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李松林便罢手,拿起来画好的五张法符向躺着病人走去,让人热潮病人上衣,露着腹部。这时李松林拿起来一张法符贴在病人肚皮上,便见法符已发出一阵光芒,光芒不久变弱,后慢慢的熄。五位病人每人贴了一张法符,贴完后李松林回座椅坐定。周围站着的人见此奇这时李松林拿起一张法符贴在病人肚皮上,便见法符发出一阵光芒,光芒不久减弱,后慢慢熄灭。。...

不一会,李松林便停手,拿起画好的五张法符向躺着病人走去,让人掀起病人上衣,露出腹部。

这时李松林拿起一张法符贴在病人肚皮上,便见法符发出一阵光芒,光芒不久减弱,后慢慢熄灭。

五位病人每人贴了一张法符,贴完后李松林回到座椅坐下。四周站着的人见此奇景都一脸的诧异,医馆的人到是脸色平常,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此景。

一刻钟后,五位病人陆续醒来,惹的家属直呼遇到了活神仙,在一片感恩戴德中,李松林带着刘玉走出了回阳居。

李松林看刘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轻笑道:“师弟是不是想问那些病人犯了什么病,那徐福画的是什么法符,而为兄又画的是何种法符。”

刘玉激动地连忙点头说道:“师兄说的极是,还请师兄解惑。”

李松林指了指旁边的茶楼,说道:“我们去那坐着边喝边聊。”

两人走进茶楼,伙计见到连忙小跑过来,引两人到楼上雅间,很快便上了一壶好茶。李松林经常来这家茶楼休息,伙计显得很热情。

“师弟,这高仓国与越国可有何不同?”李松林喝了口茶水问道。

“师兄,这高仓国与越国风俗大不相同,无论衣着,还是百姓谈吐都不一样。百姓对行道修仙好像并不陌生,并不像越国百姓知之甚少。”刘玉想了想这几日的见闻说道。

“师弟,说的不错。这高仓国空中弥漫着阴气,使得风俗人情发生巨变。刚才那些病人便是不小心被阴气侵体,跟得了重病一样。”

“在师弟家乡越国,可听说过天师一职,也只有这些被浓浓阴气笼罩着的国家,才会设有天师一职。为的便是救治这些被阴气侵蚀的患者,所以这里百姓对修道之人,并不像越国百姓那样陌生。”李松林微微一笑说道。

“这阴气侵体想必跟阴魂附体一样吧!”刘玉想了想问道。

“不错,阴气入体后,阴气便会侵蚀人体的精气,跟阴魂大同小异,只不过没有那么严重,对付起来也简单的多。”李松林赞许地回道。

“那这阴气侵体又该如何救治?”刘玉又问道。

“阴气侵体的情况在高仓国十分的普遍,根据体内侵入阴气多少,救治的方法也不一样。”

“最普通的方法便是喝补药,补药能大量补充人体精气,人体精气充沛便能中和阴气,达到治愈的目地,这种方法叫做补疗,乃是药医开方。”

“往往越是精气衰弱的人,越容易被阴气侵体,如生病之人,黄口小儿和风烛残年的老人。”

李松林细细说完,喝了口茶,又接着说道:“看到回阳居用来接符纸灰烬的青色药水吗?那便是回阳居出名的补药“青阳汤”。”

“师兄,那用火烧法符又是怎么回事?”刘玉当然看到那青色药水,当时就想询问,只是不好开口,其实他对那火烧法符更好奇便问道。

“刚才说到的药疗只能治疗少量阴气入体的病人,入体的阴气如果比较多,便只能请符水了。这请符水便像刚才回阳居,火烧法符那般。刚才那法符名为“回阳符”,乃徐家祖传。”

“这请符水乃巫医所为,回阳居之所以成为炎南城最大的医馆,便是靠着祖传的青阳汤、回阳符,药医和巫医并存,救治了不少贩夫走卒,回阳居在炎南城的名声也算十分响亮。”

李松林觉得自己有些说偏了,接着说道:“这请符水之法,在炎南城五花八门,花样众多。就以这“回阳符”为例,回阳符中存有少量五行灵力,通过火烧方式激发,融入水中。病人吞服符水,便等通于吸收了少量五行灵力,这就可用来消除体内的阴气。“

“徐福乃一介凡夫,并无一丝法力,师弟可知,他为何能画出存有灵力的“回阳符”?”李松林喝了口茶水,微笑地向刘玉提问。

“这,这…”刘玉想来想去,也想不通为何凡夫俗子能画出法符,一时不知做何回答。

“师弟,关键便在于这毛笔之上。”李松林拿出刚用过的竹柄毛笔,放于桌上,示意刘玉拿起观看。

“此笔虽有微弱灵力,但并不是一件法器。”刘玉仔细观察后说道。

“这“青竹笔”由百年青竹为柄,成年野狼颈部软毛为头,经过特殊手法制作而成,确实不是一件法器。”

“但用来书学这些蕴含少量灵力的法符,已绰绰有余,这青竹笔并未达到最低法器的要求,所以并不能称之为法器。这一类本身已有灵力,但强度不高的器物,被称之为“凡器”。”李松林指着青竹笔解释道。

“凡器?”刘玉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东西。

“那回阳居所用的红色毛笔,用百余年的桃木为柄,雪狼毛发为笔尖制作而成。乃徐家的传家之宝,名为“雪桃”,比青竹笔要好的多,已经快要接近一品法器了,乃不可多得的精品凡器,拿到坊市售卖最少值数百块低级灵石。”

李松林有些羡慕地说道,要知道自己乃是修道之人,所用的物品还不如凡夫俗子,这叫他情何以堪。

“师兄,你是说凡人有凡器在手也能使用灵力?”刘玉惊讶地问道。

“不能如此简单地概括,比如这徐福能画出回阳符,不只因为有雪桃笔在手,还有徐家家传的一道简单的符咒,经过长时间练习这才能画出回阳符。

“要是换成其他凡人,那也画不出回阳符。这回阳符十分粗糙,只不过含有一丝五行灵力。对于一些极重的阴气侵体病者,也不能达到痊愈。”李松林耐心解释道。

“原来如此啊!”刘玉不禁感叹,自己有些孤陋寡闻。

“那师兄画的是何种灵符?”刘玉突然想到便问道。

“师弟,为兄所画,想必你也知晓,“破阴符”可听说过。”李松林便知刘玉会这样问。

“破阴符”乃二品法符,威力不俗,可用于消灭阴气滋养的邪物,刘玉小时候在初元殿学习时,夫子到是教过。

但同时说了此符,要用二品毛笔法器才能勉强书画,对画符者的修为、天赋也有极高的要求。

可李师兄当时画符时,显得十分轻松自如,并不像在绘画此符,刘玉有些想不通。

书评(350)

我要评论
  • 仙资质&通,能

    刘玉修仙资质十分普通,能有幸成为黄圣宗弟子,只能说是走了大运。

  • 人情况&到其他

    因为俩人情况相同,且都受到其他弟子的歧视,便成了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因为修为没有达到练气四层,被强制逐出宗门。

  • &着一绿

    刘玉慢悠悠地向前走着,手中摇晃着一绿色小布袋。小路由整条青石一阶阶铺就而成,青石表面多处布有青苔,且缝隙中长有无名小草。

  • 是从易&来越多

    开始修练法诀后,也是从易到难。读的古经则越来越多,内容也越来越深奥。

  • 玉更加&力,求

    如果没有爷爷不时送来的灵石,他也跟艾元沐一样会被逐出宗门。所以从那以后刘玉更加珍惜,倍加努力,求道之心也越发坚定。

  • 门任务&种修行

    当然宗门也不会让弟子们白干活,完成宗门任务时,根据完成任务的难易度,不仅会奖励适量的贡献点,还会赏赐各种修行物资,如药材,灵丹,法术等等。

  • 识的是&全身皮

    识的是数十种上古文字,读的是各类隐晦难懂的古经,一天一次的泡药浴是为了筑体,但滋味可不好,每次泡完药浴,全身通红,就好似全身皮肤都要脱落一样。

  • &丰厚。

    这次任务,不仅奖励一百点宗门贡献,还可得到八十块低级灵石,回报还算丰厚。

  • “木气&养元术

    双手合于胸前,三指相触结“凝神印”,调动自身法力,熟练的运起“木气养元术”,滋养四周的金边花。

  • 击毙了&万念俱

    这时,刘立途经出手击毙了猛兽,救下了万念俱灰的张无心,张无心伤势稳定后,为了报答救命之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