。”李松林有些为难地说道,怕刘玉年轻不理解。

“好的师兄,明日小弟便前去田平县。”刘玉一口便答应了。

“那好,明日早上师兄再为你送行。时候不早了,为兄便先走了,师弟好好休息。”见刘玉并没有什么抵触,李松林暗松了一口气。

刘玉这么爽快的答应,是因为白天在义庄所见所闻,脑中跳出一丝灵感。看了看摆在床边的“蜂巢”,刘玉若有所思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第二天清晨,李松林很早便来到了天师府前来送行。

“师弟,到了田平县便去县衙找沈师弟,沈师弟会带你了解那边的状况。”李松林让仆人去牵马来,便对刘玉说道。

“知道了,师兄。”刘玉接过马绳应道。

“还有就是,一个人在田平县要小心,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派人来炎南城,师兄会想办法帮你的。”李松林叮嘱道。

看着朝气蓬勃的刘玉,李松林就仿佛像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对这位年轻的小师弟心生好感。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刘玉的&,名叫

    刘玉的爷爷也是一名修真者,名叫刘立。刘立早年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江湖人士,为家族镖局押镖,乃是一名干练的镖师。

  • 立大量&丹药,

    不仅赠与了刘立大量灵石和丹药,还留下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黄门令”。

  • 地势平&坦,多

    地势平坦,多为平原,其中小山居多,东部边缘隆起一座雄伟大山,名为黄圣。整座大山犹如一根天柱般,直插云霄,千里之外便可瞧见。

  • &按时施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 的师兄&层。但

    同一时间入门的师兄弟们,因为资质优越,修为早早便达到了练气四层。但刘玉并没有因为修行缓慢,而感到灰心,心中仍感到十分庆幸。

  • 五千贡&献点,

    要知道换取一颗筑基丹,在黄日殿要花费五千贡献点,按现在这样获取贡献点的速度来看,要等上五十年才能换取一粒筑基丹。

  • 辈共有&命令,

    刘玉他爹那一辈共有三兄弟,年轻的三人,不久后便接到了刘立的死命令,那就是努力造人。

  • 外有些&修行疑

    因为宗门任务耽搁,有些日子没去拜见,出于礼仪,要前起请安,另外有些修行疑问也要向他老人家请教。

  • 事磕头&苦苦恳

    但那次艾元沐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双手抠进泥土中,向宗内管事磕头苦苦恳求,让他继续留在宗内修行。

  • 单一,&,这是

    修仙者灵根越单一,经脉资质越纯净,修炼速度便越快,效果就越好,这是修真界众所周知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