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回厢房刘玉便俯卧在床上,细细回味阴魂附体一事,听见有人敲敲门,心说可能会是仆人来送饭,所以时辰已至下午。刘玉顺口地说:“进去吧!放到桌上。”“吱”地一声,来人推门进去。刘玉抬起头望去不由得一愣,抬头一看一身穿芙蓉色拖地板长裙,阿娜多姿的女子刘玉随口说道:“进来吧!放在桌上。”。...

“咚、咚、咚”,回到厢房刘玉便平躺在床上,回味阴魂附体一事,听到有人敲门,心想可能是仆人来送饭,因为时辰已至中午。

刘玉随口说道:“进来吧!放在桌上。”

“吱”地一声,来人推门进来。刘玉抬头望去不禁一愣,只见一身着芙蓉色拖地长裙,绰约多姿的女子,提着一古色餐盒走了进来。

可不就是昨晚那位名为林红雨的女子,她怎找来了?

“公子,来用餐吧!这些都是小女子亲手做的,就不知合不合您胃口。”林红雨强装镇定,双手微颤地把餐盒放在桌子上,柔声地说道。

刘玉连忙起身问道:“林小姐,你怎会来此?”

林红雨边从餐盒中,拿出一道道酒菜边说道:“公子,小女子是来登门道歉的,您大人大量可要原谅小女子。”

见刘玉仍站着,便要去拉他入座,刘玉连忙自己坐下说道:“林小姐,该道歉的人是在下,昨晚冒犯了。”

“那公子喝下这杯酒,小女子便原谅公子了。”林红雨接过话,为刘玉倒了杯美酒。

刘玉没想到随口一说,竟令自己处于劣势,只能硬着头皮接过酒杯后一口饮尽。

林红雨偷偷一笑,果然如伯母所说,刘玉性情温和,定很好说话,本来还有些局促,一下子便消失了。

“公子,尝尝这松子桂鱼,可还合口味。”林红雨笑着为刘玉夹了些酒菜。

“不用劳烦,我自己来就好了。”刘玉低着头,脸色微红忙说道。

虽然低着头,不敢瞧对面女子秀美的容颜。但女子身上弥漫着清新芬芳的体香,仍扑鼻而来,惹得刘玉不由自主的多吸了几口气。

两人气氛十分暧昧又尴尬,林红雨总是找些话说,而刘玉则支支吾吾,半天也回不上。林红雨也不生气,耐心地陪着刘玉一起用餐。

餐后为了不令刘玉太过尴尬,林红雨主动离开了。伯母说的对,来日方长,林红雨越发觉得此事可行。

林红雨走后,刘玉长出了一口气。虽然人已走,但留下了满屋的女儿香,刘玉大呼温柔乡乃是英雄冢!这柳下惠不好当啊!

下午,李松林叫上刘玉出了天师府,来到了不远的一处医馆,名叫回阳居。只见馆内病人众多,有忙着看病的,也有忙着抓药的。身穿白色外衫的医馆学徒十分忙碌,奔走不停。

“这便是炎南城最大的医馆,回阳居。”李松林边说边走了进去。

医馆众人见到两人,都停下手中事行礼拜见,因为两人都穿着天师袍,来时路人也都纷纷礼拜,可见在高仓国天师很受人尊敬。

“李天师,您来了。”一位身着天青色医袍的老者,迎上来说道。

“徐老,这是贫道的师弟刘玉,新到任的天师。”李松林指着刘玉说道。

李松林与这个徐老一样满头白发,只不过脸上不像徐老那般满脸皱纹。两人站在一起,凡人与修真者的差距,一览无余。

“师弟,这位徐老便是这间医馆的馆主。”李松林又指着老者为刘玉介绍。

老者恭敬地引着两人来到内屋的病房,只见宽敞的房屋内,两旁摆着十多张病床。已有六张病床上躺着病人,状况跟早晨那位阴魂入体的病者十分相似,脸色苍白没有知觉。

三人走进病房,众家属像盼来了救星般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哭喊着求救。徐姓老者怒斥了一通,让他们站开些,不要冒犯了天师大人。

“李大人您老来了,前面这三位是刚抬进来的,还没有饮用过符水。后面三位喂过符水后,没有效果,劳烦天师出手救治。”一位同样身着天青色医袍的中年长须男子,恭敬地说道。

“这是犬子徐福,两位天师大人,现在就开始医治吗?”徐姓老者指着长须男子为刘玉介绍,并询问道。

李松林走到一木椅旁坐下说道:“不急,徐大夫,先给这三位喂符水吧!”

刘玉不知什么状况,便站在一旁观看,旁边的学徒识趣地从外面搬进一张木椅,让刘玉坐下。

“一切都听大人的吩咐,福儿还不动手。”徐姓老者对着徐福说道,四周靠墙站的病人亲属,内心虽然十分着急,但也只能干等着不敢多说话。

只见徐福,从内屋搬出一托盘,放在小桌子上。托盘上放着一只红色毛笔,一叠符纸,一小碟朱砂。徐福小心拿起红色毛笔,沾上朱砂然后在一张符纸上开始书画。只见徐福手中毛笔来回飞舞,显得十分熟练。

一杯茶的功夫,便画好了三张法符。旁边学徒端来三杯装有青色药水的小碗,帮着徐福点燃一张法符,法符燃烧后的灰烬落入小碗中,学徒用银筷小心搅拌,青色药水立即变成黑灰色。

做完这些后,学徒们端起药水,给病人喂了下去,三位病人家属连忙拜谢。

刘玉见李师兄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在一旁喝茶没有说话。心中十分疑惑,但又不好开口,只好继续看下去。

半个时辰后,三位喂食了符水的病人中有一人清醒过来,能够开口讲话了,这可乐坏了一旁的家属。

其他两位病人虽无太大好转,但脸上却多了些血色,可见这符水还是有些效果的。

“徐家的回阳符果然名不虚传啊!”李松林笑着对徐姓老者说道。

徐姓老者连忙拱手说道:“雕虫小技,在天师大人面前上不了台面,大人说笑了。”

“师弟心中是否有疑问,等会师兄再说于你听。”李松林对刘玉说道。

然后来到已收拾好的小桌子旁,向腰间的储物袋一摸,拿出了一叠空白符纸,放在小桌上,随后又掏出一碟朱砂,一杆竹柄毛笔。

竟跟刚才徐福端出的东西一样,只不过毛笔有些不同。

刘玉听到李师兄如此说,刚想问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只能接着看下面又会发生何事。

只见李松林拿起毛笔沾了些朱砂,挥洒自如地在符纸上书画,数息间便完成一张,又换一张空符,接着书画。四周站着的百姓,只见天师大人手中的毛笔,发出淡淡白光,都暗暗称奇。

书评(462)

我要评论
  • 于东元&光秀丽

    云州位于东元大陆一角,临近天南海域,气候宜人,风光秀丽。气温适中,时有小雨,乃避暑过冬的好地方。

  • 方法。&改命,

    没有灵根想要后天形成那是妄想,当今世上已无方法。唯有上古时期偶有传言,有人逆天改命,但多不可信。

  • 灵石和&丹药,

    不仅赠与了刘立大量灵石和丹药,还留下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黄门令”。

  • 相触结&养元术

    双手合于胸前,三指相触结“凝神印”,调动自身法力,熟练的运起“木气养元术”,滋养四周的金边花。

  • 心修炼&十六岁

    刘玉七岁便被带到黄圣宗,开始修仙道途。一直刻苦学习,潜心修炼,直到十六岁修为才达到练气四层。

  • 元沐,&他一样

    刘玉曾经的一个好友名叫艾元沐,比刘玉早入门十几天,只不过比他年长两岁,跟他一样凭借黄门令,才有幸成为宗内弟子,也是三系杂灵根。

  • 同一时&。

    同一时间入门的师兄弟们,因为资质优越,修为早早便达到了练气四层。但刘玉并没有因为修行缓慢,而感到灰心,心中仍感到十分庆幸。

  • 不具备&立心情

    刘立数年后便多出不少孙辈,但皆为肉身凡胎,不具备修仙资质。刘立心情一天天沉重,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平日对三个儿子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可愁死了兄弟三人。

  • &务奖励

    所以此次任务完成度被评为优秀,原定任务奖励的基础上,多给了刘玉一袋金边草种子。

  • 前还没&气四层

    因为黄圣宗门规有令:凡是黄圣宗弟子,十八岁前还没达到练气四层者,一律逐出宗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