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林夫人一番细心地安慰,林潇潇这才波澜不惊下去,心中也选择放弃了最求刘玉之事。但心中仍有不甘心,怕触景生情便向伯母拜别,想回田平县家中去。林夫人看潇潇心情极差,回家去家中也好,便已不再苦苦挽留,安排好下人明天送林潇潇回田平县。第二天,刘玉便让仆人把餐盒,带回了林夫人看红雨心情极差,回去家中也好,便不再挽留,安排下人明日送林红雨回田平县。。...

经过林夫人一番细心安慰,林红雨这才平静下来,心中也放弃了追求刘玉之事。但心中仍有不甘,怕触景生情便向伯母辞别,想回田平县家中去。

林夫人看红雨心情极差,回去家中也好,便不再挽留,安排下人明日送林红雨回田平县。

第二天,刘玉便让仆人把餐盒,送回了知府府衙。

随后几日,刘玉便跟在李松林身旁,在炎南城内的各大医馆转悠,看各大医馆,如何救治被阴气所伤的患者。

还探访了些民间巫医,发现他们祖传的符咒都大同小异,只不过名称大不相同,但都十分响亮,“三清符”、“千岁符”、“白圣符”等等。

“师弟,这几日你也都瞧见了,天师一职到也轻松。只不过救救重症者,积善积德。等会要去的地方,也是天师的职责之一。”李松林像往常一样带着刘玉出了天师府说道。

“哦!师兄今日我们要去何处?”刘玉好奇地问道。

李松林卖了关子说道:“到了地方,师弟便自然知晓了。”

两人步行走过了几条街,来到一处大院前。大院门口有侍卫守门,大门顶上的牌匾写着“炎南义庄”。

门口的侍卫见两位天师到来,纷纷恭敬地行礼,由一名年老的捕快引进院内。

“哦!李师兄和刘师弟来了,快来坐。”一间简陋的房间前,高瘦的元满高声喊道,元满元师兄竟然在此,刘玉有些诧异。

“我带刘师弟来看看。”三人去了房间,李松林笑着说道。

只见房间中间摆了一张木桌,旁边放着几个矮凳,除此之外别无它物,显的十分简陋。

“不急,先喝口茶水休息一会,那有什么好瞧的,臭气哄哄的。”元满拉着两人坐下,给刘玉和李松林分别倒上茶水说道。

元满放下茶壶后,双眉一展调笑道:“听说刘师弟最近十分风流,有位貌美小娘子主动投怀送抱,很是潇洒啊!”

“哦!刘师弟竟有此事,怎么没听说你提起过?”李松林听元满一说,也来了兴致。

“哎!元师兄取笑了,只不过是犯了桃花劫。”刘玉含糊地说道,不想细说。

元满大笑道:“李师兄,刘师弟害羞说的不仔细,你听我说。”

“元师弟,快细细说来。”李松林白眉一跳一跳着急地说道。

“林子峰有个侄女,叫林红雨。生的十分漂亮,有着沉鱼落雁之容,李师兄可曾见过。”元满笑眯眯地对李松林说道。

“是有这么一位姑娘,常在林子峰家中做客。确实生的花容月貌,亭亭玉立。第一次见时,我还以为是林子峰的小妾呢。”李松林紧锁眉头想了会,突然说道。

“我是从我家娘子那得到的消息,她从林夫人那听说的,这林小姐看上了刘师弟,茶饭不思,每日亲手做些酒菜,给刘师弟亲自送去。还让我家娘子叫我在刘师弟面前,多说些好话。”元满见李松林也知此女便说道。

李松林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请刘师弟回府用餐,每次都推脱,原来有美人在房中等候,刘师弟艳福不浅啊!”

“师兄误会了,那女子是来过数次,但师弟已明确回绝了。这几日已不再出现,还要向李师兄道歉,回绝时胡乱诋毁了师兄,说了一些坏话。”见两人越说越起劲,刘玉连忙打断说道。

“哎!师弟那般秀丽的小娘子你怎能拒绝,可惜啊!”元满一脸惋惜地说道。

“哦!师弟道心坚定,竟有达成“金丹”之志,为兄佩服!”李松林并不在意刘玉如何诋毁他,为刘玉能拒绝这份艳福的心志,感到佩服便说道。

刘玉见师兄又误会了忙说道:“师兄说笑,小弟有自知之明,怎敢妄想“金丹”之境。只不过是想找位志同道合的女修,结成连理。”

原来人体之中存在一道先天精元,乃出生时天地赐予之精元,十分珍贵。

如果修真者一直保持完璧之身到筑基后期,先天精元未失。不仅能增加少许结丹的成功机率,而且结成金丹时,能提高金丹的品质。

先天精元分两种,男性身怀先天精元叫做先天阳元,女性身怀先天精元叫做先天阴元。

先天精元最易丢失的情况,便是男女初次行房,受双方精元所吸引进入对方体内。

修真者吸收对方先天精元用于修行,比普通精元效果更加显著。修真者先天精元在体中孕养时间越长,效果就越神奇。

“刘师弟,可不要后悔啊!要知道吾辈女修的眼光可是很高,可不要好高骛远。”元满唏嘘道。

想到自己修为停滞不前,整天沉迷于酒色,此子坚定求道的行为,显的自己有些难堪。

元满老家在蜀国,家中娶有一妻二妾。妻子已年老色衰,来炎南城任职天师,只带了年龄最少的小妾。一年前,又迎娶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为妾,整日沉湎于女色。

李松林听了刘玉的言语,不禁想起自己死去的妻子。

李松林年轻时英俊潇洒,资质优秀。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追求到一位同门艳丽女修为妻,两人相亲相爱。

当时可让其他师兄弟们眼红不已,嫉妒的不行。两人同心合力,修为增长迅速。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有次外出围捕灵兽“巨木蟒”时,妻子竟意外陨落。此后李松林一直没有再娶,直到筑基失败后来到炎南城方才续铉,便是现如今府上的李夫人。

李松林回过神后,已无谈论的心思。便起身说道:“我们去停尸房看看。”

刘玉好奇地起身跟上,这时元满说道:“师兄,你们去吧!小弟整天在这鬼地方呆着,就不去了。”

李松林也不多说,带着刘玉出了屋向后院走去。只见后院有一间茅草制的长屋,四周土墙面上,木窗上都贴着法符。

“两位天师大人,有何吩咐!”坐在门里的一位老衙役,看见俩人到来连忙起身问道。

“随便瞧瞧!一边候着。”李松林不客气地说道。

书评(489)

我要评论
  • 是完成&往年要

    前几日,金边花成熟后,宗门便派专人来摘取,宗门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刚才到黄日殿交接,因为刘玉精心照料的缘故,金边花品质非常高,且收成比往年要好。

  • 外闯荡&黄圣宗

    刘立在外闯荡时,对黄圣宗的盛名早有耳闻,得令后欣喜若狂。

  • 前起请&问也要

    因为宗门任务耽搁,有些日子没去拜见,出于礼仪,要前起请安,另外有些修行疑问也要向他老人家请教。

  • 处在于&它是炼

    金边花珍贵之处在于它是炼制二品灵药“金元散“的主要原料,“金元散”是练气中期的修炼良药,尤其是拥有金系灵根的修士,服用后效果非常显著。

  • 一步步&时还摔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 ,只不&。

    刘玉自知艾元沐修炼比他还要刻苦,只不过他比自己少了一位好爷爷。

  • 立心情&沉重,

    刘立数年后便多出不少孙辈,但皆为肉身凡胎,不具备修仙资质。刘立心情一天天沉重,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平日对三个儿子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可愁死了兄弟三人。

  • ,三指&身法力

    双手合于胸前,三指相触结“凝神印”,调动自身法力,熟练的运起“木气养元术”,滋养四周的金边花。

  • 收徒极&资优越

    云州无数修真者想尽方法,也要拜入黄圣宗。但黄圣宗收徒极为苛刻,只有少数天资优越者才会被收入宗门修行,成为黄圣宗门弟子。

  • &还留下

    不仅赠与了刘立大量灵石和丹药,还留下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黄门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