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阴符小弟到是获知,但师兄所画符箓可不像是此符。”刘玉说出来自己的疑问。“毕竟也不是破阴符,为兄可没那种能耐,只但是是根据此符符咒、法纹,精减以后的一种新符,名为“消阴符”。”“此符绘出简单的,所含灵力极弱,对吾等修佛之人来说,如同鸡肋。但可以用来“当然不是破阴符,为兄可没那种能耐,只不过是根据此符符咒、法纹,精简以后的一种新符,名为“消阴符”。”。...

“破阴符小弟到是知晓,但师兄所画灵符可不像是此符。”刘玉说出自己的疑问。

“当然不是破阴符,为兄可没那种能耐,只不过是根据此符符咒、法纹,精简以后的一种新符,名为“消阴符”。”

“此符绘制简单,所含灵力极弱,对吾等修道之人来说,犹如鸡肋。但用来治疗阴气侵体的病者,绰绰有余。备些在身上,也好救治一些严重地病人,这也是天师一职的职责。”

李松林说完,拿出一打空白符纸,一盒未开封的朱砂,和一根全新的青竹笔递给刘玉,示意刘玉收下。

刘玉推托道:“师兄这是为何?”

李松林又拿出一本小黄书,递给刘玉说道:“这些都是宗门发放给任职天师一职弟子的福利,你且收好。”

“这本书上有几种不入流的符咒样本,和详细的绘画技巧。师弟照着仔细练习,很快便能学会。消阴符便是其中的一种。”

刘玉接过后,兴奋地说道:“谢师兄!”

李松林微微一笑说道:“不用谢我,这些都是师门所发,为的便是让咱们能好好履行天师一职,莫落了宗门的名声。”

“师兄,今日听你所言,才知自己乃井底之蛙。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刘玉不禁感叹道。

看着刘玉兴奋地翻看小黄书,李松林不禁想起自己年轻时,也同样求道心切,朝气蓬勃。现自己已至迟暮之年,得过且过,不禁有些伤感。

两人又坐了会后,李松林便带着刘玉,到炎南城的其它医馆转转,其间又救治了一名被阴气侵体的重患。

直至傍晚两人这才分开,李松林又邀请刘玉前去家中做客。但得到画符之法的刘玉,心急着回住处好仔细研读一番,连连婉拒。李松林见邀请不动,便自行回家去了。

刘玉回到天师府后,一路小跑向住的厢房跑去,心想要好好看看这小黄书上还有什么符。

“刘公子,你回来了。”只见林红雨笑嘻嘻地站在门前,脚下放着一古色餐盒,显然已等了一段时间。

“林小姐,你怎又在此?”刘玉一愣问道。

“红雨怕下人做的饭菜不合你胃口,所以自己做了些酒菜给你送过来。”林红雨提起脚下餐盒细声地说道,表情像做错了事般,楚楚可怜。

“那进来坐吧!”刘玉推开门,无奈地说道,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

林红雨进了屋,麻利地摆开酒菜说道:“公子,饭菜可能有些凉了。明日,红雨再重做些送来。”

刘玉有些头痛,该如何拒绝她,好让她死心,又不会令她受到太大的伤害。

硬着头皮,在林红雨温柔的目光关注下吃了些酒菜,确实比下人做的精美,刘玉心中感叹无福消受,情劫难过啊!

“公子,乃修道之人,想必会看病吧!”林红雨收拾完桌面抬头娇羞地问道。

“算是会吧!”刘玉不知她为何如此发问。

“那帮我瞧瞧,小女子最近茶饭不思,也睡不着,公子你看是得了什么病。”林红雨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直盯着刘玉娇媚地说道。

说完便提起左手衣袖,露出晶莹雪白的手臂伸到刘玉面前,示意帮她把脉。

看着伸至眼前圆润修长的手臂,刘玉不禁心碰碰直跳的厉害,伸出右手放在光滑的手婉处,柔软细腻十分舒服,感到林红雨心脉强劲有力,气血平稳。

刘玉便说道:“林小姐,身体十分健康,不用担忧。”

“刘公子,可是伯母说我是得了相思病,你可知这是什么病,要不要紧。”林红雨淘气地说道。

刘玉一时无语,不知如何回答。

“红雨小姐,天姿秀丽,在下也十分喜爱,小姐的心意在下也知晓。”刘玉想了想,决定挑明便说道。

“真的吗?”林红雨喜悦地一下拉住刘玉的手臂说道。

“只是在下乃修道之人,立志潜心修炼追求长生大道。儿女情长当做妖魔鬼怪,从未想过娶妻生子之事,辜负了小姐的一片心意,还请谅解。”刘玉信口雌黄地说道。

听此言论后,林红雨笑容骤然消失,声音颤抖地问道:“那李天师也是修道之人,一样娶妻生子。刘公子可是在欺骗小女子,小女子可是有何做的不对之处,公子大可告之,小女子定会注意。”

林红雨有些语无伦次,双眼微红。

“李师兄道心不定,被红尘俗世所困,大道无望,乃吾辈之耻。林小姐如果无事,便请回吧!在下要研读经书,开始修炼了。”刘玉故作镇定,面色严肃地说道。

心中暗道:李师兄,言语多有冒犯,请一定要原谅师弟。情劫难过,只能出此下策。

林红雨见刘玉背过身去,如此绝情,双眼含泪,哭得梨花带雨般转身夺门而出,收拾好的餐盒也顾不上拿走。

“哎!”见此景,刘玉长叹一口气,伤了一位钟情于自己,如花似玉般女子的心,顿感心有愧疚,又生出些莫名的失落感,但为了追求仙道,也只能如此。

静坐许久后,收拾自己烦躁的心情。刘玉拿出青竹笔,空白符纸,上好朱砂摆在桌上,捧起小黄书,仔细研读后,便照着上面的图样,开始练习画符。

知府府衙后院,林红雨躲在闺房中低声痛哭。只觉得自己拉下脸面,百般讨好,最后落的如此下场,感到分外委屈。

林夫人闻讯赶来,推开房门见此景,心中一沉,上前连忙安慰。拍着林红雨后背,细声地问道:“红雨,怎么了,给伯母说说。”

“伯母。。。。”林红雨哭着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林夫人。

“哎!红雨,就放手吧!那刘天师既然是潜心修道之人,对儿女之事有抵触,就任他去吧!天下好男儿众多,伯母再给你找一个好的。”林夫人见红雨哭的这般厉害,心痛的说道。

心中不禁埋怨这刘天师,这般不知好歹,如此决情。也不知道婉言拒绝,害的自家侄女哭成了泪人。

书评(326)

我要评论
  • &门。所

    如果没有爷爷不时送来的灵石,他也跟艾元沐一样会被逐出宗门。所以从那以后刘玉更加珍惜,倍加努力,求道之心也越发坚定。

  • 宗弟子&了大运

    刘玉修仙资质十分普通,能有幸成为黄圣宗弟子,只能说是走了大运。

  • 的教义&子也都

    黄圣宗对新弟子修行的教义是厚积薄发,大多数名门正派教导门下弟子也都是如此。

  • 嗅着空&又生出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天都要&早晚各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 根修士&根和土

    刘玉本身拥有木灵根,他是一个三系杂灵根修士,还含有金灵根和土灵根,修仙资质十分普通。

  • 多出不&立心情

    刘立数年后便多出不少孙辈,但皆为肉身凡胎,不具备修仙资质。刘立心情一天天沉重,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平日对三个儿子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可愁死了兄弟三人。

  • 为家族&镖师。

    刘玉的爷爷也是一名修真者,名叫刘立。刘立早年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江湖人士,为家族镖局押镖,乃是一名干练的镖师。

  • 命之年&性,认

    直至知命之年回到家中,心灰意冷,这才收心养性,认命安享晚年。

  • 数十种&样。

    识的是数十种上古文字,读的是各类隐晦难懂的古经,一天一次的泡药浴是为了筑体,但滋味可不好,每次泡完药浴,全身通红,就好似全身皮肤都要脱落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